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开启“海上造林” :5年200公顷红树林

大美自然

沿浦湾红树林长势喜人实景图。

  一场“海上造林”行动正在浙江开启。日前,《浙江省红树林保护修复专项行动实施方案(2020-2025年)》通过专家评审。根据自然资源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计划,未来5年,浙江要新营建红树林200余公顷。

  红树林长于滩涂淤泥,支撑起物种多样的沿海生态系统。但曾经受海岸过度开发等影响,红树林屡遭生存危机,面积持续减少。

  浙江是中国红树林分布的最北界,海上造林难度更大。嗜热畏寒的红树林,每向北挪一步,种植难度就增一分。浙江沿海滩涂养殖密布,新栽红树林还需要海上“退养还林”腾出空间,牺牲部分经济利益。

  人与树、树与海的矛盾如何化解,经济利益与生态效益间怎么平衡,海上造林技术难题如何攻关?带着疑问,记者在浙江沿海走访调查。

  南来红树林

  为大海造“幼儿园”

  虽已过大雪节气,在与福建交界的苍南沿浦湾畔,海风迎面吹来,并不觉十分凛冽。俯瞰海岸,只见一条绿毯沿着海湾伸展,迎着潮起潮落。这里是目前我省最大的红树林群落之一——沿浦湾红树林,5公里长的岸线滩涂上,分布着80多公顷红树林。

  海湾里最高的一棵,枝干已经有一人高。如果刮开树皮,树会流出一种名为“单宁酸”的汁液,遇到空气就氧化变红,红树林也因此得名。

沿浦湾红树林。

  沿浦湾的这片红树林,要从2014年说起。当时,浙江海洋大学教授水柏年和学生在此做海洋生物调查,发现光秃秃的滩涂,生态退化严重,底栖生物稀少。县里也正为此担忧,水柏年建议当地从紧邻的福建引种红树林,尝试恢复滩涂生态。

  水柏年说,红树林被称为大海的“幼儿园”,是众多生物栖息之所、产卵之地,有着重要的生态恢复功能;而苍南有浙江少有的南亚热带气候,温暖湿润,是全省最适宜种植红树林的地域之一。鉴于这两个原因,大家有了试一试的信心。

  在沿浦湾,科研团队和政府部门通力合作,从试种10亩起步,期间经历寒潮“速冻”、台风侵袭等考验,但通过每年补种扩展,经过6年努力,终于蔚然成林。

  红树林带来的生态改善显而易见。潮水退去,沿浦湾红树林下,是另一个充满活力的世界。招潮蟹出洞觅食,弹涂鱼在树丛间跳跃,一种当地渔民许久不见的“泥蒜”,也出现在了滩涂上。“‘泥蒜’学名‘可口革囊星虫’,这种软体动物对生态环境质量要求很高。”水柏年说,调查发现,种植红树林两年后,沿浦湾平均生物量增加了367%。仅2018年,这里鉴定出的海洋生物多达358种,还有20余种国家二级以上保护鸟类迁徙、停留至此。

陈秋夏团队调查红树林生长情况。

  红树林的作用不仅于此,它还能防风消浪,净化海水。省农科院亚热带作物研究所的陈秋夏博士长期从事红树林的研究。她说:“红树林是全世界公认的海岸卫士,也是全球海洋保护的明星。”2004年,印度洋海啸席卷沿岸,而有红树林保护的村庄,却躲过一劫。同时,红树林对水中的氮、磷、有机物和有毒重金属有很强的吸附和固定作用。

  红树林的价值和重要性越来越得到认可,对它的保护和修复也上升为“国家行动”。今年8月,自然资源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联合印发《红树林保护修复专项行动计划(2020-2025年)》,明确到2025年,全国营造红树林9050公顷。其中,广东5500公顷、海南2000公顷、广西1000公顷、福建300公顷,而浙江为200公顷。为鼓励地方垦造红树林,自然资源部还将按年度红树林造林合格面积的40%,对地方给予新增建设用地计划指标奖励。

树排沙红树林(2018年获批省级海洋特别保护区)。

  与全国其他省份相比,浙江红树林的营造面积是最小的,但难度却是最大的。不久前,陈秋夏带领团队主持编制了《浙江省红树林保护修复专项行动实施方案(2020-2025年)》。“红树林有30多个品种,大多喜欢高温潮湿的环境,能在浙江生存的只有秋茄、桐花等耐寒品种。”她说。“种哪里,选什么品种,后期如何养护都需要有全面的考虑。”

  在浙江,要种好这200公顷红树林,除了要面临气候的考验,造林空间在哪里、技术保障如何跟上,都是需要进一步解决的问题。

  树进人退

  为未来腾出生态空间

  其实,营造红树林,浙江人并不陌生。

  早在上世纪50年代,浙江就尝试引种过红树林,规模较大的就有十余次。最多时,全省曾累计种植红树林面积1700公顷。

  但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步伐加快,红树林的栖息空间被分割取代,当年幸存下来的已所剩寥寥。

