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处做不了,到这里了心愿;父子同摘镜,方法过程却迥异 ;这些奥秘,眼科专家告诉你

大健康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记者 吴朝香 /文 杨子宸/摄

春节长假快到了,每年这个时候,很多想摘镜的人都会选择去做近视激光手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眼科中心(以下简称浙二眼科中心)屈光手术专科主任医师邱培瑾最近接诊了几位患者,都是眼睛情况比较复杂,想摘镜,但是去了几处求诊,却都被告知“难度大、风险大”。

“我们给这几位患者做了详细的术前检查后,制定了个性化的手术方案,手术最终都很成功。” 邱培瑾说,近视激光手术越来越被年轻人接受,但这个手术本身也存在一些疑难杂症,需要一人一策,“无论是术前检查,还是手术本身,以及手术之后的随访,都非常重要,需要专业团队的参与。”

患者手术前在做准备

被很多地方拒绝的患者,找到他

20多岁的小李(化名)近视有快10年了,度数不高,两三百度左右,他一直想摘镜。前几天,终于抽出时间的小李去一家做近视激光手术的机构去咨询,结果却被告知,做不了。

“我近视度数不高,想着做这个手术肯定没问题,怎么就不能做呢?”有些不甘心的小李找到了邱培瑾医生。邱培瑾给小李安排了详细的术前检查:角膜地形图、角膜厚度测定、综合医学验光等。

“他的近视度数是不高,但有四五百度的散光,这个散光度数还是比较高的。”邱培瑾说,小李的角膜没什么异常,但却是典型的低度近视合并高度散光,这种情况的患者可以做全飞秒近视激光手术,但要特别小心,也非常考验医生的技术。“散光患者,透镜厚度不均匀,所以取透镜的时候,一定要精准,手术操作过程要轻柔,否则容易造成透镜撕裂,造成散光残留。”

像小李这样的患者,邱培瑾曾接诊过很多位,经验丰富,所以手术过程非常顺利,术后,小李的双眼视力恢复到1.0,未出现任何不适。

就在小李手术前的几天,邱培瑾刚刚为19岁的苏鹏(化名)做完近视激光手术。苏鹏也是四处打听之后,来到浙二眼科中心。

他双眼近视500多度,考上大学后,一直想摘镜。但他的眼睛情况有些特别:睑裂比较小,也就是平时所说的眼睛比较小,角膜不是圆弧形,而是偏扁平。“他这种情况,近视激光手术中比较容易出现失吸(近视激光手术中的一种并发症)。”邱培瑾说。

苏鹏去了很多医院,要么是表示不能做,要么建议他做角膜表层切削手术。“这种手术恢复比较慢,需要包扎眼睛,恢复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邱培瑾给苏鹏仔细做了术前检查后,表示可以做全飞秒近视激光手术。

“他这种情况,在手术中调整好头位,设置合理的治疗参数,掌握好手术技巧,还是可以完成手术的。”

果然,苏鹏的手术非常顺利,他如愿做了全飞秒近视激光手术,术后视力很快恢复正常。

邱培瑾医生

根据患者个人情况,选择最合适的手术

“近视激光可谓手术简单而又不简单。简单是说,对患者来说,恢复快,几乎没有任何伤害,适用群体广泛;不简单是说,它并非像有些人想的那样,只要靠先进的设备就能完成。它同样考验医生和他所在团队的技巧和经验,不仅是手术过程,术前检查也非常关键。”邱培瑾表示,他所在的屈光手术组,每位患者做近视激光手术前都要进行严密的术前检查:眼压、角膜地形图、角膜厚度测定、综合医学验光、眼底检查、干眼程度检查等,共有20项,“比如最重要的角膜地形图,能检查出隐匿性和潜在性的圆锥角膜,这是近视激光手术的禁忌症,如果术前检查被遗漏,对患者来说,会造成视力丧失等灾难性的后果。”

从业20多年的邱培瑾曾钻研角膜病多年,目前已经做了5万多例近视激光手术,这其中有10%左右都是疑难杂症。

“每位患者的眼睛情况都是不同的,所以手术前详细的检查必不可少。近视激光手术也有很多类型,有人适合全飞秒,有人适合半飞秒,还有些高度近视者,可能适合ICL(有晶体眼人工晶体植入术),需要根据患者个人的情况选择最适合手术方式,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邱培瑾说。

父子都来摘镜,手术方式却完全不同

“最适合患者的才是最好的”,这在浙二眼科中心屈光手术专科团队中,称得上是一种共识。

“最近几年,知道全飞秒近视激光手术的人越来越多,有些患者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但我们会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来制定手术方案。”浙二眼科中心屈光手术专科的金红颖主任医师表示,比如高度近视患者,以及近视度数虽然不高但角膜比较薄的患者可以选择晶体植入手术,也就是ICL植入术。

