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已喜提初雪,我们在朋友圈看雪:希望这场瑞雪是一个新的开始

深度178号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黄小星 张蓉 

周日小雪,北方却已大范围迎来初雪,乃至大雪。

网络上,黑龙江东方学院的学生冒着风雪去上课,他们自发排成大雁飞行的队形,以此抵御风雪,宛如长征一般。壮观而温暖。

朋友圈里,在哈尔滨亚布力参加企业家年会的北京互联网公司员工老蕾,因为疫情,这次出差做了两次核酸检测。而更窘的是,又接连遭遇航班被取消、公交没赶上的不快。但她依然穿着不防滑的鞋子,走在雪地里,一路向前。

网络上,故宫外成群结队的年青人冒着风雪排队等候,她们穿着大观园里十二金钗披的五彩斗篷,去赶一场恰逢故宫600年之际的瑞雪美景。

朋友圈里,从小在广西长大的新上海人俊翔,过去20多年里没有见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下雪。但就在11月21日,他幸运地走进故宫,遇见鹅毛大雪。

网络上,一个已经两个冬天没有看过家乡雪的哈尔滨网友“葱油慧面”,看到刷屏的大雪心里酸酸的,涌起思念的味道。

朋友圈里,一个到北方求学的南方学子和同学们在大学校园里玩雪拍照,心情比前两年初雪时都要激动。虽然因为疫情,原本打算去长白山的计划搁浅,但希望今年这场略晚几天的初雪,可以是一个新的开始,让一切都恢复如初。

朋友圈里有很多人,云赏这场北方初雪的心情,是欣喜而纠结的:想去雪乡,想去故宫,但转瞬听到南北零星不断的疫情又起,心升顾虑。就像远在莫斯科的舟山姑娘小李,在玉树琼枝的莫斯科大学校园,格外期盼反弹的疫情早日结束,能带家乡的外婆和妈妈来这里看雪。

瑞雪毕竟是美好的。美好的更是希望在我们心中升起:瑞雪兆丰年。我们和疫情战斗了一个漫长的冬季,这个冬天,我们不再像以往一样害怕,我们会像鹅毛大雪覆盖世界一样,洗刷掉过去一年所有不好的记忆。想去就去、说走就走的那一天离我们不会远了。

“我在雪地里战战兢兢,生怕闪了老腰”

老蕾  北京互联网公司员工 坐标哈尔滨亚布力

这次的雪中行,可谓是“人在囧途”。

我是去参加亚布力论坛的企业家年会的。还没出发,在去机场的路上,我就被航空公司告知航班已经取消,牡丹江机场已经关闭。当时,那边已经开始下大雪了。

我们在首都机场等了几个小时,计算着坐哪个航班合适。等到最后确认,剩下最早的票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的了。也因此,落地哈尔滨后,已经没有高铁再去亚布力,只能在哈尔滨先住一晚。

第二天早晨5点,我们起大早出发去火车站时,才发现酒店外已经一片白茫茫。酒店门口的积雪也已经有5厘米左右,马路上的雪更深。

一路又是遇到不少小状况。譬如会场离住宿酒店远,有山路,雪厚路窄,摆渡车开不快,造成拥堵。从会议第二天开始,很多参会的人就开始焦虑回去的问题,到了最后一天,大家忙着抢机票和高铁票:在微信群里,不时传来暴雪预警和航班取消的消息。虽然亚布力的雪景确实很美,但大家无暇,也无心欣赏。

在路上,我们收到消息,上海新增2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也因此,之前参加过上海进博会的我,在亚布力被查了两次核酸检测。

我的鞋子不防滑,走在雪地里战战兢兢,生怕闪了自己的“老腰”。在哈尔滨坐公交车时,眼看差几步就到车门,司机迫不及待地开走了,让我在夜晚的寒风中多等了半小时。

哈尔滨人很会玩儿,公园里,有人面对着皑皑白雪放声高歌;路边,还有人堆了个雪滑梯。更兴奋的是那些来这里旅游的,这几天车上路上,到处都能听到纯正的粤语,或者南方口音的普通话。

虽然连回京的航班都是取消后重新订票,但也让我发现,哈尔滨其实是一座宝藏城市。祈愿一切平安顺遂,我能再来这里,真正放松地玩儿一次。

“我幸运地在故宫看见人生真正意义的初雪”

俊翔  上海互联网公司职员 坐标:北京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从空中落下,与故宫的红墙黄瓦互相映衬,感觉就像穿越历史一般,奇妙又梦幻。我难以找到恰当的词汇,来描述这带给我的震撼。

北京、初雪、故宫……当这些元素都叠加在一起摆在我面前,连我自己都在惊叹——运气也太好了吧!

