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柏乃:“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 突出整体政府理念

新金融

“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坚持大综合方向为统领,以整体性政府理念统筹改革,对行政执法进行结构性、体制性、机制性重塑,更大范围整合执法职责,优化配置执法资源,健全执法协同机制。”日前,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九三学社浙江省委会副主委范柏乃如是介绍“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

范柏乃1.jpg

范柏乃团队在金华婺城调研行政执法改革。范柏乃 供图

2015年,浙江出台《关于深化行政执法体制改革全面推进综合行政执法的意见》,从总体要求、主体内容和工作机制三个方面,对深化行政执法体制改革和全面推进综合行政执法提出指导意见。金华市婺城区“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成为浙江首个市区“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试点。

为了现实感知、正确把握和深刻读懂婺城区“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范柏乃课题组围绕如何推动行政执法重心下移、相对集中行政执法权、整合规范执法主体、优化执法力量配置等问题深入调研。

范柏乃2.jpg

范柏乃团队在金华婺城调研行政执法改革。范柏乃 供图

“为解决以往职责边界不清晰、区乡权责不对等、协同联动不顺畅、多头执法不便民等问题,婺城区从整体性政府理念出发,提出了全覆盖政府监管体系、全闭环行政执法体系、全智治数字执法体系、全流程执法监督体系、全方位系统联动体系、全链条能力提升体系等六大体系。”在范柏乃看来,上述“六大体系”为“大综合一体行政”改革架起了四梁八柱。

如在全覆盖政府监管体系中,婺城区按照“谁审批谁监管,谁主管谁监管”原则,明确主管部门监管责任,编制并及时更新区乡两级监管事项清单和职责边界清单,引导社会力量参与监管,基层治理网格员协助执法办案,负责日常巡查、线索排查上报、发现和劝止违法行为等工作,为监督考核综合行政执法工作提供事实依据。

“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中,执法队伍是关键。面对曾经执法体制权责不清、多头执法、执法“缺位”或“越位”等问题,婺城区以“依法合规、权责统一、应划尽划、集成高效”为原则,重新布局执法力量,一支队伍管执法从根源上避免多头执法、重复执法和扰民执法。

“通过一支队伍管执法,改变了以往‘看得见的管不到,管得到的看不见’的弊端,初步形成跨层级、跨领域、跨部门上下贯通和高效协同的基层治理新格局,为破解基层治理中的顽瘴痼疾提供了有效路径。”范柏乃分析说。

在此基础上,为规范执法行为,提升乡镇(街道)执法能力,婺城区推行教科书式规范执法,分别从人行道违停、非法占地、公路超限运输、违法违规装修执法等16个高发、重点领域选取高频执法事项,编制“教科书式”执法指引,制作标准化执法办案流程图。还通过具体案例从办案流程、取证要素、处罚依据、裁量标准及社会效果等方面,为执法办案人员提供全流程、多角度的实操手册。

当前,浙江全省推行的数字化改革正为各项工作赋能。范柏乃从理论角度分析认为,数字治理理论有助于管理者分清管理边界,减轻公民及其他管理者的负担,对婺城区行政执法改革有重要指导意义。

在此方面,婺城区以数字治理理论为依据,编制了市区乡三级监管事项清单、处罚事项清单和职责边界清单,明确审批、监管、执法的职责边界,重构技术路径,提升执法效能。

“根据数字治理的基本原则,婺城区‘三张清单’的制定,充分做到了以需求为基础,重新整合当地执法力量,清晰界定了不同层级、不同部门行政执法的职责边界,为管理工作减重减负,建立了反应更迅速、更灵活、更高效的综合行政执法队伍,实现了行政执法深度数字化变革。”范柏乃总结说。

范柏乃3.jpg

范柏乃团队在金华婺城调研行政执法改革。 范柏乃 供图

着眼未来,范柏乃建议婺城区重点从健全持续推进行政执法改革的制度保障体系、推动行政执法改革的省级地方标准体系建设、强化基于互联互通行政执法改革的技术体系、打造一批可观摩的“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的应用场景等方面,精细推进“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