工作太拼,宁波扫黑队长双眼近乎失明,仍期待回归岗位

在浙里1.4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唐旭锋 通讯员 张贻富 周豪杰

宁波余姚有一位扫黑队长,因长期高强度工作,致使双目几近失明。他就是余姚市公安局扫黑除恶大队大队长房敏杰。

11月22日,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在余姚公安局见到了房敏杰。采访结束后,房敏杰就要赶赴上海进行复查。大家的心都揪着,期盼着有一个好消息。

微信图片_20211124100845.jpg

次日晚上,记者收到了房敏杰的微信回复,“今天检查手术到目前为止挺好的,左眼(术眼)的矫正视力已经提高到0.07了,比原先只能看见手指好多了。”

记者悬着的心一时松了下来。

其实回消息的是房敏杰的妻子。“方敏杰不能用眼,所以回复不及时,请见谅。”

1】    

2009年右眼黄斑出血,2018年左眼黄斑变性,今年8月左眼视网膜脱落。迄今做了四次手术治疗。目前,他的左右眼视力分别为0.07和0.3。

“看到的东西都是模糊变形的。”房敏杰说,如果捂住右眼,左眼只能看到周边,中心是一个黑圈。

微信图片_20211124100849.jpg

采访中,房敏杰动情地表示,“我的眼睛可能再也好不了,但我希望治疗结束后,还是可以回到警队,毕竟,我已经工作了17年,对这一行有感情也有经验。”

房敏杰文质彬彬,很有亲和力。透过浅色的墨镜,他的眼睛与常人无异,眼神清澈柔和。

座谈会上,房敏杰的领导、同事们分别讲述了他的事迹和表现。房敏杰的妈妈郭秀琴也来了,说到动情处,她掩面而泣。

2】

房敏杰,40岁,党员,宁波慈溪人,2004年从浙江师范大学毕业,放弃已经签约的教师岗位,通过公开招考进入余姚市公安局,在刑技、预审、法制、办公室、扫黑等岗位都待过,“无论在哪个部门,哪个岗位,他都能成为顶梁柱。”余姚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章国庆表示。

房敏杰有多优秀?

微信图片_20211124100900.jpg

他被誉为余姚公安系统的“最强大脑”,多次荣获个人三等功、宁波市优秀人民警察、宁波市“执法办案十佳民警”、余姚市优秀共产党员、余姚市“十佳政法干警”等荣誉。此外,他还被列入公安部扫黑除恶专家人才库,公安部都邀请他去上过课。

房敏杰出色的工作能力,源于他勤奋努力、肯动脑筋。

故事很多,举个肯动脑筋的例子。

2017年,余姚公安局推进案管中心、办案区、物证室“三位一体”执法改造,目的是实现“案、人、物”等基本要素的集约化、标准化、流程化、精细化管理。在以前,这样的空间是密闭的,办公室空气不流通,时有异味。房敏杰为此设计了一款可以通风的多层防护窗,改善了大家的办公环境。

房敏杰的搭档、刑侦大队重案中队副中队长鲁键还讲了个故事。

今年3月的一天,房敏杰凌晨两点还没睡着,接到同事发来的信息,一位嫌疑人正在三七市派出所接受审讯,房敏杰立即驱车40分钟赶过去,将嫌犯的口供取了。

“对于工作,他总是很心急,很精细,而对于自己却很粗糙,很懒。”鲁键说,他的车总是脏乱的,一只泡枸杞的玻璃杯,用了十几年舍不得换。“情人节不懂得给老婆买什么,就问我,你买啥,我买啥。”

3】

房敏杰的眼病是怎么落下的?

