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帖爆了,满满回忆溢出屏幕!百箱黄岩蜜桔免费送今天最后一天,还没参加的,赶紧上车

在浙里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朱丽珍

image.png

昨天,小时新闻“逛吃研究会”推出“记忆里的糖水罐头·说故事送橘子”活动(详情点这里),100箱黄岩蜜桔免费送,诱惑很大,在我们的群组“逛吃研究会”里,已有150多位读者发帖参与。

大家讲述的一个个小故事,有关亲情、爱情、友情……充满暖暖的、甜甜的回忆。有人说,这波回忆杀威力太大,感动老泪,把我们集体拉回到小时候。

image.png

很多人发帖,小时候只有生病,才有糖水罐头吃——

136XXXX9378:小时候可是只有生病了才能吃到橘子罐头,特别是发烧的时候,感觉自己都有了某种特权,可以开口要一个糖水橘子罐头。我爸会去给我买来,我靠着他的背和他一起回家。橘子罐头吃下去冰冰凉凉的,感觉病都好了一半。一晃30多年过去了,小时候靠山一样的父亲老了。

星儿:小时候总是盼着生病,因为生病后妈妈会破例买一瓶糖水罐头给我独享,那是仅次于压岁钱的欢喜。有一次,妈妈住院了,妈妈回忆说,我一个小小的人儿拉这爸爸去供销社,垫着脚尖指着橘子罐头让爸爸买,爸爸说乖,现在不吃哈,妈妈在住院。可是我执拗地不走,僵持了许久,爸爸叹口气买了一瓶。我捧着广口瓶小心翼翼地来到妈妈病床前,将糖水罐头递给妈妈。爸爸惊呆了,对妈妈说,没想到小人儿这么懂事了。妈妈对我的爱和我对妈妈的爱和糖水罐头一样甜。

回忆长辈和小辈间的浓浓爱意——

咩咩咩:老底子的味道,小时候的回味。“糖水罐头”,是我们这一代人(50后60后70后)甜蜜的记忆。小时候逢年过节,走亲访友,跟着大人,带上几罐糖水罐头,是很奢侈的礼品了。有客人来,大人也会拿出平时舍不得吃的橘子罐头款待客人,这时候我们小孩子最开心了。长大工作后,用领到的第一份工资,买了“糖水橘子罐头”去看外婆,到现在还记得外婆笑开了花的脸。如今,“糖水罐头”成了我们记忆中无法抹去的回味……

吴香兰:“糖水罐头”儿时的回忆,妈妈的味道。小时候家里条件差,小孩又多(自己三个哥哥和我,还有加上舅舅家的三个孩子)哪有什么像样的零食吃,只有等到梨子和桔子成熟的季节才能满足一下我们。那时自家种的梨子、桔子吃不完的,妈妈就把它们洗净煮熟放些冰糖,等凉了装进塑料杯里存放起来,等到过季时妈妈拿出来给我们吃(一人只有一个,自己保管,有时一瓶可以吃上一个星期),有时是考出好成绩时的拿出奖励给我们,那时感觉真的是人间美味!现在看到这橘子罐头就会想起以前的情景,突感时间飞逝如白驹过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唯愿家人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183XXXX2013:我记忆中,小时候能吃到糖水罐头是什么场景呢?它是怎么来的?它在哪呢?是个什么味道呢?是最疼爱我的爷爷开罐把糖水桔子、荔枝倒在大碗里,拿来瓷汤匙让我自己吃,那时候爷爷有时去上海小姑姑那,会带来的,它们会藏在爷爷的大木箱里,还会用衣物盖着,有点小神秘!那时候,我超喜欢吃糖水罐头,一看到就满口生津,酸与甜完美交织,既不单纯甜腻也不过分酸涩,一口一汤匙根本停不下来。那时候爷爷去哪都带着我,有点好吃的都省着给我,骑在爷爷脖子上,坐在爷爷的担上竹篮里,真是快乐,想念我的爷爷!

