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动浙江征文丨“入党誓词”回响红船

全体育

用镜头记录红色文化,用语言表达红色情怀。浙江儿女诉说红色心语,描绘美丽家园,传递正能量,讴歌好榜样,你的作品有机会上省级媒体,拿万元大奖!

红动浙江征文部分作品选刊——

“入党誓词”回响红船

文/卢炳根

去年单位同仁在湖州聚会,我见到了调去嘉兴电力局工作多年的老严。我俩已经多年不见了,他还是那样的侃侃而谈,风趣健言。另一位在嘉兴的同事老彭,因在家照料孙女未能前来。

老严和老彭他们俩人,还是我的入党介绍人呢。

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1978年10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过。那一年,我们国家吹响了改革开放的进军号角;那一年,在青春年华时的我,入了党。

老严他是地道的杭州人,老家就住在杭州城站附近,父亲是硬梆梆的铁路工人。老严在铁路中学毕业后,1959年考入浙江水利水电技工学校。因我国首座自行设计、自主施工的新安江大型水电站要投产发电,急需大批技术人才支援。所以,他就读的学校,学生“一分为三”提前分配,1960年他被分到当年的闸口电厂,担任汽轮发电机司机。由于他技德皆优,政治上进,1965年9月,年仅24岁的他,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他就做了一名汽机班长,负责全班十余人的生产管理。班长这个“兵头将尾”的岗位,直接关系到汽轮发电机的安全运行,这在发电厂已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职位了。

直到1971年,为了支援新厂建设,他携家带口,毅然离开了美丽的西子湖畔,来到偏僻的浙北小镇梅溪,投入到梅溪电厂建设的洪流中。等到第二年电厂投产发电,他已是掌管百十号人的分场主任兼党支部副书记了。铁路工人父亲的血液,培植了他作为电力工人的胚胎;而事业的推进和个人的磨练,成就了他“年轻老革命”的人生轨迹。

老彭是一位农民世家的儿子,出生在安吉良朋。在初中没毕业的1965年12月冬天,他光荣入伍,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的一员。新兵训练后不久,第二年春意料峭的3月,他就与战友们奉命来到越南老街省,后又转战到来州省奠边府。他和战友常常冒着枪林弹雨,为修筑铁路运输线。在1967年7月19日的一次战斗中,对方飞机狂轰乱炸,使我方某部前沿指揮所的战时通讯中断。作为营部通讯员的他,修复通讯本不是他的职责,而他毅然不顾营首长“外面有危险”的劝阻,带着工具包,一个剪步冲出指揮所,跃上一块高地,仔细检查线路故障点处。他顶着“呼呼”飞啸的弹片,冒着随时会被中弹的生命危险,十五分钟后他终于修复线路,使指令畅通无阻。为此,他在火线荣立三等功。

1968年10月,他回国直接去了山西、陕西某部,两年后在部队入党。1971年集体转业,去湘潭电机厂当上了一名钳工。三年中他还依然过着牛郎织女般的两地分居生活。他牺牲小家为国家,努力践行着一名军人和共产党员的入党宣誓。

为了照顾远在安吉的家庭,1974年10月,他经组织调动来到离家不远的梅溪电厂,成了比我晚半年到厂的同班同事,还在给水泵—这同一个岗位上共事三个月。

时光荏苒。我和老严、老彭就在这座电厂,一干就是十五年。我们一起工作,彼此交流,增进了解,在岁月中滋生了友谊和情感。他俩还成了我政治上的良师益友。在他俩的指导帮助下,我跨进了党组织—这个温暖的怀抱,至今已四十多个春秋了。

就在同仁聚会结朿的第二天,我和返程回嘉兴的老严商定:今天就趁兴去探看多年未见的老彭,并去南湖畔一游。

我们的汽車一个小时多一点,就来到了嘉兴—这座召开“中共一大”会议的光荣城市。老严没去家里休息,而是直接到老彭住的小区,接上他朝南湖方向开去。

建党百年前夕。春暖花开的嘉兴南湖,游人如织。

没多久,我们来到南湖畔,沿着树荫下的湖滨大道,在缓步行走,不远处的烟雨楼,依稀可见;由邓小平同志题词的“南湖革命纪念舘”,连同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亦跃然扑入我们三人的眼帘中。我们走着说着,说着笑着,笑着说着,不一会就来到红船处—中共党魂的紀念地,心中情不自禁涌起一股暖流。这时我们三个普通的共产党员的脸上,留下了瞬间无言的约定:我们虽然工作退休了,但思想永远不能退休。

那天我们三人在红船旁,心里重温着入党誓词,激动得就像当年举起右手,庄严宣誓一样:不忘初心永远跟党走!

此刻我们还看到不少人,陆陆续续来到红船旁,他们的胸前都佩戴着熠熠生辉的党徽,列队聚集在红船前的坪台上,举着右手向着党旗重温入党誓词,瞬间南湖畔回响着"不忘初心"的亢锵之声,凝结成一曲建党百年的宏伟乐章。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