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佛首亮相春晚,一位杭州人对它的回归起了重要的作用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马黎 综合

2月11日晚,流失海外近一个世纪的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作为2020年回归祖国的第100件流失文物,亮相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

张国立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云冈研究院院长杭侃,共同揭开了这一消息。

640.gif

640-3.jpeg

640-2.png

640-3.png

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  国家文物局供图  罗征/摄

而春晚结束之后,我们可以在北京见到回家的佛首。

2月12日(大年初一)—3月14日,北京鲁迅博物馆(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举办“咸同斯福——天龙山石窟国宝回归暨数字复原特展”,回归的天龙山石窟第8窟佛首造像正式与国内观众见面。

今天上午10点,展览开幕。一组8件同样出自天龙山石窟第二、三窟的造像拓片,首次集中展示。展览同时呈现天龙山石窟基本情况、第8窟概貌和艺术风格、石雕佛首介绍、天龙山石窟文物流失与数字复原成果等内容,观众还可扫描二维码进入复原展网上展厅。

李瑞/摄

天龙山石窟流失佛首是如何回归祖国的?

这是一个曲折的过程。其中,一位杭州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20年9月14日,国家文物局监测发现,日本东瀛国际拍卖株式会社(以下称拍卖行)拟于东京拍卖一尊“唐 天龙山石雕佛头”,疑似山西省太原市天龙山石窟在历史上流失的文物。经组织鉴定研究,判断应属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佛龛主尊佛像的被盗佛首(隋代),于1924年前后被盗凿并非法盗运出境。

国家文物局启动追索机制,确定“叫停拍卖、争取回归”的工作目标,10月15日致函拍卖行,要求终止与该佛首相关的拍卖和宣传展示活动,予以撤拍。

10月16日,拍卖行积极配合,作出撤拍决定,终止有关宣传。

国家文物局与拍卖行董事长张荣取得联系,张荣是一位旅日华侨,浙江杭州人,他鼓励促成文物回归。

10月31日,张荣与日籍文物持有人谈判完成洽购,经国家文物局充分沟通,决定将佛首捐献中国政府。

11月17日,我驻日使馆举行文物移交仪式,张荣将持有的天龙山石窟佛首无偿捐赠给中国国家文物局,移交使馆保管。国家文物局组织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北京鲁迅博物馆等相关单位,在我驻日使馆、北京海关全力支持下,取得日本文化厅文物出境许可,于12月12日12时,将佛首安全运抵北京,当日点交入库,佛首重回祖国怀抱。

640-4.png

11月17日,我驻日使馆举行文物移交仪式,张荣先生(左)将持有的天龙山石窟佛首无偿捐赠给中国国家文物局,移交使馆保管。图为驻日使馆公使杨宇(中)见证,公使衔参赞石永菁(右)与张荣签署捐赠文件。   国家文物局供图

佛首回运。 国家文物局供图 王卓然 马孝辰/摄

12月14日,国家文物局组织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专家开展实物鉴定,安排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开展文物测试分析与健康状况评估。

经研究,与1922年3月拍摄的《天龙山石窟》图版35和1923年10月拍摄的《天龙山石窟》图版41所示第8窟北壁佛龛内佛像的原状图片相比较,佛首脸型、五官、形神高度吻合,特别是右脸颊的斑驳痕迹,从右眼睑下向右耳延伸扩展的形状,与实物完全一致。佛首面部的一些细微特征,如右腮小的斑点和颈部风化形成的边缘,两者亦一致。

依目前石窟保留痕迹历史图片推测,佛首被盗凿后,其背面、鼻翼均经过修整。

640-5.png

岩田《天龙山石窟》图版41截图(左图),佛首回运后拍摄的高清图片(右图 罗征/摄)   国家文物局供图 

640-6.png

外村太治郎《天龙山石窟》相册集图版35(第8窟北壁龛内佛像)(左图),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佛龛主尊佛像现状(右图)  国家文物局供图

佛首长33.7厘米,宽30.4厘米,高44.5厘米,重55.5公斤。科技检测的测试分析结果表明,佛首石材主要由石英和方解石构成,符合天龙山岩体特征,内部一致性较好,无显著裂隙发育。顶部和耳部发现彩绘痕迹,推断佛像原始状态应有彩绘。鼻翼及鼻梁部位存有有机材料,推断有修复经历,与鼻翼修整情况相契合。