空中来客:金秋时节,一派丰收景象。作为70后,对罐头的记忆历久弥新。在那个年代,特别是在农村,很少能吃上。记得城里亲戚带给我家一罐,兄弟姐妹五个分着吃了,我们让父母吃一口,都说不爱吃这罐头,年少不懂。等懂了条件好了父母又离我们而去。

有一些听起来心酸的往事——

Mary:小时候家里人口多,经济条件也不好,外加水果少,所以有一次爸爸拿来了一罐桔子罐头,我和妹妹真的是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在家里放了快三个月,好不容易终于过年了,很有仪式感的,家里人聚齐了,再找出开罐头的工具,开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每个人的碗里分到两瓣桔子瓣,还有一小碗糖水,桔子是三两口就下了肚,但糖水的味道一直在我的记忆中,那个清甜甘冽啊,直钻进口里,到心里,一辈子忘不掉啊!

137XXXX6435:糖水罐头对于60、70年代出生的人太熟悉了。小的时候在医院门口总能见到,拎着一网兜的水果和糖水罐头进去探视病人的行人。我只有眼里饱含的热切,口里噙着口水,看着那一罐一罐黄澄澄的糖水罐头。在物质匮乏的当时,没有平常人能够在平时就能品尝到。有一天家里来了客人也拎水果和罐头看望我的父母。我想总算有机会了吧?当客人走了以后,我向父母提出能不能吃一个罐头?结果是只能看不能吃。直到有一次我感冒发烧,躺在床上。向母亲提出,我想吃一个糖水罐头。母亲同意了。啊,我终于吃到了糖水橘子。那沁人心扉的冰凉的糖水。就像快乐的小泉在我身上流动,舒坦极了。所有的美好,直到我父亲出现才被打断。当父亲看到桌上的空罐头“哼”了一声,说我为了吃糖水罐头而装病……长大后,只要看到糖水罐头总会勾连起我儿时的记忆。那时虽然食品匮乏,但心中总是希望更多。远不像现在到了饭点,还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真是岁月如梭啊!

童年趣事读来忍俊不禁——

不拉叽:小时候经常留意拎着线网兜走过路过的人,看的不是人而是网兜的内容,如果里面有水果、鸡蛋糕、甚至是糖水罐头,那一定是去看望病人的,顿时羡慕起那个病人来,希望自己也得个不大不小的病,既可以不上学又可以解嘴馋,可惜一直没有这份“运气”。后来,妈妈的小姐妹小产,妈妈带我去看她,我们只买了苹果、鸡蛋糕,把礼物往床头柜放时,有一瓶打开的桔子罐头,紧紧抓住我的目光,里面还剩两瓣桔子和少许糖水,我时不时地瞄一眼,最后说了一句:妈妈,我渴。大人们早就看见我的馋虫了,阿姨说:这个我喝过的,不能给你,拿这个去吧。说着,打开床头柜的小门,里面还有一罐未开封的,推让了一番,新的打开,倒了小一半在碗里,给我过了嘴瘾,啊!太爽了,来值了,我是真渴啊。

灿烂的笑:我的故事谈不上感人,但却是实实在在的童年记忆。作为70后算是物资匮乏的一代,我们家有四个小孩。在那个时候真的很少有水果零食之类的,因为家里小孩多,我爸爸就会在房子边上种上各种果木。枇杷、梨、葡萄、枣子、甘蔗还有橘子树,橘子树一共有六棵,然后大家分成一人一棵。每年橘子还很酸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摘了吃,从来没有等橘子变黄过。但是那一年大家都以为摘完了,收割的稻草就堆在橘子树边上,谁都没有留意有一个橘子变黄了,被我看见了,那时才是橘子成熟的时候,我们姐妹四个一起吃了最甜的一个橘子。一直到现在,家门口还留着两棵橘子树,现在是整棵树都黄了才会去摘来吃。

135XXXX6738:有时候怀旧是一种享受。多年以前,当我们还住在老墙门里的时候,那个梳着小辫的邻家妹妹总像跟屁虫似地黏着我。有一次她爸出差回来,没多久就见她来找我,神神秘秘地把我带到院子里那棵大树后,树下赫然有小半碗金黄金黄的糖水桔子,碗外还爬着好几只蚂蚁,看到如此诱人的美味,我猴急猴急地端起碗一干而尽,还没从爽滑甜润中缓过神来,我猛地瞥见她眼巴巴地看着我,傻傻地问:好吃吗?我突然明白她还没吃呢,顿时羞愧地无地自容。

多年以后,有一次我和儿子去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吃自助餐,看到了久违的糖水桔子,便倒了一份,儿子耻笑我老土,他哪里知道这糖水桔子埋藏着我一段鲜为人知的童年纯真记忆?

