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外伤,竟让他头晕30年!难道这辈子就这么完了?

大健康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通讯员 应晓燕

家住江西上饶的陈师傅今年55岁,但却是医院的常客。因为他头晕、行走不稳30多年,已经去了很多大城市的大医院就诊或住院,但一直没有减轻。他说,没想到30多年前的一次头部外伤,使他的头昏、站立、行走不稳持续了那么久。过马路、去超市、广场等人多的地方,甚至看报纸、看手机、电视也会加重头晕。就连他家门口的“月亮山”都不敢踏入半步,因为他还出现了严重的恐高症,而且变得容易激动,失眠,烦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陈师傅认为自己无法治愈了,这辈子算完了,花了那么多钱、吃了那么多药也不知道什么病。直到有一天,浙江衢州的亲戚建议他再去杭州一次,因为听说杭州有个医生专看“头晕、眩晕”。2020年10月,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了浙江省立同德医院(浙江省精神卫生中心)眩晕专病门诊,找到了神经内科付长永博士。付医师在听取了他的病情后,进行了详细的神经-耳科查体,做了焦虑抑郁评估、躯体化症状、眩晕障碍评分等筛查。发现陈师傅眩晕评分竟然高达80多分,存在明显运动不耐受和中度焦虑,身体旋转会引起头晕、不稳明显加重,伴有出汗等自主神经症状。付医师明确了陈师傅的诊断——持续性姿势-感知性头晕(PPPD)。由于陈师傅家比较远,病情比较重,便住院进行调整了抗焦虑药物,并且付医师教给了他如何进行前庭功能训练。住院几日后陈师傅症状稍微减轻,便返回家里继续训练和服药。并且在付医师建立的眩晕病友群,进行指导和随访。就这样,陈师傅积极的每天早晚10几分钟的前庭功能训练。

渐渐的,陈师傅的头晕、不稳、情绪和睡眠都在发生着变化,他每周都向付医师诉说着自己的进步,虽然中间有少许情绪波动,但总体在进步。两月后的一天,陈师傅说自己已经连续好多天没有头晕、不稳症状,情绪非常积极。他连续几天都独自爬上了美丽的月亮山,他朝思暮想的月亮山。当他爬上山顶后,他激动的喜极而泣:“谢谢您付医师,谢谢您让我康复!让我看到世界的美好!”陈师傅的话,鼓舞着眩晕群里的病友树立了战胜“头晕”的信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持续性姿势-感知性头晕(PPPD)是一种临床比较常见的慢性头晕,位居神经内科门急诊眩晕第二位,但也常被误诊为“脑供血不足”、“颈椎病”、“梅尼埃病”“神经症”等。长期慢性反复的病程,给患者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医疗资源浪费。最近研究认为PPPD患者发病除了前庭/视觉刺激机制和姿势反射/眼动控制机制外,可能还存在皮层多重感觉系统整合功能受损。

付医师告诉记者:“大部分PPPD患者需要综合干预治疗才能有效,但干预的前提需要进行规范的评估,而焦虑抑郁可以是由于头晕继发而来,如果忽视了前庭功能训练、单纯针对焦虑治疗只能部分改善患者症状或无法改善。”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浙江省精神卫生中心)神经内科主任张震中教授说:“眩晕病的诊治非常复杂,需要鉴别的疾病非常多。而PPPD的评估、治疗更为复杂,预防显得尤为重要。对耳石症、前庭性偏头痛、前庭神经炎、单双侧前庭病、梅尼埃病、晕厥前状态、精神心理相关性头晕等疾病一定要及时、有效的进行干预,才能降低PPPD的发生。而上诉常见疾病均需要眩晕专科医生进行系统分析,所以提醒大家切勿延误诊治。近年来,付长永博士持续关注眩晕的研究进展和规范化诊治,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创新性诊治策略,全国各地如上海、内蒙古、广东、安徽、河南、山东等地的头晕/眩晕患者在这里得到明确诊断和快速好转。”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