  现在去乐清西门岛,还能见到1957年从福建引种而来的红树林,不过面积从鼎盛时的150亩,萎缩到3亩。这批红树林当初引种,是用于保护海堤、抵抗台风和自然灾害。后来因修建堤塘、围塘养殖,红树寥寥无几。

  直到近十年来,红树林的生态价值逐渐为人所知。通过抬高改造滩涂、人工栽种移植红树林,如今分布在西门岛的红树林又有所增加。《行动计划》发布后,西门岛区域正是我省红树林修复和营造的重点区域。

  细数过往,红树林在海岸线上的每一次进与退,都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折射着人与自然的相处之道。

  为更好地保护红树林,2017年,在省林业部门指导下,苍南创建了红树林省级湿地公园。

  当下,苍南有一项眼光更长远的行动正在展开。当地计划腾退一部分围塘养殖,“退养还湿”留出空间,再种植100公顷的红树林。

  “给红树林提供生态修复的空间,也是给未来留发展空间。”苍南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杨加利说,从向海要地、挤占红树林的生存空间,到“退养还林”、留出空间,一退一进间是理念的转变。

  其实早在2014年前后,因为生态破坏,沿浦湾的养殖业就已经难以为继。“以蛏子、泥蚶等传统贝类养殖闻名的沿浦湾,从产量到质量持续下降。”沿浦镇农办主任陈诗凯说,离岸200米内的滩涂都已无法养殖,生态环境严重退化。

  “退养还林”得到了沿岸大多数百姓的支持。村里还定下村规:不能进入没有长成的红树林内赶海,保护树木成长。

鳌江口红树林。

  修复生态,是为了未来更好地发展。今年6月初,苍南和龙港两地联合申报了2020年国家“蓝色海湾”整治行动项目。计划用三年左右的时间,实施沿浦湾海湾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修复工程和鳌江河口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修复工程,项目预算总经费达2.97亿元。

  良好的生态环境蕴藏着经济内生动力。眼下,我省正在推进生态海岸带建设。苍南沿浦湾作为浙江海岸线的南端起点,将打造山海兼具型的生态海湾,培育美丽经济,带动周边旅游产业发展。这段时间,已经有多家央企与苍南接洽,准备在保护的基础上,开发这一段黄金海岸线。

  一路向北

  生态探索没有终点

  在人类大规模开发沿海地带之前,红树林才是浙江海岸线上的“主人”。

  考古发现,在温暖的中全新世,也就是大约8000年前左右,浙江沿海的天然红树林,向北蜿蜒分布到了长江三角洲的杭州湾沿岸。

  沧海桑田,时过境迁。受气候环境改变和人类活动的多重影响,目前,天然红树林主要留存分布在福建及以南的沿海地区。浙江乐清湾以南的温州、台州两地的滩涂海域,人工种植红树林的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可以保证一定的成活率。

  不过,科研人员正努力通过驯化培育,让红树林重新回到浙北区域。

  在龙港红树林省级湿地公园里,陈秋夏带领团队,经过了几轮筛选,已繁育出了一种抗寒性好的良种秋茄。它们的“祖辈”已扎根龙港十多年,经历过严寒洗礼和每年的台风冲击。在浙北的杭州湾一带,宁波、舟山等地,都已尝试引种这种红树林。

龙港鳌江口省级湿地公园。

  今年夏天,甚至还有上海临港和江苏启东的科研人员,来到龙港市红树林省级湿地公园。他们把这里的秋茄胚苗,引种到了长江口。

  “现在仍在试验阶段,还难言成功。”陈秋夏说,秋茄的致死温度大约在零下8.6摄氏度左右,浙北的红树林要真正成林,成为海岸卫士,还必须经过多年的持续考验。

  对红树林来说,与严寒相比,更大的威胁来自另一种生物——互花米草。互花米草原产于北美大西洋沿岸,上世纪70年代引种到国内,用于防风消浪、保护堤岸。但这种植物有很强的侵略性,一年就能长到1.6米到1.8米,这几乎是红树林五六年才能长成的高度。与红树林不同的是,互花米草是其他生物的灾难,它致密而发达的根系剥夺了许多生物的生存空间,造成生态系统的破坏。

  不过,这两年浙江的科研团队找到了一种综合破解的方案。现在种满了红树林的温州树排沙岛,原本被密密匝匝的互花米草所覆盖。科研人员在此做了小规模的试验,先用专门杀灭互花米草的专用环保药剂,预先给红树林营造适宜的环境,再辅助红树林成长。

  “目前来看效果不错,但后续管护要跟上。红树林造林管护措施至少要3年以上, 极为重要的是及时清除互花米草等竞争性杂草。”陈秋夏说。

  十年树木,百年成林。浙江营造红树林,风风雨雨已近70年。从挑选宜林地到培育良种苗,再到后期的养护,红树林的修复和种植是一个长期的系统性工程。要让红树林再次守护浙江海岸,不能仅仅靠政府和科研人员,还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和努力。


稿件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