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作文 | 杭州学军中学陈诺:看雪

新教育

杭州学军中学 陈诺

看 雪

张姑娘从小有个愿望,就是去北方看一看雪。雪花大抵是洁白的,会把天地连成一片吧?雪落下来是为了保护春天的希望吧?可惜她没能亲眼见过那银装素裹的冬天——她生在长在最南方。

张姑娘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梦想能生活在北方的冬天里,少说也得经过五六场雪吧。这样的梦想写在作文里,只能得个“安慰分”,虽然写的字数远远多于其他小朋友。张姑娘的妈妈拿到了分数,恨铁不成钢:“南方不也下雪么?看场雪咋就成了愿望与梦想了?”张姑娘低下头,嘀咕:“雨夹雪怎么叫雪呢?雪是另一个小太阳啊!”

大仲马说,人类的全部智慧都包含在这两个词中:等待和希望。在充满希望的等待中,张姑娘的学生时代倏忽即过,她终也没能见到北方的雪,只是在无数张试卷与白本子里,自个儿咂摸点雪的味道……

终于,张姑娘挨到了成家立业。她似乎运道不太好,嫁了个丈夫也来自最南方。她憋了很久,终于在春节的某一天兴致勃勃地提议:“我们去北方看雪吧!”她的丈夫瞪大了眼睛,镜框都滑到了鼻尖上:“春节应该团圆啊,去什么北方?再说,去北方,要准备很多厚衣服和行囊,什么羽绒服雪地靴,多麻烦多浪费多……”张姑娘张了张嘴,嗫嚅着仿佛想辩解,但最后她还是闭上了嘴,黯然移出了房间。“中饭还没做啊?我和儿子快饿死了!”丈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于是张姑娘放下手机进了厨房。手机里正放着不知名的人拍的北方的雪的视频,满屏的亮色照的整个客厅都暖融融的。张姑娘在厨房里狠狠地搓了搓手。没一会儿,客厅的明亮散尽,一切归于黑暗。

又是一天、几年抑或是几十年后吧,张姑娘也记不清了,她从谁的夫人变成了谁的娘,张姑娘用经年累月的付出换来了旁人一声“真是个尽责的母亲”的赞誉。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梵高的这句名言一直在张姑娘内心深处游荡,她的心在呐喊:去北方看雪,这是我心中的一团火,身边的人啊,你们咋就看不到?!你们哪怕只看到这火的一缕烟也好啊。她执念着,像要对年少有个交代。一个平静的假日的下午,她又嗫嚅着提了出来。丈夫和儿子用一样样的姿势横在沙发上玩手机。这次他得到的回应是儿子说:“妈,以后再说吧,我饿了,有什么吃的没?” 她定在原地半晌无声。丈夫抬起头道,“我记得冰箱里还有半个西瓜吧”。张姑娘像是被惊醒了一般,转身向外走去。这一次,她唯有的只是沉默,心底连一丝丝的怨怼都没有了。或许这漫长的沉默里也藏着妥协和别的什么,但是没人想去或愿去揣摩,当然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那天之后,张姑娘不叫张姑娘了。她自己也从心底认可了她叫张妈或是别的什么。

不知哪一天这户人家搬了出去,搬出了他们几代都住的房子。

“听说张妈死的时候,眼还没来得及合上呢!”“啊?莫不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哪能呢!她家又富有又子孙满堂,还个个都有出息!这人哪,命多好!”邻居们闲扯着。

张妈下葬的那天,这个最南方的小镇下了大雪。这场雪比北方下得都盛。纯白的精灵在空中彼此拥抱,有的落在屋檐上,有得试着亲吻溪水。天地都笼罩在一片明亮的温柔之中,张妈的家人搬去了海口,方便升了职的儿子儿媳呆在外企工作。

似乎没人注意到,最南方的这场雪下满了7天,像是迟到了七十五年的,给谁的补偿?

指导老师点评

这是语文联考中的学生作文。

文章中,雪是一个梦愿的象征,想表达现代生活中人们由于各种原因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归于平庸,归于遗憾或沉默。世上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张姑娘”,或者因为社会、因为家庭赋予个人多重身份压抑的天性,在日复一日的所谓“生活”或者“现实”中失去了自我,最终成为了某人的妈妈或外婆什么的,最终没能实现“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雪其实是张姑娘生活里的希望和光明,是她最美好的追求,最后没追求到。文章最后写南方下满7天,是想给别的追梦的人一点希望。

指导老师:姚振娟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