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城西这家咖啡馆,仿佛自己在旷野露营,还能手绘咖啡杯换咖啡喝

杭州吃货

不少人第一次来夼野咖啡的时候,都会认真思考上面是“大”下面是“川”的这个字,到底念什么。毕竟“遇字不决念半边”的读音规律,明显不适用于这种情况。“这个字念kuang,旷野的旷。”老板花花爽朗的科普,两根麻花辫似乎都带着笑意,“喜欢户外运动,就把这个当做店名了。”然而仍旧有不少客人执着把店名亲昵地喊作“大川”,花花也索性顺着这个思路,把微信名改成了“大川里予”。

微信图片_20210219095923.jpg

除了店名之外,门口用木箱垒成的咖啡桌,店里的帆布折叠椅、折叠野餐桌……露营风十足的软装,也透露着三位主理人对户外运动的爱好。

微信图片_20210219095908.jpg

夼野的环境氛围,更像是一个陈列室,大小错落的非洲鼓、苏打绿的专辑、木心的书、无线电收音机、友人赠送的象形书画、客人手绘的纸杯,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咖啡,用花花的话来说就是“店里全是我们的爱好”。

微信图片_20210219095918.jpg

店里的非洲鼓并不仅仅是装饰品,它们和墙上的手工非洲地毯,地上的麦克风共同组成了一个简易的小舞台。花花说,大概每个月里会找一个合适的周末傍晚,邀请乐队来进行小型演出。自称“苏打绿早年粉丝”的花花,最近还有一个秘密计划,打算花一个月时间,用西非乐器改编吴青峰那首《沙滩上的佛洛依德》,具体的演出时间视排练情况而定。

微信图片_20210219095915.jpg

一直在思考,为何夼野有一种野蛮生长的蓬勃和自由气息。得知三个合伙人都是跨行开店之后,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开咖啡店的想法,从08还是09年就有了。大概年轻的时候豆瓣刷多了,觉得开咖啡厅时间很梦幻的事情。这两年,边工作边思考自己到底要什么,我也很喜欢教育,但是跟教育体制的理念不是很合。所以在28岁的时候辞职了。”在开店前,花花是一名幼儿教师,做出决定之后,她花了一整年的时间来筹备夼野的开业,原本就是咖啡爱好者的她,又专程去学习了咖啡的制作和拉花,“我开店前给自己的要求是,咖啡是好喝的,原料不能差,手艺会更好。”

另一位主理人的主业是纹身师,和花花是非洲鼓课程的同学(所以看到没有,有些小众的兴趣爱好是件挺不错的事情)。还有一位合伙人身在外地,和花花因为苏打绿结识,一不小心友谊就保持了十来年。

微信图片_20210219095921.jpg

每次来夼野,最开心的就是问花花要一个纸杯开始自己的创作,据说画够50杯,可以换一杯咖啡,也不知道是否有人真的完成了这个挑战任务。

“我希望夼野是一家有温度的咖啡厅,像一座桥,大家通过这家店产生联系。也希望自己的内心可以像旷野一样,宽广一些,自然一些。”花花如是说。

地址:西湖区益乐路102号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残花败柳
残花败柳

不错不错

siena
siena

🤔🤔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