霉菌从鼻子“跑”到大脑,杭州九旬爷爷三个月几近失明!

大健康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冰清 通讯员 徐尤佳

赵爷爷(化名)年过九旬,虽有些基础毛病,但还算耳清目明,头脑也蛮清爽。

可近3个月来,他一直饱受头疼的折磨,视力也急剧下降,几乎看不清东西,神经内科、眼科查了个遍,就是查不出原因。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最后,耳鼻喉科的医生找到了“真凶”——原来,老爷子鼻腔里的真菌“跑”到了大脑里,影响了视神经,才会出现这一系列症状。

杭州市中医院耳鼻喉科主任陈志凌介绍,CT检查发现,老爷子的蝶窦部严重真菌感染。蝶窦炎的主要症状是头顶或枕部钝性疼痛,还常伴随失眠、健忘、精神委靡、眩晕等。

他说,蝶窦部位于鼻腔深部,深居中颅底之下,所以不容易诊断,“蝶窦炎属于深部感染,一般抵抗力好的年轻人不容易发病。老人家本身有慢阻肺、哮喘、冠心病等疾病,所以引发了深部的感染。”

赵爷爷通过手术清除真菌后,还继续在眼科进行治疗,视力正在逐步恢复。

春天是过敏性鼻炎高发的季节。陈志凌说,以前抵抗力较弱的中老年人是主要中招的人群,现在年轻人也越来越多,有时一天就有好几例。

最近,30出头的张先生(化名)来到门诊,痛苦地表示自己“戒不掉”喷雾剂,只能向医生寻求帮助。

张先生年纪不大,已经有20多年的过敏性鼻炎史。随着症状加重,他使用达芬霖喷雾剂的频率也随之上升,不仅白天每隔几小时就要喷,晚上睡觉也每2、3个小时就要起来喷一次,否则就鼻塞难受得难以入睡。

陈志凌说,这位患者已经进展为药物性鼻炎,对药物产生了严重依赖,只能通过手术和中药结合的方式,改善他的鼻炎,减少依赖。

“现在网购方便,很多年轻人出现鼻炎后不到医院看病,而是自己网购药物,尤其是海外的一些含抗生素的‘神药’,外语说明书又不好好看,结果最后成为药物性鼻炎。”一旦用惯了这类“猛药”,以后用其他药物就没有效果了。

陈志凌提醒,鼻炎患者还是要到正规医院接受治疗,在医生指导下合理用药。“除了及时治疗,我还比较推荐每天用生理盐水清洗鼻腔。洗鼻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把鼻腔里的花粉清洗掉,二是生理盐水本身对鼻腔粘膜就有湿润和保护的作用,有助于鼻腔功能的恢复,对过敏体质的人群非常有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