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就辗转多个福利院,这一次杭州这个爱笑爱吃饭的女孩,未来在哪里

最现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章然 通讯员 戚天琪 祝杨飞

飞飞(化名)看到杭州萧山区社会福利中心的大门就奔跑过来了。

她瘦瘦的,脚上蹬着一双蝴蝶结皮鞋,短发随风飘了起来。

福利院护理员王阿姨站在门口,双手朝她伸出,欢迎她“回家”。

这个刚满7岁的小女孩没见过生父,经历了母亲多次入狱、亲人弃养等等之后,说了一句让王阿姨心里很疼的话,“福利院,就是我的家。”

飞飞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未来这个孩子怎么办?

1】7岁,多次颠沛流离

2021年2月19日中午,萧山区福利中心为飞飞办理了入院手续。

飞飞进入福利中心之前,已经核酸检测为阴性,只要在园区指定地点继续隔离观察满14天后,就可以安排入住园区的儿童生活区。

飞飞来福利院的原因,每次几乎都一样:她的妈妈又被抓了。

这是飞飞再一次到萧山福利中心。

4个多月前,飞飞的母亲陈青(化名)因盗窃罪被萧山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警方联系了飞飞的外祖父母、舅舅,但亲属们均表示不愿意临时抚养飞飞。

于是,飞飞第一次被送到萧山区福利中心寄养,时间是1个月。之后,陈青被取保候审,因此接走了飞飞。

现在,法院根据陈青的前科情况,判了实刑。飞飞又落单了,于是又被送到这里。

陈青之前也因盗窃被杭州警方刑拘过,后被判刑7个月,这期间飞飞曾被寄养在杭州市儿童福利院。

之前,陈青也多次因盗窃被捕,导致飞飞多次被寄养于儿童福利机构。

2014年飞飞出生之后,就没有见过生父,跟着母亲颠沛流离成了这个7岁女孩的日常。

2】贫血的飞飞,爱笑的飞飞,饭量很大的飞飞

在2月19日来到萧山福利中心后,院方给飞飞做了一个体检,飞飞有贫血症状。

飞飞很爱笑,很会说话,很懂礼貌。“就是有点瘦了。”照顾她的王阿姨说。

王阿姨在集中隔离点就开始24小时陪护飞飞。

飞飞上一次来萧山福利中心,也是王阿姨照顾的飞飞。

大年三十那一天,她们两个人在隔离点吃了年夜饭过了年。

飞飞对王阿姨很依赖,“当时我说了一句玩笑话,到时候福利院就换一个阿姨照顾你了,飞飞都快哭了。”

她很怕失去习惯了的人和温暖。

WechatIMG1920.jpeg

王阿姨把飞飞当自己的孩子看待,“真的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孩子。”王阿姨说,飞飞的互动感特别好,没有拒绝别人和负面情绪,说了什么事情不该做,事情做错了,她会马上反应过来,马上说对不起。说要来看她,她会甜甜地重复说,“那你记得一定明天来看我哦”。

王阿姨眼中的飞飞比一般7岁的孩子要早熟,“她知道自己在隔离14天中,但她一直很开心,没有发脾气或者生气。因为隔离完就可以找福利中心的小伙伴了,她还记得他们。”

飞飞会心疼人,福利院给孩子们的点心有水果,牛奶,飞飞会让王阿姨一起分享。

王阿姨感动的不行,“我是真心疼这孩子,我让她多吃一点,她身体那么瘦。”

飞飞也有着7岁孩子的一面——飞飞很能吃的,每顿饭菜必须吃个底朝光,饭量不比成年人小。飞飞爱漂亮,喜欢有蝴蝶结的皮鞋,爱去舞蹈室的镜子边照镜子。飞飞有运动天赋,很爱玩踢球游戏。

飞飞没有读过书,不会写字,但她很爱填色,将红色、黄色、绿色填满图案。

3】没有见过父亲,母亲多次被判刑,不主动提及家人

飞飞在福利院不怎么主动提过家人。

“但是她知道妈妈出事了,所以她又进来福利院了。”这件事,当飞飞用越平淡越习以为常的口气说出时,王阿姨越发觉得心疼。

飞飞对福利院很熟悉,毕竟只离开了几个月就再次回来了。“去年她在这里住了一个月。”

当办案的萧山区北干派出所联系飞飞的外祖父母后,对方表示不愿意抚养飞飞。

所以,飞飞只能再次回到萧山福利中心。

院长问飞飞,你喜不喜欢福利院?

飞飞说,福利院就是她的家,有熟悉的朋友,护理员妈妈会给她讲故事唱儿歌,时时刻刻陪伴着她,她愿意一直呆在这里。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傅医生
傅医生

福利院就是她的家,有熟悉的朋友,护理员妈妈会给她讲故事唱儿歌,时时刻刻陪伴着她,她愿意一直呆在这里。

最新评论
飞雪
飞雪

谢谢分享

136****6400
136****6400

挺好的孩子

家有儿女
家有儿女

可怜的飞飞!

173****6716
173****6716

可怜的孩子,

173****4238
173****4238

这样的母亲不能尽监管之责,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将由其他家庭收养;在中国,把这样的儿童交个儿童福利院扶养,是很好的安排。鉴于其母的特殊情况,应该由法院判决剥夺其母监护权,交由国家福利机构扶养,不要把送儿童福利院当做临时行为。连飞飞自己都愿意长留儿童福利院,社会应该采取相应措施,照顾好这样的特殊儿童。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