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人物 | 非亲非故,他却照顾他5800多个日夜!74岁老刘希望时光容他慢点老

在浙里9万阅读

人是万物的镜像。徜徉过高山大海,最终还要到人山人海里寻找答案。小时人物,给你奉上与众不同的人物故事。在这里,读懂世相。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栋 通讯员 李贝妮 王河 柯彩霞

“打!打!打!”何邦前紧握拳头,作出要攻击的姿势。

“别闹!吃饭了!”刘祖才走上前,一把拽住何邦前的拳头,往饭桌上牵去。

走近了,兴许是感受到了刘祖才熟悉的气息,何邦前很快安静了下来,像个听话的孩子,跟着刘祖才在餐桌边上坐下,捧起碗喝几口面汤,再用嘴接一口刘祖才递过来的麦饼,然后用力点着头:“好吃好吃!”

这样大同小异的场景,周而复始地在台州市三门县健跳镇西边村的一处平房里上演,一日三餐,5800多个日夜。

今年74岁的刘祖才,曾任西边村党支部副书记、村委会主任,也是一名有着4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目前是村里的老年协会会长;而59岁的何邦前,是村里的一名患病村民,从小就存在智力缺陷,无法自理,偶尔还要对别人张牙舞爪,所以没少遭冷眼。

而唯有这两个人凑到一起,才有难得的和睦:刘祖才的悉心照料和何邦前的收敛听话,常常会让人误认为两个人是有着亲缘的表兄弟。事实上两个人仅仅是同村人关系,攀三天三夜亲戚可能都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两个人的日常交织,仅仅是因为16年前的一句承诺。

“老刘,邦前托您关照一下了!”

“其实一开始,我是想推掉的。”

回想起16年前,一家人找上门,希望他帮忙照顾何邦前时,刘祖才犹豫了。

这事儿搁谁那里不闹心?一来非亲非故,二来对方又是不能自理的,如果接了这个“烫手山芋”回来,就意味着自己担下重担,脱不开身了。

WechatIMG118.jpeg

回想起16年前,刘祖才(左)说他曾有过犹豫。

但说起来,刘祖才对何邦前有些感情的。在30岁的刘祖才担任西边村第一生产队队长的时候,何邦前才15岁,因为智力有缺陷,经常遭人欺负,刘祖才看不过去,总会冲在前面保护,后来干脆把何邦前收进了自己的生产队,给他安排点事情做,方便照顾。

那时候的何邦前人虽然不聪明,但非常听刘祖才的话,加上年轻有力气,刘祖才交给的任务也都是尽心尽力去完成的。“哥哥,哥哥!”在共事的那段时间里,何邦前谁都不认,唯独对刘祖才以兄弟相称,叫个不停。

2005年,主要负责照顾何邦前的母亲过世,而何邦前的两个亲兄弟又都在外地工作,何邦前的情况又不方便带到外地去,所以兄弟们才跑到刘祖才这里求助。

“邦前就认你这个大哥,我们想来想去,实在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来照管他了,只有你来照顾我们才能放心。”兄弟二人好说歹说,眼中含泪。

看着眼前人的无奈,还有何邦前无法自控,时不时自言自语和手舞足蹈的样子,刘祖才心软了。“好吧,我刘祖才尽力而为,但凡我有口饭吃,绝不会让何邦前饿着。”

“刘家肯定拿了许多好处!”

接手何邦前后,刘祖才开始全心全意照顾,他想着,只要用点心,给何邦前料理好日常生活,也就不辜负所托了。然而他的悉心照料,在村里村外的不少人看来,却又是另一番解读。

“你看,何邦前突然全托给了老刘,老刘又跟伺候祖宗一样伺候着,不知道拿了多少好处呢!”

“哪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自己亲人都不要照顾,老刘一个外人干得欢,不是老刘比何邦前傻,就是何家钞票给得足。”

“刘家就是看着何邦前有力气,白赚一个劳动力,何乐不为?”

