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而忘归,​18位作者,为临安的79家民宿写了一本文学书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雯

对于《山野民宿》来说,这是一场迟来的首发式。

因为这特殊的一年,这套书虽然已经于半年前进驻全国各大书店,但一场“官宣”还是由春末延到初冬。

11月20日,《山野民宿》新书首发式在杭州晓风书店举行。

不过,和春天一样,此时也是江南最好的季节——正合这套书的气质。

《山野民宿》的体量不小,它分为两册:《山野民宿:从山中来》《山野民宿:到山中去》。

《山野民宿》
稻田读书 主编  化学工业出版社

自2019年秋天开始,临安区文旅局邀请了18位作家、媒体人,深入山野,遍访美好的民宿和他们的主人。

书中写了79家民宿,每一家都有故事;每一位民宿的主人,都对生活有独到的体会与想法。18位写作者坐下来,与主人喝茶,聆听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写下一段段悠缓的文字。

你在任何时候深入临安的民宿,都可体会书中文字间散发的那种山野的味道。比如,“住”进这初冬最深的秋意,读张鸥的《枫树山舍·枫林的秋是蜜糖做的》——

山里的秋天熟透了。硕大的果实自枝干垂下,几乎快要听见崩裂的声音,阳光好不吝啬地洒在绵延的山坡上,瀑布飞水流的低音……

接下来的这个夜晚,枫树山舍浸泡在树叶和星辰的影子里,一切都比白天的时候更打动人心。阿邵在庭院里支起桌子,山林的秋色几乎囊括在这顿晚餐里:青菜碧玉色的,嫩绿的牙尖在磁盘里支棱着,鸡汤里浸泡着蘑菇,还有笋尖,鲜美得不像话,像是整个秋天那样甘美。

是的,如张鸥所写,枫林的秋是蜜糖做的。

而在山野,除了秋,春有春的蓬勃,夏有夏的热烈,冬有冬的静美。《山野民宿》,不仅呈现民宿,更是呈现了山野之间的生活样式。

作者们只需沿着内心的道路,如周华诚在本书的序言中所说:“深入森林花朵茂盛、溪流潺湲之处,寻访一家家民宿,听民宿主人讲述各自的故事。在太湖源头、天目山林,在大明山下、野放茶园,一家民宿就有一个悠长温暖的故事,一家民宿就有一种独特美好的生活,一家民宿就有一段奢侈而理想的时光。”

《山野民宿》由化学工业出版社出版后,作为本书的策划人兼作者,周华诚时常收到来自各地的读者手持这本书打卡实体书店的照片。

为79家民宿创作一本纯文学书,而且还是全国上架的畅销文学书,这是之前绝无仅有的操作方式。

临安区文旅局副局长陈伟宏,也是《山野民宿》的推手,在首发式上,他结合自己从事二十多年乡村文旅和民宿产业的经验,分享了出版《山野民宿》的缘起和初衷。

陈伟宏很看重文学的力量,在他看来,随着大众消费的理性,单纯注重图片与信息类,对于民宿的推荐,已经不是最好的方式,所以,他更看重这种写作者对民宿深入其间的书写。

“我们希望将民宿变成一个不只是睡觉的地方,而是旅行中的一部分,让游客们能够享受到这山野的美好。希望能够通过《山野民宿》这本书,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临安民宿的魅力。”陈伟宏说。

为此,临安做了很多,只是就一本书的呈现而言,他们采用很低调的方式,把书做好了,在一定程度上就把民宿的宣传做好了,书间的文字仅有一个目标——让越来越多的人,用更走心的方式,了解临安民宿。

各地相对成熟的民宿文化打造,都提出了自己的概念,临安会打出怎样的品牌?

“山野民宿”或是一种选择。

“《山野民宿》对临安境内的民宿群体进行梳理,筛选了一批优质民宿,提炼出‘山野民宿’的整体概念,树立了临安精品民宿整体品牌的标杆,推动了精品民宿小集群建设,带动全区域民宿的品牌。”杭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规划和资源开发处副处长洪良均说。

我们常说——身未动,心已远。而“山野民宿”也可以让人身心俱动的,在繁忙的都市生活中,过两天有品质的山野生活,并非遥不可及。

为此,临安民宿将持续践行“五个一”。

“一桌乡村土菜、一份伴手礼、一条体验线路、一个农家小菜园、一间文化书房”,“五个一”到底是怎么样的?陈伟宏时常走到“山野间”,与民宿主人讨论如何将其有品质、有个性地实现,就在很多人“从山中来”“到山中去”的过程中,我们就身处在了美而忘归的生活之间。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