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头独脑|以水为镜

全文艺

□赵健雄

太古没有镜子,人要看自己的头脸,只能去波平浪静的水面上寻;大概最初也会像猴子一样觉着惊奇,乃至害怕。

后来当然不怕了,但对女子而言,梳装打扮要跑去屋外,总不方便。于是三代之前便有瓦鉴行世,就是用烧制过的泥盆装了水,得以从中照见自己。到了夏商之交,始有铜鉴,即以铜代瓦为监。所用材料不同了,铜盆更坚固,也更精致,有钱人家方能拥有。一般老百姓仍使唤瓦鉴,乃至到近代还有贫困地区的贫困百姓在用,尽管不再以此中水面为镜了。

铜镜要到秦代以后才出现,现在我们用的镜子是在玻璃背面镀银制成的,发明历史不过两三百年,可见技术上一点点进步都不容易。

不止看相貌,人认识世界往往须“借鉴”,即依靠媒介。这聪明人都知道,譬如唐太宗就说过:“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见《旧唐书·魏徵传》)因为皇帝佬儿懂得这个道理,并付诸施政,才有盛唐。当下社会,书籍、媒体与网络,都是众生认识世界的方便法门。

说上面这些,是因为雨后赏梅,见枝干上悬挂有积留在那儿的水滴,晶莹剔透,颇为引人注目。乃起一念,用手机微距镜头逼近它,看看能拍出什么图象?

都说一滴水也能反映太阳光辉,但在那样鲜活的凸透镜前,其实无法读出自己,而经过变形的梅花却别有韵味,若非像新闻摄影一味求真,大可籍此寻觅诗意。这就好似女子梳装打扮,目的在悦人悦己,尽管用了掩饰、夸张等种种手法,并不能说意在欺瞒。

镜子不见得人人欢喜。如果以这个与那个理由令行禁止,或许也可以做到,但还会有人固执地到野外湖边去偷偷看自己。

作者简介:赵健雄,码了几十年字,有诗、随笔、若干专著面世。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