640-5.jpeg

文物测试分析中发现佛首鼻翼及鼻梁处荧光现象,推断存在修复痕迹。  国家文物局供图

经实物鉴定、科技检测并与历史照片比对,专家一致认为,该佛首源自天龙山第8窟北壁佛龛内佛像,应为1924年前后被盗。第8窟为天龙山石窟唯一有明确开凿纪年(隋开皇四年,公元584年)且规模最大的石窟,该尊佛首肉髻低平,脸庞圆润,露出笑容,雕刻技术娴熟、表现手法细腻、时代特征鲜明,具备北朝晚期至隋初的显著特征,是研究天龙山石窟乃至我国古代石窟艺术的珍贵实物标本,具有重要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暂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640-7.png

天龙山第8窟外景  太原市天龙山石窟博物馆提供

640-6.jpeg

天龙山第8窟外景  太原市天龙山石窟博物馆提供

山西太原天龙山石窟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开凿于北朝晚期至隋唐时期,是中原地区代表性佛教石窟,在中国石窟雕塑发展艺术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20世纪20年代,在日本古董商“山中商会”驱动下,天龙山石窟遭到大规模盗凿,超过240尊雕像被盗,几乎所有造像头部,甚至造像全身被盗运境外,现收藏于日本、欧美博物馆以及私人手中,破坏程度在中国石窟寺中最为惨烈。

此次回归佛首,是近百年来第一件从日本回到祖国的天龙山石窟流失佛雕,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高度重视石窟寺保护工作。2020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石窟寺保护利用工作的指导意见》,召开全国石窟寺保护与考古工作座谈会,进一步加强了石窟寺保护利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将天龙山石窟等重要石窟流失文物,确定为近期文物追索返还工作主攻方向,主动监测协调撤拍,成功促成佛首回归祖国。国家文物局将会同有关方面,践行流失文物回归原属地的国际共识,在具备安全条件前提下,将佛首送回天龙山石窟,在太原市天龙山石窟博物馆收藏展示。

佛首是如何上春晚的?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邀请国家文物局,在2021年春节联欢晚会合作设置“国宝回家”特别环节,展示新中国成立以来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取得的丰硕成果,重点呈现天龙山石窟回归佛首,与全国人民共享团圆之喜。

“国宝回家”特别环节坚持文物安全第一,国家文物局统筹协调故宫博物院、北京鲁迅博物馆和展陈运输专业单位,抽调业务骨干,组成工作专班,精准制定文物安全保障方案,量身定制展柜展具,严格规范布展操作,严格落实出入库管理,严密确定运输路线,局领导实地排查安全保障细节,逐人逐岗逐环节压实文物安全责任;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晚节目组反复斟酌调整节目编排,从文物安全展示需要出发,设定舞台专属台型,确保专业操作时长,保障文物在春晚现场实现安全静态展示。

来凝视一下各个角度的它吧——

隋朝584年
石造佛首像高47.9 厘米 
天龙山石窟第8窟

640-8.jpeg

640-9.jpeg

640-10.jpeg

640-11.jpeg

(二)

看完这个回归的故事,我们来了解下天龙山石窟。

或许你没有听说过“天龙劫”。

今天,我们去天龙山看到的绝大多数洞窟,大都是残损不全的造像和凿毁的窟壁,无法想象它的原貌。而人们在国外博物馆看到的天龙山造像,则游离于石窟本体之外,无从领略它们在洞窟和林泉山水之间的美。

天龙山石窟始凿于北朝东魏时期(534-550),高欢在天龙山开凿石窟,高欢之子高洋北齐后以晋阳为别都,继续在天龙山开凿石窟。隋代杨广为晋王,继续开凿,唐代李渊父子起家于晋阳,建造石窟达到高峰。

天龙山石窟历经北齐、隋、唐等不同时期的开凿,形成洞窟25个,造像500余尊。它被称之为“天龙山式样”,以娴熟的雕刻技艺、细腻的表现手法、鲜明的时代特征、丰富的生活气息著称于世,是佛教石窟逐渐中国本土化的典型实例,反映了南北朝至隋唐时期中国石窟艺术的卓越成就,在石窟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640-13.jpeg

东峰全景 1922年《天龙山石窟》 外村太治郎著

640-14.jpeg

西峰全景 1922年《天龙山石窟》 外村太治郎著

640-15.jpeg

640-16.jpeg

此时的天龙山石窟造像头部基本完好无缺 出自外村太治郎著、1922年出版的《天龙山石窟》

让人痛惜的是,天龙山石窟是国内石窟寺被人为盗凿、破坏最严重的区域之一。截止目前,已知有160余件天龙山石窟文物流失世界各地。

1917年,日本东京大学考古学家关野贞在华北考察时发现了这处石窟,他在考察报告中公布了许多天龙山石窟的照片。然而,天龙山石窟的精美举世瞩目,也引来文物贩子的觊觎。

1924年-1925年,中外盗贼对石窟进行了掠夺和破坏,耗时四百年开凿的天龙山石窟,从此竟成为无头的石窟,是中国境内摧残破坏最为严重的石窟,再也找不出一尊完整造像。