医生说是综合因素引起的,一方面长期用眼过度造成眼睛视力下降,近视加深,另一方面是长期熬夜造成身体免疫功能减弱。

熬夜,用眼过度,的确是房敏杰这些年来的工作常态。

初入警队,房敏杰就跟尸体打交道,为了提取指纹,他将死者的皮肤套在自己手指上;为了采集完整现场资料,他夜以继日在山中命案现场工作;为了锁定案发现场一手证据,他不顾可能发生的爆燃危险冲锋在前……有一次,一天连跑三个现场,他从下午一直忙到凌晨3点,连吃饭都是在解剖室里抓紧解决。

“说实话,对比指纹是很费眼睛的工作。”房敏杰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坐在电脑屏幕前,拿着放大镜,保持同样的姿势,连续几个小时都不在话下。

微信图片_20211124100836.jpg

长期高负荷的工作,开始侵蚀房敏杰年轻的身体。2009年2月,他发现自己的右眼视野扭曲,看人看物像在看哈哈镜。经诊断,右眼患上了脉络新生血管膜眼底出血症,即黄斑出血(科普下,黄斑位于视网膜中心,是人眼视力最敏锐的地方)。在杭州就医时,医生说,你这只眼睛可能保不住了。尽管这句话对于房敏杰和家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但他想,就算右眼怎么样了,起码还有一只左眼。

经过上海一家医院的治疗,右眼算是保住了,矫正视力为0.3。

“我觉得自己还年轻,有一股不服输的劲,要求继续工作。”房敏杰说,组织上也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安排他到工作时间相对规律的预审办案中队工作,为了保护眼睛,房敏杰的电脑屏幕也升级了,还在电脑上方装了护眼灯。除了每天吃药、滴眼药水,他每月定期到上海做检查。

一晃8年过去,2017-2018年春节前后,本以为相安无事的左眼还是发生病变了,经过诊断,这一次是黄斑变性加水肿。经过打针注射治疗后,左眼视力并无影响,房敏杰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更严重的是在今年8月,他的左眼眼疾突然恶化,这一次是视网膜脱落。同事吴灵芝回忆说,那天,我正好在他办公室,他说自己的眼睛不对了,往下看时感觉上面有一条黑线。吴灵芝说,她叫他赶紧去医院。第二天,他抽空去了一趟当地的医院,专家建议他马上去上海的大医院手术。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底,房敏杰就感到左眼不适,那是出现病变的前兆,可当时手头工作忙,除了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还遇上台风、疫情。“考虑到去上海治疗,回来又要隔离,影响工作。”就这样,一拖就是近三个月。

8月下旬和9月下旬,在上海,他的左眼经历了两次手术。短期内做二次手术,说明病情并不乐观。手术等待期间,房敏杰双腿发抖,一位病友给他鼓励打气,交流中,房敏杰讲起了自己的扫黑故事,这让他变得坚强了些。

4】

房敏杰的现状是:左眼只是有些光感,而右眼只能看到一臂之外的五根手指。两只眼睛的中心视力都有黑斑挡住了。

“医生说等左眼稳定了,右眼还要接受手术,因为黄斑区有裂孔。”房敏杰的妻子江雪飞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如今,房敏杰每天在家中努力做着术后康复训练,他长时间保持低头姿势,脊椎承受着超强负荷,导致浑身不适。尽管如此,房敏杰仍在坚持,希望有朝一日重回一线。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还听了很多房敏杰办案的故事,这里就不赘述了。除了工作出色,他不抽烟不喝酒,正直廉洁,作为扫黑队长,当地很多人都不认识他。

“我热爱这份工作。”房敏杰说,他已经做好了左眼失明的心理准备,让妻子帮他买好了放大镜,他希望凭借矫正视力0.3的右眼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还可以用耳朵听、用嘴巴说,做做业务指导咨询,向同事、新人传授办案经验。

房敏杰的父母在当地经商,家里条件不错,房敏杰本可以做个数学老师或接受家业,但他却在公安战线一干就是17年。“他几乎每天加班,早出晚归的,一年到头很少在家里吃饭。”看到儿子的样子,母亲郭秀琴心酸又心疼。

房敏杰6岁的女儿还不知道爸爸的病情有多严重,只是开心地觉得现在每天放学都能看到爸爸了。“以前爸爸总是在我睡觉后才回家,我早上起床了,爸爸早就去上班了。爸爸晚上永远是在加班、开会,打他电话,他总是说‘爸爸马上回家了,诺诺早点休息’。”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eagle
eagle

致敬扫黑英雄。

冬天里的静谧
冬天里的静谧

辛苦他了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