各种猜疑、流言从四面八方传来,就如躲在刘祖才身上的虫子,冷不丁咬上一口,让刘祖才的心疼得抽动一下。多少个夜晚,刘祖才被委屈堵在胸口,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彻夜辗转反侧。

WechatIMG119.jpeg

流言多了,也会让老刘彻夜难眠。

家里人也都看不过去,让刘祖才不要做这个吃力不讨好的“烂好人”,把何邦前还给何家亲兄弟。刘祖才嘴巴说“考虑考虑”,但当公鸡打鸣,太阳升起,刘祖才照样做好了饭菜,给何邦前送过去。

因为何邦前的老房子离得有些远,而何邦前自己经常无法自控,到处乱跑。为了方便照顾,何邦前通过政策帮扶,加上兄弟贴补,建起了十多平米的小房子。这样离刘祖才家又近了一点,走快点就五六分钟时间。

WechatIMG121.jpeg

何邦前的房子

没想到,这件事情从好事者嘴里传出来,又变得格外刺耳。背后的议论声和指指点点,让刘祖才又愁眉紧锁了一段时间。

“后来流言传多了,我也脸皮厚了,反正我没做亏心事,又没捞好处,我不心虚,我烦什么?”靠着自己调节,刘祖才面对猜忌和蜚语越来越从容。

事实上,和刘祖才有关的金钱往来,就只有何邦前每个月的政府低保补助,这个还是他帮忙申请的,以及一年总共几千块钱的塘租(每年出租海塘给青蟹养殖户的租金分成)。这点钱,全部花在何邦前身上都不够,不少生活费和生活用品,都是刘祖才在默默倒贴的。

这些善举,何邦前的兄弟倒也不是不闻不问,每年也都会拿点钱过来,感谢刘祖才照顾何邦前。

“你们自己养家糊口也不容易,何邦前花不了多少钱,这些钱你们自己拿着。”

“我只希望自己可以慢点衰老!”

岁月对刘祖才来说是一把刻刀,在他的脸上划下一道又一道褶皱。而对何邦前则是迷魂汤,把他灌得是越来越迷糊。

刚接手的几年,40几岁的何邦前身体还算健壮,虽然痴傻,但还算能听话,除了日常解决好三餐饮食,刘祖才只需稍微关照下即可。可随着年龄的增加,何邦前的痴呆症状越来越严重,智力退化得不如三岁小孩,刘祖才照顾起来愈发吃力。

WechatIMG115.jpeg

随着年龄增加,照顾起来愈发吃力。

“以前下雨打雷,他还知道找地方躲,现在下雨天不仅跑出去淋雨,还把衣服被褥都扔出去一起淋,不把自己弄感冒不罢休。”所以刘祖才后来干脆在房间里多添置了一张床,碰到下雨下雪这类恶劣天气,他就和何邦前同住一室,免得何邦前又把自己“浸湿”和“冻坏”。

何邦前屋后有一个厕所,原先他还知道要到那边大小便,可随着病情恶化,何邦前开始在屋内和门前随地大小便,甚至直接拉在床上,然后在上面滚得浑身一片浆糊。

WechatIMG123.jpeg

邻居们也不解老刘为何一帮就是16年。

左邻右舍看到浑身糊满屎尿,还朝他们龇牙咧嘴的何邦前,都躲得远远的。只有刘祖才和他家人不嫌弃,大家一起把何邦前拉到边上的水龙头这里冲洗干净,然后帮着把弄脏的床单被褥全部更换掉。

有一次,何邦前的弟弟和弟媳过来看望何邦前,正巧赶上何邦前浑身金黄,沾着大便在墙上画画的场景,当即冲出屋外吐了半天。“回家好几天吃不下饭,真不知道老刘怎么坚持下来的。”事后亲属也都自叹不如,觉得亏欠刘家,但又无能为力。

“其他都还好,就是我自己年纪越来越大,今年已经74岁了,深感体能一年不如一年,不知道还能照顾何邦前多久。”让刘祖才无奈的是,59岁的何邦前身体状况也在急剧恶化,浑身是病,不是肠胃出状况就是关节肿胀还有头疼得厉害,经常捂着脑袋拍打,看病买药服用也都是刘祖才在安排和操作的。

WechatIMG122.jpeg

老刘希望,想慢点变老,才能多照顾他一天。

“也只有我能够照顾何邦前了,现在连他亲属进门,都会被何邦前六亲不认挥拳动粗的样子吓跑。”刘祖才表示,既然16年前答应了人家,他就会坚持到底。如果时间倒退16年让他重新选择,他还是会接下这个“烂摊子”。

“眼下我只想慢点变老,只有我活得久一些,对何邦前才能多照顾一天是一天。”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9****0016
139****0016

感人至深

133****5099
133****5099

为好人点赞

159****0786
159****0786

好人好报

飞翔
飞翔

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悠闲时光
悠闲时光

不容易的老支书👍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