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通达物流兴 “浙”里筑巢引凤来——走访G60沪昆高速浙江段侧记

阅交通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实现共同富裕,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那么,为共同富裕助力、为经济发展“通脉”,靠的是什么?交通和物流,义不容辞!日前,记者沿着G60沪昆高速浙江段,探访杭州、义乌多个企业,探寻高速公路快速发展给物流行业带来的巨大变化以及高速公路发展、物流运输行业繁荣给当地经济发展带来的深刻影响。

沪昆高速

共建共享:“浙江制造”沿着高速走向世界

2016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指导交通运输工作时指出“要想富,先修路”不过时。浙江省委省政府作出“加快补齐交通基础设施短板”的重要部署,在此精神指引下,“十三五”我省综合交通网络实现跨越式发展,高速公路完成“县县通”的攻坚目标。

G60沪昆高速浙江段是浙江首条联通省外的高速公路,是浙江省跨世纪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长三角经济一体化发展的交通大动脉,是浙江穿越县市最多的高速公路。

成熟的高速公路网络加快了产业集聚,电商物流、数字科创、城市旅游……各大企业纷纷落子于此。

“世界小商品之都”的上万种商品,依托直播、电商等营销形式激发新活力,沿着沪昆高速走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如果你在每个摊位前停留三分钟,那么你走完所有的商铺,需要一年。”义乌国际商贸城市场的摊位超过5.8万个,经营着42万多种商品。

义乌国际商贸城

金忠民是义乌国际商贸城一区C1466号商铺的店主,经营白雪公主品牌的仿真婴儿玩具。“以前布料是从柯桥拿,现在在义乌就可以拿料生产了。成本降低加上发达的物流,年销售额能达到1000多万。眼下随着疫情形势逐渐好转,海外订单又增加了不少。”金忠民向记者介绍说,他家的产品远销国外多个国家,南美占比最高。

降本增效:底气来自扎实基础与改革引领

物流业连接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是畅通流通体系和强化现代产业体系、支撑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保障。根据《浙江省现代物流业发展“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浙江省物流业增加值将力争达到8800亿元,占全省GDP比重达10.5%以上,并成为物流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省份之一。

这样的底气从何而来?浙江有扎实基础、有敢为人先的精神。

义新欧班列

2019年,浙江省被确定为国家六个物流降本增效综合改革试点省之一。物流“放管服”改革持续推进,全省范围内推进“多证合一”、“三检合一”、证照联办等改革举措,推进长三角区域“一网通办”。物流降税清费深化落实,省内国资路段货车通行费实行85折优惠,国际标准集装箱运输车辆通行费优惠政策进一步扩大,降低港口收费政策全面落实,疫情期间减免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约139亿元,全省快递单价低于全国和长三角“包邮区”平均水平,为企业年降低物流成本超500亿元。此外,还创新开展了物流示范县(市、区)综合改革创新试点、物流园区提质增效试点和物流企业新业态新模式试点。

佛堂收费站

距离沪昆高速望道出口仅5分钟车程,甬金高速佛堂入口10分钟车程,10分钟内即可抵达火车西站,接轨“义新欧”、义甬舟大通道……记者在走访义乌国内公路港物流中心时看到,货车来回穿梭驶向各物流企业经营档口,商户们正忙着把货物装车,发往全国各地,据了解,园区直达线路500余条,物流线路辐射全国300多个城市。“我们跑义乌——长沙专线,拉过去的配件比较多,都是在义乌产的。”义乌市润东物流有限公司的何老板说,“我们下午五六点发车,早上八点前就能到。长沙专线走沪昆高速,全程800公里,一天就能跑一车。”夕发朝至,义乌成全国物流价格洼地。

义乌公路港

货畅其流:产业扶贫、乡村振兴走上“高速路”

“娃哈哈的产业扶贫工作正是和高速公路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杭州娃哈哈集团运输公司总经理朱建海深有体会,“1994年娃哈哈响应国务院对口支援三峡库区移民工作的号召,到重庆组建娃哈哈涪陵公司,当时没有高速公路,通行条件差,安全系数低,还经常堵车,我们的车队用了足足五天才把设备和送达,而现在,从杭州到涪陵,走高速的货运时间已缩短至24小时。”

依托高速公路提供的高效物流和产业带集群效应,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扶贫工作实现了从“输血”向“造血”转换,从上世纪90年代起,先后在西部地区、革命老区、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贫困地区等建立了72家分公司,不仅带动了当地人口就业,也推动了包装、物流等行业发展,促进了共同富裕。

顺丰快递在杭州拥有一级中转场,在杭州顺丰全国航空枢纽,记者看到,来自五湖四海的快递经过全自动分拣,有序地分好区域,等待发货,据了解,该全自动分拣设备综合处理能力达7.8万件/小时。

顺丰快递

眼下正是杨梅成熟的季节,吃上一筐浙江仙居的新鲜杨梅需要多久?顺丰快递小哥告诉记者:“江浙沪地区基本上能实现‘夕发朝至’,其他大部分城市则在48小时内可以送达。”

清晨从枝头摘下的新鲜杨梅,白天经过除湿、预冷,晚上交到顺丰快递小哥手中,经过包装后从仙居发出,通过高速公路运输可以快速到达中转场,再通过公路、铁路、航空运往全国各地。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40吨仙居杨梅走出国门飞往迪拜,全程只花了36小时。随着杨梅外销,当地农民收入也在逐年增加,5公斤杨梅的价格从以前的5、60元增加到了300元,乡村振兴走上“高速路”。

观往知来:越来越多人才和创业者来到“浙”里

浙江是数字化改革的高地,以数字化智能化为特征的物流业态模式创新走在前列。记者本次走访的传化智能物流平台就是国家首批骨干物流信息平台试点之一。近年来,杭州传化公路港的智能物流供应链服务业务发展迅速,以世界500强某装备制造企业为例,该企业将华东物流中心设在杭州传化公路港内,杭州传化公路港帮助企业搭建集分储运中枢,协同管理70余家上游生产供应商以及16个下游物流承运商,实现大批次货物周转率0.7天,小批次货物周转率0.4天,年服务货量达到60亿元。

杭州传化公路港电动叉车作业现场

杭州传化公路港全景航拍图

此外,由于公路港的集聚效应,原来市区周边的物流货运点逐步集中到到传化公路港,或转型为收货点,工厂货物通过小吨位货车集中到到公路港,公路港再对货物进行优化组合,通过大吨位货车,利用通过高速公路将货物发往全国各地;全国各地的货运通过高速公路先落到公路港,公路港再将货物分拨到客户手中。

义乌陆港电商小镇

“每年上新原创产品130余款,团队也从最初的3人发展到300人。”在义乌陆港电商小镇,90后创业老板王雪飞正在和团队一起检验新品拖鞋。王雪飞是浙江朴西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他所创办的朴西品牌已成为国内家居拖鞋中高端市场的领导品牌。记者打开天猫页面搜拖鞋,只要稍往下滑动页面就可以看到朴西品牌的拖鞋,在天猫市场份额占比达15%,店铺粉丝达148万,单个拖鞋销量超过7.6万双,曾创下直播5分钟卖出40万双拖鞋的记录。

就这样,从无到有,从0到1……一个又一个“朴西”在这片创业的沃土快速成长。

小袋鼠巴布

发生在浙江大地上的交通物流的故事,折射出的浙江交通快速发展、物流业蓬勃崛起、营商环境不断优化、贸工联动产业聚集效应日益凸出的过程。

如今,越来越多人才和创业者来到“浙”里,带来了一批年轻化、有活力的创业公司,为浙江创造着全新的价值高地。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