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比男人更懂男人

大健康9.4万阅读

本报记者 何丽娜 张冰清 通讯员 王文婷 陈旭婷

“怎么是个女医生!有男医生吗?”一位中年男子拿着号子来到杭州市一医院泌尿外科诊室,可等候许久的他并不急着看诊,反而有些尴尬地想离开。

还有一次,一位50来岁的父亲陪着23岁的儿子前来,看见坐诊的女医生谢玺,父子俩都震惊地看了眼对方,异口同声问:“你们今天有没有男医生?”

作为一名泌尿外科女医生,科室里起码有3/4是男病人,每每坐诊时,谢玺都不免遇上类似的情景。“毕竟涉及私密部位,况且还得查体,我能理解。”

image.png

杭州市一医院泌尿外科的谢玺医生(右)和科里的女研究生们。

杭州市三医院的潘慧仙主任医师从事泌尿外科工作已将近20年,对于这些情景已十分坦然。而在泌尿外科女医生刘芸(化名)眼里,人可以分为男人、女人和病人。病人被排除在两性分类之外,没有性别。自从2010年入职浙江某三甲医院,刘芸已在泌尿外科当了10年医生,是科室30多名医生中唯一的女性。 

“不把自己当女人,不把病人当男人”,忽略病人的性别属性,既是职业素养提出的要求,也是她多年来化解尴尬的妙招。

耐心与坦诚,让他们认定这位女医生

面对那对惊讶的父子,谢玺是这么说的:“普通门诊只有我一个女医生,专家门诊有男医生。如果你们信得过我,大致先讲讲是什么病症,我可以给你们指指看哪位专家更对路。”

谢玺太清楚这些病人了,他们来医院就是为了解决问题,只是乍一眼见到女医生,便在渴求的心理中增添了一些顾虑,只要耐心引导,多数病人都是能慢慢接受的。

果然,这对父子觉得谢玺的话很在理,便坐下来讲起了那个难以启齿的问题。“医生,我那方面不太给力,勃起不坚、早泄,我自己在网上买了一些药吃过,但没什么用……”先是儿子结结巴巴说了个大概,接着父亲又补充道,“23岁了,我们准备帮他操持婚事了,可这毛病不治好,以后结了婚也没法幸福啊!”

“性功能障碍的原因其实蛮复杂的,你得先做相关检查,才能针对性用药,即使你去看专家也得先查这些内容,由你们决定去专家那检查还是我这查好再看专家。”谢玺帮他们做完专业分析后,把最终决定权交由患者和家属。

或者是被眼前这位女医生的热心与坦诚感动,父子俩选择了在谢玺这里做检查,而结果出来后,又还是来找她出诊疗方案。第一次,他们拿着药先回家试试看,没想到还真有所改善。之后,他们坚持找这位可信的女医生随访了半年。

“前段时间这男孩给我发微信,说已经办好婚礼了。”说到这里,谢玺身为泌尿科医生的成就感,溢于言表。

image.png

专业干练背后,隐藏尴尬困扰

刘芸是误打误撞选的泌尿外科,当年本科轮转实习时带她的是一位泌尿外科女医生,她被对方的专业和干练吸引,毅然进入了这个男性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学科。

许多年后,她一步步从医学生、主治医生成长为副主任医师,才知道专业和干练的背后,还隐藏着尴尬和困扰。 

比如,有些男病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明明没有什么不适,还特地挂女医生的号,要求她们给生殖器查体。 

包皮手术时,有些男病人比较敏感,听到女医生的声音或者在某些操作下会不自觉地勃起,医生病人面面相觑,场面尴尬到空气仿佛都凝固……每每此时,男医生就主动和病人聊天转移注意力,减轻生理反应。 

年轻时遇到这些情况,刘芸常常羞得面红耳赤,内心不免有些抗拒。但现在,经验老道的她已经能淡定自如地处理各种意外状况。 

视觉中国供图

曾经有一个外国病人来到她门诊,声称自己有前列腺炎,坚持让她做前列腺按摩治疗。刘芸说,这个治疗方式本身就存在争议,除了一些私立的男科诊所,正规三甲医院临床上已经很少做了,而且当天她的手指刚好被划伤,伤口还隐隐作痛,就婉转地拒绝了对方的要求,介绍了其他更科学有效的治疗方式。 

病人听完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神情,笑嘻嘻地用不标准的中文继续请求。刘芸一脸严肃看着他,“如果你坚持要做,我可以找同年资的男同事来。” 

说完,她转身就找来一位男医生帮忙,“你越害羞,他越来劲。你冷静处理 他反而觉得无趣。”

刘芸强调,这些尴尬难堪的情况只是她15年从医生涯的小插曲,碰到的次数并不多。大多数情况下,她和病人的相处模式和其他科室没太大差别。 

虽然泌尿外科男病人相对较多,但她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个男性科室,“作为医生,病人是不分性别的。” 

视觉中国供图

女医生服务女患者,更舒心

在刘芸的简介里,除了泌尿系结石、前列腺疾病、泌尿系肿瘤等常见的泌尿系统疾病,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方向——女性泌尿外科(尿控)诊治。泌尿外科有1/4的女病人,稀缺的泌尿外科女医生因此特别受女患者们的欢迎。一些保守的女患者,尤其是有些老年女性,无法接受让男医生检查隐私部位,泌尿科女医生的存在让她们就医多了一个舒心选择。 