我平时生活在上海,由于今年购买了吉祥航空的随心飞产品,大概10月底,我就计划好这个周末到北京看望几个多年没见的朋友。

我小时候去过一次故宫,但时隔多年,记忆已经不太深刻。我和朋友当时就决定,这个周六约在故宫。“双十一”我抢到了故宫的门票。

我从小在广西长大,过去20多年里,我没有见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下雪。唯一一次对雪的见证,发生在武汉,但那场雪是在半夜飘落,我只在第二天早上看见雪停后的模样。

在接二连三的巧合下,今天,北京彻底满足了我的心愿——早上8点左右,雪花从空中飘落;两小时后,当我和朋友走进故宫,雨夹雪又变成了鹅毛大雪,足足持续了一个上午。

在故宫里,看着漫天的雪花翻飞,对我来说,太意义非凡了!

今年,我工作刚满一年,坎坷又特殊。但我相信,这场幸运的雪预示着一个幸福的开始,会打开更加美好而全新的一年。我希望这种幸运,会延续在我明年的工作和生活中,它一定能洗刷掉今年所有不好的记忆。在新的一年,愿所有人都健健康康、事事如意。

“希望这场初雪就像是一个新的开始”

郁金惠  吉林化工学院学生  坐标:吉林市

作为一个到北方求学的南方人,这是我在东北度过的第三个冬天。

11月19日下午两点左右,吉林终于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这场初雪比往年来得略晚几天,却比以往更加猛烈。漫天飞雪,断断续续一直下到了第二天早上十点。

从我的宿舍往外看,吉林化工学院整个校园好像都变成了一片蒙着白纱的仙境。我和几个同学兴奋地跑下去玩雪、拍照,心情比前两年初雪时,都显得格外激动和感慨。

从困在家到困在学校,疫情几乎改变了我这一整年的生活。上半年,我们一直在家上网课;下半年开学后,学校也对我们的出行进行了各种限制。今年冬天,我和同学们原本打算去趟长白山,说不定还有机会看到长白山的雪景,可受疫情影响,这个计划只能搁置。

可算起来,我的大学生活只剩下一年半,如果大四回到南方实习,留在东北的时间也屈指可数了。

于我而言,希望这场初雪就像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希望它能驱走这场疫情,让一切都恢复如初;我也希望能抓住剩下的校园生活,创造更多丰富精彩的记忆,让它们像这雪景一样美好。

“格外希望反弹的疫情尽早结束”

小李,浙江舟山人,现在莫斯科大学读博

今年莫斯科的雪,似乎比以往来得更早,也更大一些。

初雪的到来,总归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行走在雪地中,雕像上落满了雪,鸽子也在玉树琼枝下散步。有两个女孩叽叽喳喳地堆雪人,一个女孩发现雪人的衣服没有口袋,还给它做了个口袋,口袋里插上树枝装饰。我所在的莫斯科大学,本来就是个景点,一下雪,更是充满了异国风情。

今年再迎来雪,心情难免和往常有些不一样。今天,我就要去给朋友收拾行李——疫情爆发后,她在国内,一直没有回来。我也快一年没回过老家了。

记得疫情最严重时,周围大大咧咧、不戴口罩的同学让我十分恐慌。我隔壁就住着一对甜蜜的俄罗斯夫妇,为了减少风险,我每天只出门一趟接水,连在寝室洗澡洗头都戴着口罩,有次口罩被浸湿了,差点透不过气来。

现在,我对疫情的心态没有了当时的恐慌,只是一些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因为疫情,各种展会活动少了,我失去了许多兼职赚外快的机会。很多来俄罗斯留学的学生,家庭条件都不是特别好,还需要多赚钱补贴家用。

望着今年的白雪,也勾起了我一直未能实现的心愿,就是带还在老家的外婆和妈妈,也来欣赏这样的美景。也因此,格外希望反弹的疫情尽早结束。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空自凝眸
空自凝眸

美丽的雪景。

清欢
清欢

瑞雪兆丰年

189****5180
189****5180

真好看!

138****0886
138****0886

期待杭州初雪

176****8735
176****8735

还在穿短袖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