1948年,天龙寺再遭大火毁于一旦,无人管理的天龙山石窟遭受自然灾害的损坏更加迅速。直到1982年,才开始对天龙山石窟进行保护、恢复和维修工作。

640-17.jpeg

640-18.jpeg

640-19.jpeg

天龙山石窟被盗劫走的佛头

开盗卖之风的始作俑者,是日本人山中定次郎。

根据国家文物局、山西晚报的相关资料介绍,1912年,山中定次郎抓住小恭亲王溥伟没有生活来源又企图复辟满清政权急需大量资金的机会,从溥伟手中收购了恭王府除书画外的大批收藏品。这批文物被迅速运回日本分类整理,并被分为三批,一批运往美国拍卖,一批运往英国拍卖,一批留在山中商会设在日本和美国的古董店中零售。

山中定次郎经营主持的山中商会,是继卢芹斋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海外规模最大的中国古董文物店。随着山中定次郎过手的珍宝越来越多,他对中国文化与文物的渴望与垂涎也日益加深,在中国活动长达30多年,盗凿和搜集了大量中国珍贵文物。

1924年6月和1926年10月,山中定次郎本人两次前往天龙山石窟。1927年前后所有散失海外的天龙山石窟造像名品,几乎全部都是山中定次郎指导山中商会盗凿贩售。

他在日记中详细记载了其中一次盗运,40多个天龙山石窟造像的佛头被砍下来,装成箱,运到北京,然后由北京运到日本。

“大正十一年(1922年),当我第一次看到天龙山的照片,就被那里的石窟和造像深深地吸引。时隔两年后的今天,我终于跨越万里来到了天龙山。这里珍藏了北齐到隋唐时代中国佛教艺术最鼎盛时期的辉煌。它们给我的惊讶和喜悦无法用语言表达。”

“我终于用手中的真金白银说服了净亮僧人,他同意让我带走一部分造像的头部,这不禁让我异常兴奋,每当我带着工匠进入一个石窟,凿下一个佛首,那种喜悦,超过了得到黄金万两。”

640-21.jpeg

山中定次郎带人在天龙山石窟

资料中还提到,天龙山脚下寺庙的住持净亮和尚,是个贪财之人,山中定次郎以利诱之,大规模的“割头”事件就开始了。

山中定次郎与净亮和尚(居中者)合影

640-23.jpeg

盗割现场的照片定格了山中定次郎的罪证

1932年11月,山中商会在日本东京美术协会举办了“世界古美术展”,将这批天龙山石佛公开拍卖。

初步统计,目前已知有约150件天龙山石雕造像散佚海外各处,仅部分雕像可辨认确系出自天龙山哪个窟室。如捐出藏品的哈佛大学辖下福格美术学院集藏24件天龙山雕像(包括飞天浮雕),其中的19件为第二窟和第三窟作品;日本东京根津的嘉一郎藏有8件天龙山早期头像。

而天龙山的唐窟精品不乏人收藏。威斯罗波捐给福格美术学院两件第十七窟天王头像,费城的宾州大学博物馆藏有两件唐代早期天王全身塑像,日本东京的根津美术馆,为全世界集藏唐代天龙山石窟名品最多的收藏单位,计28件唐代头像和浮雕残件。

640-24.jpeg

1928年,山中商会将盗运来的45尊造像编辑成书《天龙山石佛》。该书涵盖佛像16尊、佛手与佛足3尊、菩萨像22尊、罗汉像1尊及天王力士像3尊。

640-26.jpeg

2014年以来,太原市天龙山石窟博物馆与国内外学术机构通力合作,历时6年,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等9个国家的近30座博物馆和中国国家博物馆,完成了11个主要石窟的三维扫描、数据建模,实现了10个石窟的专业数字复原。在此基础上,开启了天龙山石窟数字复原国际巡展。

2019年7月,天龙山石窟数字复原展在法国圣但尼市进行首展,是中华文化走出去项目清单中第一个走出国门的文物与科技融合类项目。

2019年9月,“美成天龙——天龙山石窟数字复原展”在太原市博物馆开启国内首展,利用沉浸式影院、幻影成像、3D投影、数字洞窟、VR石窟探险、全息影像、高清视频、互动多媒体体验等表现形式,创造观众能够高度参与、互动、沉浸体验的陈展方式,广角度、多层次、近距离展示天龙山石窟被盗凿前的原貌。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5****3502
135****3502

国宝回家了

荷花清韵cium
荷花清韵cium

为这位了不起的杭州老乡点赞👍

记忆
记忆

国宝回家了

139****1567
139****1567

佛首回归祖国是件好事

睡兰
睡兰

阅读阅读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