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鸟采种收树叶……恩爱夫妻,一起做着世界上最诗意的工作

大美自然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施雯 通讯员 贾兴焕

“你们捡树叶,是用来干嘛的?”

“捡回去吃啊。”

“是炖乌骨鸡汤的吗?”

“对啊。”

微信图片_20201024094815.jpg

大部分时间,朱小红和妻子许夏娟野外采样时,难得遇见个人,能开上这样的玩笑话。

这个季节,杭州湾湿地很多植物都结了种子,采种的任务比较重,当然,还有每天例行打卡的观鸟日志。

微信图片_20201024094904.jpg

杭州湾湿地公园的体量,在华东地区是最大的,它是东亚-澳大利亚候鸟全球迁徙路线的重要站点。

去过那里游玩的人会注意到,湿地鸟类博物馆的裙楼门口,挂着国家林草局杭州湾湿地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站和野生动物监测站的牌子。

微信图片_20201024095430.jpg

在这里工作的,是来自中国林科院亚热带林业研究所(以下简称,亚林所)吴明博士领衔的四位博士,研究方向包括土壤生态、鸟类生态、环境工程、植物生态等。

站里的日常管理,包括野外采样、野生动物监测,以及后勤等工作,则由两位本地村民朱小红和许夏娟夫妇来完成。

他们的工种是实验辅助工,365天全年无休,守护着家门口的“地球之肾”——杭州湾湿地。

1】幼儿园老师爱上蛋糕店师傅

17年前一起来到杭州湾湿地工作

虽然“老板”没有规定上下班时间,但早晨8点半,夫妻两人每天准时到站上岗。

这两天,科研人员出差,湿地这个“家”里的事情都交给夫妻两人。

微信图片_20201024095826.jpg

早晨游客不多,公园里1/3的面积是游客止步的保育区,那里是夫妻俩观鸟的主阵地,公园内一天巡查下来,大约是30公里路程。

带上鸟镜、望远镜和图谱,朱小红开着三轮车和妻子出发观鸟。

1979年生的许夏娟是湿地原住民,家就在公园附近,原先的工作是在村里幼儿园当老师。

比她大4岁的朱小红,是叔叔蛋糕店的师傅,老家嵊州。两人结婚后,丈夫自立门户在慈溪庵东镇上开蛋糕店,生意挺好,小两口日子过得也不错。

微信图片_20201024095845.jpg

杭州湾湿地是滨海湿地,大片大片的盐碱地难以利用。

2000年前后,慈溪农科院所在现在的公园地块开展滩涂试验,找到朱小红的父亲,帮忙种树,公园里的枇杷树、杨梅树就是当时父亲种下的。

后来,公园要筹建,亚林所作为规划设计单位,科研团队开始入驻湿地,他们做实验缺少得力的助手,种树的父亲就把女儿、女婿推荐给了亚林所。

微信图片_20201024100052.jpg

进站工作大约是2003年的事情,当时,夫妻两人看到很多人在海涂地上搞养殖赚了钱,就关了蛋糕店,去承包鱼塘养殖南美白对虾,可惜因为不懂养殖技术,连搞了3年,效益并不好。

湿地公园筹建前,清理了滩涂地上的养殖塘。夫妻俩本来面临失业,如果去附近工厂干活,早九晚五地机械操作,又感觉没意思,刚好站里缺人手,就过来了。

2】草丛藏惊喜,晨起发现黑脸琵鹭3只

还有更多生灵被一一发现

电瓶车奔驰在有些颠簸的石子路上,两边是高大的芦竹夹道,叶片低垂着很是锋利,时不时会打到朱小红脸上,一不小心就是一道血印子。

两边看似平静的杂草从,其实藏着许多野生动物。

微信图片_20201024094909.jpg

有些呆头呆脑的雉鸡,最爱在路边草丛里转悠,它们不太怕人,不过人靠太近了,又会一惊一乍地突然扑腾起来,发出“咕咕咕”的大叫声,把你吓一跳。

这两天,湿地艳阳高照,连即将冬眠的蛇都跑出来晒太阳,差一点,电瓶车就压到一条刚从草丛里探出半个身的大蛇。

微信图片_20201024094900.jpg

在公园麋鹿馆附近一个僻静的水塘,朱小红远远瞧见水面上有一群野鸟,赶紧刹车停在路边,来不及下车,抓起望远镜就观测起来。

后座的许夏娟下车,麻利地支好三脚架,按上鸟镜一言不发地低头观鸟。

“有琵鹭,黑脸的,三只!”

