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宝藏·走进红馆学党史⑧ |一江山岛陆海空战役,六十多年前中国版“诺曼底登陆”

新教育6598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郑琳 

banner01.jpg

66年前,台州湾外东海的一座小岛上,爆发了解放军历史上第一次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堪称一场中国的“诺曼底登陆”,这就是爆发于1955年的解放一江山岛战役。

硝烟散去,当年的连天炮火定格在台州市椒江区枫山北麓,一江山岛登陆战纪念馆和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中。这里长眠着454位革命烈士。

今年以来,烈士陵园约有16万人次前来纪念,而纪念馆里也有约7.2万人次参观。由省社科联和钱江晚报推出的“红色宝藏·走进红馆学党史”系列报道记者跟随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讲解员陈欣,了解那段不朽的历史。

微信图片_20210727105726.png

“生物无法通过的钢铁堡垒”

我军一天生死战登陆

一江山岛位于台州湾椒江口海面,距陆地30余公里。岛上山势陡峻,海岸线曲折,岩石嶙峋。

微信图片_20210727105712.jpg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后,美国不甘心其失败,重新加剧了对我东南沿海的军事挑衅活动。1954年12月,美国同国民党反动集团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把浙江、福建沿海岛屿都划入其“协防”范围,妄想使其武装侵占台湾的罪恶行合法化。在美国支持下,蒋反动派蠢蠢欲动,准备“反攻大陆”。

“为改变台海战略态势,中央军委总参作战部及华东军区提出了以20军60师为主,组织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发起大陈列岛战役,首战直取国民党据守的一江山岛的建议,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同意和中央军委的批准。”陈欣告诉记者。

在一江山岛上,国民党守军在美国的协助下,长期设防,构筑永久性、半永久性碉堡154个,堑壕2道,配置4层火力网,并设置了铁丝网、地雷和绊网等副防御设施,“当时,一江山岛号称‘生物通不过的钢铁堡垒’。”陈欣说。

为确保战役的胜利, 1954年8月成立了以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为司令员的浙东前线指挥部。经过4个多月的周密筹划,1955年1月18日,在当地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持下,我军与国民党军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杀,一举攻占了一江山岛。

微信图片_20210727104525.png

战斗过程十分惊心动魄。

1月18日上午8时,我空军首先拉开了战幕,4个轰炸机大队和3个强击机大队共188架战机,分别从6个机场飞向一江山岛和大陈岛,实施了第一次航空火力准备,将120多吨炸弹投到一江山岛和大陈岛。顿时,两岛火光四起、炸弹雷鸣,彻底炸毁了敌军的通讯系统,切断了两岛守敌与台湾的通讯联络。

9时整,海岸炮兵群287门火炮和火箭炮实施了第一次炮火准备,经过7次间隙射击和5次急袭射击,12000多发炮弹落在一江山岛,炸得一江山岛山崩地裂。

12时15分,海上登陆部队3700名官兵乘138艘登陆艇,成波浪形编队,分3个方向,在海军30多艘护卫舰艇、空军51架战机的掩护下,劈波斩浪、浩浩荡荡,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一江山岛进发。

14时29分,步兵开始登陆。“经过2个多小时的激战,我军攻占了全岛。”陈欣说。在她的讲述下,看着呈列馆里的一张张图片,一幅炮火纷飞的陆海空战斗场景浮现在眼前。

15时5分,178团2营5连通信员陈寿南将鲜艳的红旗插上了一江山岛顶峰203高地。

一江山岛战役是永载史册的,这次战役的胜利不仅显示了中国政府和人民不允许外国势力干涉中国内政的坚强决心和意志,奠定了台海形势的基本走向和军事格局,而且为我军联合渡海登陆作战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为我军进行现代化建设和现代化战争揭开了新的一页。

张爱萍将军为此诗性迸发,吟成一首荡气回肠的《沁园春》词——

东海风光,廖廓蓝天,滔滔碧浪。看骑鲸蹈海,风驰虎跃,雄鹰猎猎,雷击龙翔。雄师易统,戎机难觅,陆海空直捣金汤,锐难当。望大陈列岛,火海汪洋。

料得帅骇军慌,凭一纸空文岂能防。忆昔诺曼底,西西里岛,冲绳大战,何须鼓簧。陡崖峭壁,钢铁堡垒,首战奏凯震八荒。英雄赞,似西湖竞渡,初试锋芒。

微信图片_20210727105921.jpg

95岁老兵的最后一战

就是解放一江山岛战役

“抗日战争,我打了3年;解放战争,我打了6年;抗美援朝,我打了3年;解放一江山岛战役是我打的最后一场仗。”95岁的老兵陈龙岗,佩戴着满身勋章,回忆自己辉煌的军旅生涯。

人民路小学40名学生,静静聆听这位“90后”老前辈讲述的革命故事。

微信图片_20210727105934.jpg

1926年,陈龙岗爷爷出生于安徽省明光市的一个贫寒家庭,2岁丧母,14岁丧父。“我靠给地主放牛、扫地活下来。”陈龙岗回忆,那时候的中国很不太平,百姓在日寇的侵略下流离失所。“我外婆的家就是被日本侵略者烧掉的。”陈龙岗说,自己痛恨他们,想为家人报仇。

“当时我去报名参加八路军,首长问我多大,我说毛岁18,他说可以,于是我就这样当兵了。”那个时候战士们的想法都很单纯,大家都怀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与对日寇的仇恨,热血参军。

当时,战士们之间还流传一个歌谣,“打倒日本鬼子,回家建个院子,买个黄牛二亩地,找个老婆生孩子,好好过日子。”

没想到抗日战争胜利后,祖国还是不和平。国民党反动派再次翻脸,于是他又投身解放战争。打跑了国民党,不久又来了美帝,心怀家国安危的他,又愤然前往朝鲜,加入到抗美援朝战争中。

1953年9月份,陈龙岗离开朝鲜,随部队来到浙江,在舟山、宁波一带进行海上训练演习,为攻占一江山岛做准备。1955年1月18日,在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的统一指挥下,解放军发起了一江山岛战役。

那时,陈龙岗担任178团高射机枪独立排排长,当时一江山岛共有180、190、203、160四个敌军占领的高地,而他的任务是率领86名战友夺取190高地。

当天中午,在海军和空军的掩护下,陈龙岗和他的战友们抢滩登陆成功,开始冲击主峰。

“当时敌人的火力很猛,我就命令战士们对准敌人枪炮射出的方向射击,压制火力,快速往前冲。”为了配合步兵前行,平时需要一分半才能装好的高射机枪,他们只花了50秒;高速射击后,温度达到80多度、重量也有40公斤的的机枪,战士们用油布一包,扛在肩上就往上冲。

“我的战友,我的同志前仆后继,牺牲了。”提起这段往事,这位已近百岁的老人不禁落泪了。

陈龙岗爷爷为了祖国劳苦功高,但他并未就此倨傲待赏。新中国成立时国家给他发了奖金,他原封不动捐给了国家;1966年从部队转业后,他也没有去组织安排的干部岗位,反而到了工厂,当了一辈子工人。“因为,那时国家百废待兴,正是需要工人,需要劳动致富的时候。”

如今,椒江也在他的期待中变得越来越好,城市旧貌换新颜,百姓走向共同富裕。

微信图片_20210727105705.jpg

革命前辈的不朽业绩和精神,将会随着岁月的推延愈臻其光辉。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