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动浙江征文丨缅怀小叔公——曾参加过南昌起义的先烈

全体育

用镜头记录红色文化,用语言表达红色情怀。浙江儿女诉说红色心语,描绘美丽家园,传递正能量,讴歌好榜样,你的作品有机会上省级媒体,拿万元大奖!

红动浙江征文部分作品选刊——

小叔公小记

文/裘七曜

岁月如歌,蓦然回首。小叔公离开我们已经整整91年了。小叔公曾参加过石破天惊的“八一南昌起义”,是共和国军队的缔造者之一,人民军队里的第一上将萧克将军当年曾是小叔公的部下。

小叔公姓裘名古怀,1905年2月3日生于宁波市奉化区松岙镇大埠村。那是一个山环水绕、轻岚飘渺,又面朝大海的小山村。春天的时候,那里风蕴花香、美景如簇,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小叔公出生的时候,上面已经有4个哥哥,一个姐姐。而此时家道已经中落,所以曾祖父不打算让他读书。叫他从小就去牧牛牧羊,在田畴阡陌、闲云潭影之间,与牲畜为伴,做个寂寥宁静的素心之人。到他10岁的那年,他再三央求曾祖,提出想去读书的愿望。曾祖看他那么渴求的眼神,心一软,还是答应了,但曾祖提出只能读到小学毕业。

可小叔公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小学毕业以后,他偷偷地考上了裘村初中。尔后,一发而不可收拾,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当时宁波最高学府——省立第四师范。

小叔公从小壮实魁梧,少年侠气,义薄云天。听村里的老年人言,有一次有一个放牛的孩子,他的牛吃了一户人家稻田里的稻穗,那户人家在村里比较霸道,硬是叫那放牛的孩子赔他们家三块银元。那小孩被他父母骂了,在路口哭。偏巧小叔公从宁波读书回来,一问此事,义愤填膺,大有“路见不平一声吼”之势,直接带上那放牛的孩子去那户人家家论理,激动之处,差点和对方吵起来。

小叔公喜欢画画,闲暇之余总爱去村口外的田野画画:几间茅屋,一池水塘,一片稻田,或田间劳作的老农……有时候,总爱站在黄岩台象鼻山嘴的礁石上,在玫瑰红的黎明里,对着大海远眺。

小叔公跟卓恺泽(曾任团浙江和团湖北省委书记)是要好的朋友,既是乡人又是同学。小叔公曾在日记本里言:松溪诸儒中,吾惟独爱之卓恺泽者,盖亦以彼乃有希望之人也。

两个小小少年还满心欢喜地创办过“松溪图书馆”。

在省立第四师范(现宁波中学)读书时,朱自清先生教他们写作和哲学,陈望道先生教他们国文。小叔公最初的梦想是“智山慧海传薪火”——他想读遍天下书,购天下书置于宝堂,使自己腹有诗书韵自芳,浩然天地赋华章。并能成为对社会作出一定贡献的学者。所以在省立第四师范读书时他读了数不胜数的书,写了不胜枚举的诗文,那一时期宁波的报刊和杂志常有小叔公的诗文见诸报端。

小叔公曾写过一首《秋日杂感》的诗。尽管在诗中抒发了自己胸怀匡国济民之志,但对满目疮痍的社会现实及自己以后走怎样的路还是有所迷茫。在听了早期革命活动家共产党人恽代英同志的演讲和私下交谈以后,小叔公便有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和信念。而去北京读书的昔日同窗好友卓恺泽,在这时也寄来一些进步的报刊和杂志供小叔公阅读,获益匪浅的小叔公更信心坚定地决心为了劳苦大众可以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于是小叔公成了活跃分子。他先在学校演讲,然后去车站,码头,闹市口……他积极宣扬自己奉行的主义。他滔滔不绝,囗若悬河;他豪情满怀,激情飞扬。他成了宁波早期著名的学生领袖,他曾担任过宁波市学生联合会副会长,带领学生抵制日货,闹学潮等,积极从事着革命和青年运动,豪情满怀地投身于革命的洪流之中……

1925年10月,小叔公去了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政治科……

1926年初,小叔公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接着参加了北伐战争,是骁勇善战的“虎胆英雄”。在北伐军进入武昌城后,并在武汉刚刚成立的中共中央军委做具体工作(详见湖北党史网——1927中央军委在武汉)。

1927年8月1日,小叔公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时任叶挺将军第二十四师政治部宣传科长。

1928年1月后,小叔公在浙江大地风尘仆仆,四处发展和扩大党组织。5月底,小叔公被省委任命为浙西特委常委,负责武装和共青团的工作。他和其他同志一起,为组织兰溪的秋收暴动而奔波,并指挥了著名的“兰溪八月大暴动”。后调任共青团省委,任共青团省委常委和共青团省委书记。

1929年1月小叔公在杭州不幸被捕。消息传到故乡,作为长兄的我爷爷裘古椿曾三次去杭州探监。看到陆军监狱内狱警对付共产党人惨绝人寰的酷刑,悲痛愤慨。他叫小叔公写了一篇文章,详述共产党人在狱中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及绝食斗争的情况。然后找到共产党的地下联络点,通过上海的进步报纸揭晓评论,从而引起民众关注,使狱中的共产党人待遇有所改善等。

1930年8月27日上午,小叔公牺牲于杭州陆军监狱。同时遇害的还有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徐英、浙江省委代书记罗学瓒、中共杭州县委书记赵刚、共青团杭州中心市委书记李临光,以及永嘉、绍兴、海宁、建德、宣平等县的7位县委书记和团县委书记共19人。

小叔公在临刑前的几分钟,有感于“每一个同志在就义时都没有任何一点惧怕,他们差不多都是像完成工作一样跨出牢笼的”,匆匆写下《给中国共产党和同志们的遗书》,饱含深情地用“满意”和“遗憾” 四个字诠释自己对信仰的理解:“我满意为真理而死!遗憾的是自己过去的工作做得太少,想补救已经来不及了。”小叔公的故事被写入《信仰的味道》一文,并刊于2012年11月27日人民日报上。习近平总书记看到后在不同场合5次点赞此文。2019年的清明节前夕,中央电视台的记者特意赴故乡和杭州浙江革命烈士纪念馆进行采访和拍摄,并在中央1台和中央13台分别播放了小叔公的事迹,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而在小叔公的故乡奉化区松岙镇大埠村,纪念馆在2020年8月已筹建完成,现已开馆。

碧血丹心耀日月,浩气长存留青史。斯人已逝,华彩仍在。特作此文以缅怀怀揣初心使命而又英年早逝的小叔公和其他无数的革命先烈!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