“怎么突然飞起来了,那边是有人吗?”

“轻点,不要出声,它们会靠过来的。”

今天运气不错,夫妻俩在第一个塘里就观测到了全球濒危物种——黑脸琵鹭。

这鸟是全球已知6种琵鹭中最为稀有的,属于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因为扁平如汤勺的大嘴,也被戏称为自带饭勺的大鸟。

微信图片_20201024100519.jpg

除了黑脸琵鹭,这个塘里还发现了18只白琵鹭,红脚鹬9只,青脚鹬15只,赤颈鸭34只,斑嘴鸭约100只,绿翅鸭约100只,大白鹭6只,小白鹭10只,苍鹭49只,夜鹭70只,夫妻俩观测、估算之后,现场就通过无线终端,上传到林业部门的野生动物监测系统。

两人合作首战告捷后,电瓶车又欢快地奔驰了一段路,来到公园最北端一个水塘, 这里有茂密的芦竹丛生,拨开它们出现了一处废弃的观鸟屋。

微信图片_20201024094855.jpg

朱小红在前面开道,用双手和身体帮妻子挡开那些锋利的叶片。

许夏娟就像小鸟一样背对背躲在他身后,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丈夫对妻子的爱意,却通过这样的小动作在真情流露。

废弃鸟屋的收获也不小,发现了不下500只野鸟,主要是罗纹鸭、斑嘴鸭、赤颈鸭、针尾鸭、琵嘴鸭、绿翅鸭等各色野鸭,还要一些小鸻鹬。

微信图片_20201024100639.jpg

3】除了观鸟,还要收集草籽和树叶

与爱人相伴,再远的路程也甜蜜 

除了30公里的湿地公园巡护外,夫妻俩还有海塘外滩涂地的野鸟需要观测。

滩涂退养以后,湿地生态恢复得很好,茂密的芦苇丛让观鸟这件事变得更加困难。

微信图片_20201024094841.jpg

夫妻俩会利用每月初一、十五两天大潮汛的时间出发。涨潮的时候,鸟儿会往岸边飞,夫妻俩每月都有2天要跑完慈溪的全线海塘做观测,来回200多公里。

微信图片_20201024095212.jpg

小时新闻记者跟着他们的那一天中午12点多,野鸟观测结束。

许夏娟赶回站里做午饭,朱小红则跑去外面的滩涂地,继续收集草籽,一直忙到下午2点多才回来。

微信图片_20201024094825.jpg

匆匆用完午餐,夫妻俩人下午的工作是去四个标记树林收集枯枝落叶和新鲜树叶。

除了收集植物样外,他们还要定期收集林子里的土样。这组试验的目的,是对比有鸟林和无鸟林内植物生长情况,和土壤成分分析。

微信图片_20201024095201.jpg

骑上电瓶车再次出发,第一个林子是没有鸟类栖息的杉树林,树下搭着纱网,里面的枯枝落叶需要1个月收集一次。

纱网附近的几棵树上,还要撸下一信封袋的新鲜树叶,回去烘干。

微信图片_20201024094925.jpg

微信图片_20201024094820.jpg

第二个是有鸟林,这里长的是女贞树,地被满满地被“牛膝”这种植物覆盖着,它结的籽有点像芝麻,还带倒刺,人随便一走动,满裤子都是牛膝的种子。微信图片_20201024094836.jpg

女贞树林里混着几株无患子,它的种子又大又圆像龙眼,还黏黏的,和纱网里的女贞树叶混在了一起。

朱小红小心翼翼地纱网里的女贞枯叶一片片挑拣出来,还把林子里的每个纱网都认真清理了一遍。

女贞长得太高,新鲜树叶不好撸,朱小红几次蹦得老高,都没够到,好不容易才抓到一枝。

18年的实验辅助工做下来,夫妻俩在浙江的野保圈内已是出了名的土专家,和湿地也有了很深的感情。

而两人都对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感到满足。

“苦活累活都是他干的呢,比如冬季给鸟类做环志的活,经常要起早贪黑去扑鸟,他从来没让我去受过累,而站里每年几次的外出培训,又把学习的好机会都给了我。”许夏娟说。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