“女性盆底健康越来越受重视,虽然在医生眼里人是由细胞构成的,但由女医生来服务女患者肯定会方便许多。”对此,谢玺也是深有同感。

刘芸曾接诊过邻省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她多次生育后盆底肌松弛,造成多年压力性尿失禁,但因为缺乏重视、羞于就诊,一直拖着没有治疗,病情越来越严重,但老太太就是不情愿看病,“让男医生检查,多难为情啊。”

子女上网搜索一番后,发现浙江这家医院有女医生,赶紧挂了号子带着老妈来到杭州。 

刘芸说,全国范围内,江浙沪泌尿外科女医生数量算比较多的,她所在的一个浙江省泌尿外科女医生微信群,里面就有四五十人。所以,不少外省的女患者会跨省挂号,专门找女医生看病。

“我之前在基层医院工作,前几年刚来杭州工作时,人生地不熟,早积累起的也是最铁的病人就是一群广场舞大妈。她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漏尿问题多年,以前因羞于启齿一直没看,后来有一个人经我看好,其她人便一个接一个来门诊。”潘慧仙说。

有一位83岁的老太太,因抗利尿激素分泌异常,一个晚上得起夜20多次,前段时间来杭州的女儿家住,特地打听来找女医生看。经过潘慧仙的治疗后,现在起夜次数已减到三五次,能好好睡觉了,老太太的精神面貌顿时好了不少。

有时候,她们也会心疼 

作为泌尿外科女医生,刘芸自认已经“麻木”了。但在某些特殊时刻,她还是不情不自禁地会跳脱出医生的职业身份,下意识地用女性的视角看待病人和家属。 

一次急诊值班时,刘芸遇到一位妻子陪着丈夫来就诊,丈夫夜里突发尿痛、流脓,检查后确诊为淋病。缺乏医学常识的妻子不知道淋病传播途径,还心疼地问医生,“是不是我老公工作太累了?”

“听完真的一口血吐出来。大家都是女人,肯定是感觉很心疼的。但我们也只能婉转地跟她科普一下。” 

还有一次,一对新婚夫妻来看男科,丈夫当着妻子的面承认,她不在的时候是可以的,只是和她一起的时候不举。

刘芸心里一酸:傻姑娘,他只是没那么爱你啊。又或许,是你太强势,让他没了自信。

视觉中国供图

做她们的儿子,是幸福的

泌尿外科女医生,或许会让某些男患者觉得不好意思。但有幸成为她们的儿子,却无疑是幸福的。因为妈妈虽然身为女人,但专业让她们比一般的男人更了解男人。

就在前几天的门诊中,谢玺接诊了一个十来个月的男娃,包茎、包皮感染,双侧睾丸还不在阴囊内。这个诊断着实把孩子妈妈吓得不轻。“其实这些问题只要家长多加注意,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避免的。”谢玺感叹道。

谢玺有一个2岁的儿子,无论工作再忙,她每天都一定要帮他洗小JJ。“我手法比较熟练,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她打趣说,“应该是出于‘职业病’,儿子出生时,人家妈妈见第一眼时都会抱到胸口亲密接触,我是去看是否‘隐睾’,伸手一摸两个‘蛋’都在,确认生殖器正常,就放心了。”

因为在门诊中遇见过形形色色的病人太多了,泌尿外科女医生们都会感叹“养儿子太难了”!潘慧仙所做的,就是在儿子的成长中一路“保驾护航”。

“每年到了寒暑假,我们就得为小男孩们的包皮手术加班加点。”潘慧仙说。

今年,小伙子已经长大成人,去大学报到前,她从网上下载了一堆关于性传播疾病的科普图片,让他认真学习,并反复叮嘱“男孩子也得保护好自己”!

而潘慧仙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就在几个月前,她病房里住了一个17岁的小男孩,得了尖锐湿疣(一种性病)住院手术。陪床的女朋友年纪也很小,潘慧仙提醒她,这病会通过性接触传播,男朋友已经确诊,让她抓紧也好好查查。

越来越多女生投身泌尿外科

“其实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人发现泌尿外科女医生的好,而选择从事这个专科工作,就拿我们科现在带的研究生里有3个女孩子。”谢玺说。

现在,刘芸也承担一些教学工作,她教的12个学生中有3个是女生,比例有所提高。对那些未来的泌尿外科女医生,她最大的叮嘱是:“要健身!” 

她说,泌尿外科短平快的手术较多,所以手术数量大,这就要求医生有强健的体魄。对她来说,体力才是职业生涯最大的考验。 

“我以前不锻炼身体的,现在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明显感到体力跟不上。如果女生对这个学科感兴趣,最好年轻时就养成健身的习惯,这样临床上才会更有干劲。”

视觉中国供图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80****5236
180****5236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报道

纵马驰骋
纵马驰骋

医者仁心

133****0126
133****0126

就像妇产科的男医生一样

mmhy
mmhy

小时新闻报道出来的是信得过的,为她点赞。

中年人
中年人

有点尴尬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