前段时间,有对父子慕名找到金红颖。20岁的儿子1000多度的近视,一直想摘镜。小伙子说要做全飞秒近视激光手术,因为听说这是最先进和最安全的近视激光手术。

“他是高度近视,不适合做全飞秒。”金红颖为小伙子做了全面的眼睛检查,建议他做ICL,“这是一种被俗称为做加法的手术,它是在眼球里做一个透镜,矫正视力,适合角膜条件不满足近视激光的患者。”

最终,男孩接受了金红颖的建议,而男孩的父亲也有五六百度的近视,听了金红颖关于近视激光手术的科普,很心动,提出和儿子一起做手术。“他是中度近视,角膜厚度也合适,倒是适合全飞秒近视激光手术。”

最终父子二人做了各自适合的手术后,均成功摘镜。

金红颖医生

每年春节前,都是近视激光手术量最多的时候,金红颖一天要做20多台手术,即使再忙,她都会仔细和患者进行术前沟通,强调虽然手术很安全,但手术前一定要进行严格检查,因为并非人人都能做。

“每个人的情况不同,而且如果眼睛有角膜炎、干眼等情况,都需要先治疗,控制或缓解之后才能手术。”

屈光手术专科的吴芳副主任医师在手术前会特别注意患者的视力是否存在过度矫正或者欠矫正的情况。

“我在门诊中发现,20位患者中,一般都有1位存在视力矫正不当。”吴芳解释,所谓的不当,是患者佩戴眼镜的度数和其真实度数不符,“比如有些人近视度数700度,但是他佩戴的眼镜却是850度,或者反过来,实际度数高,而眼镜度数却低了。”

“如果做近视激光手术前,没有发现矫正不当的情况,那么手术之后,极有可能造成眼睛术后视力不佳甚至欠矫或过矫。一般来说,过矫会造成远视,欠矫会造成近视。”

吴芳说,这就是为什么,近视激光手术前,需要给患者进行综合医学验光,包括散瞳验光,“如果发现患者有较高的矫正不当,需要佩戴正确的眼镜3周后再进行近视激光手术。”

吴芳医生

医生链接+

邱培瑾,主任医师、医学博士。

研究方向:屈光手术和角膜眼表疾病。擅长全飞秒激光矫正近视, ICL 手术矫正超高度近视。精于各种角膜病和眼表疾病的诊断和治疗,系国内首批 SMILE 手术资质获得者,ICL 手术国际认证手术专家,浙二眼科“激光三剑客”之一,手术技法娴熟细腻,崇尚完美。迄今已完成逾七万例的各类近视激光手术,无差错和医疗事故。对疑难性近视激光手术、眼内晶体植入矫正超高度近视(ICL)、角膜移植、角膜交联技术、眼表重建和干眼症的治疗均有独到的诊治经验。多次荣获浙江大学和医院先进工作者称号。在国内外学术杂志上发表 SCI 和中华系列杂志论文二十余篇,承担省市级科研项目四项。多次赴欧美等地进行学术交流。现为浙江省医学会激光分会会员,世界眼表学会资深会员。专家门诊:周一下午,周二下午,周三上午,周四上午

金红颖,主任医师、医学博士。

从事多年眼科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是国内首批开展近视激光矫正术的医生之一,全飞秒SMILE手术超级之星获得者。擅长全飞秒、半飞秒和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ICL植入术治疗高度、超高度近视等。对眼表疾病、角膜疾病、白内障、眼底疾病等都具有丰富的诊治经验。参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多项,主持省自然科学基金1项,已在国内外专业学术期刊上发表论著20余篇。多次赴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地进行学术交流。精英门诊时间:周二上午,周三上午,周四上午、周五上午。

吴芳,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

擅长飞秒激光治疗近视、散光以及ICL植入术的手术治疗。对角膜疾病、干眼症、白内障、眼底病等眼科疾病也有着丰富的诊疗经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负责人,主持及参与多项省厅级课题,相关研究已发表SCI杂志及国内期刊20篇。门诊时间:周一上午;周二上午;周三下午;周四全天。

新闻+

作为国内最早开展准分子激光角膜屈光手术的单位之一,浙二眼科中心屈光手术专科迄今为止已经完成20万例近视激光手术。它同时又是浙江首家开展全飞秒手术的医院,8年时间,屈光手术专科完成3万多例全飞秒手术。

浙二眼科中心屈光手术专家团队5位医师都拥有博士学位,不仅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科研实力也非常强大。

他们在国内首次将飞秒手术中取出的角膜组织透镜,用于缝补角膜溃疡、角膜外伤的病人。在此之前,这些角膜组织都是被废弃的;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审委员会关于当年物理学奖的评审报告中,引用了他们此前发表的论文:《全飞秒和半飞秒准分子激光矫正近视的视觉疗效比较》……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59****8337
159****8337

科技强国。

136****2699
136****2699

加油加油

158****2157
158****2157

用科技造福人类

139****0358
139****0358

👍👍👍👍

穿暖吃饱711
穿暖吃饱711

关注了这个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