他们对生活有着深深感悟——

139XXXX9021:那年父亲患癌化疗后倒了胃口,什么都吃不下,急得母亲直抹泪。一天父亲用虚弱的声音说想吃糖水桔子,母亲听了像领了圣旨,尽管生活很拮据,母亲倾其所有买了一大堆糖水桔子,她知道父亲喜欢吃桔子。我们俩小孩也蛮懂事的,每当母亲喂父亲吃糖水桔子时我们都会悄悄地躲开,实在馋得不行就狠狠地咽下口水。有一次大概被父亲觉察了,他对母亲说:有点吃厌了少吃点,分点给孩子们。母亲虽然知道是父亲的托辞,但还是舀出几瓣倒了点糖水给我们尝尝,我们小心翼翼地品尝,先在鼻尖嗅,再用嘴吸,最后慢慢将桔瓣滑入食道,这简直是当时最美味的东西,至今记忆犹新。

那段岁月日子过得很苦,但糖水桔子伴我们一家人相亲相爱相扶相携的情景很甜。四十多年过去了,庆幸的是父亲依然健在,依然爱吃桔子……

苏苏:出生在80年代的我们,童年时期生活条件都不好,家里基本没有什么零食,小时候去外婆家,外婆总会拿好吃的给我,后来才知道那些都是外婆生病亲戚探望的时候送的,可外婆自己却舍不得吃,留给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橘子罐头,轻轻一扭,打开瓶盖,一股柑橘独有的清香弥散开来,浸泡在糖水中的橘瓣,色泽金黄,粒粒饱满,令人垂涎欲滴!如今外婆离开我们已经10多年了,看到小时新闻这个活动,让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童年时光,回想起外婆对我的各种好!我现在有能力回报的时候外婆却不在了,所以朋友们一定要珍惜眼前人,不需你花多少金钱多少精力,推掉一些无聊的应酬,多陪陪他们,你会发现,他们快乐了,你会更加开心,幸福,就是这样简单。珍惜眼前人啊,给身边人以快乐,更让自己,不留遗憾!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了。今天是活动最后一天,如果你还没有参与,赶紧来“逛吃研究会”发帖,帖子标题注明#糖水罐头#,被小时新闻选中的动人故事,有机会获得一箱今年“抢鲜”上市的黄岩蜜橘,特别感谢黄岩交旅集团对本活动的支持!如何参与,详见下图——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老葡萄
老葡萄

有人曾经问过我,一年四季中,你最喜欢哪一个季节,我的回答是秋天,因为它没有了夏天的酷暑,没有冬天的严寒,在这个季节里我们彼此拥抱,可以感受对方的温暖!你问我风隐幽,吹散蝉儿只只不休,这是我和ta的故事,我们相逢于金陵的秋天,沉醉过那满山的梧桐树,只因ta说“我喜欢”,我们距离上一次见面也已经有1年了,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两地分离,彼此很少再有联系,前段时间偶尔翻到朋友圈圈,配上了一张最美银杏树,文字是陆游86岁写下的诗句“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人有生老三千疾,惟有相思不可医”,才发现虽然两地分离,但始终相信“有些牵挂不能辜负,有些相见永远不晚”,上大学时我们会可以捡一片校园的落叶插在书

最新评论
135****1796
135****1796

甜蜜的回忆

柿子
柿子

想吃想吃

139****3982
139****3982

太甜了吧

小鱼
小鱼

看的直流口水

英姿
英姿

好甜好甜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