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科会|你们的男神张文宏重回故乡温州,他又爆了哪些金句?

在浙里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章咪佳 史春波 郑阳 吴思娴

视频报道请点击链接

张文宏在2020世界青年科学家峰会之“大健康论坛”上第一次引发全场笑声,是主持人李校堃介绍嘉宾的时候。

李校堃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温州医科大学校长。

当念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张文宏教授”时,全场响起掌声和欢呼声。但是,满场谁也找不着张文宏——“还在路上。”李校堃发现张文宏还没有赶到会场,做了补充说明。

全场欢笑。

以上,是在张文宏发言前大约3个小时发生的一段小插曲。小时新闻记者原本打算数一数,今天张文宏这场发言全场发出笑声的次数。

但是,17:30分,当张文宏正式开始主旨演讲,5分钟不到,全场已经被逗笑n次,金句数不清了——

〖人生的希望〗

“同学们辛苦了,这个点还没走。为什么还在这里呢?”张文宏说。

有女生老远吼道:“等你耶!”瞬间张爸(张文宏全民爱称“张爸”)上身,他先笑了。当然他自问自答肯定自备有“包袱”的——

“因为今天来这里讲课的都是在这个领域特别厉害的院士。但是今天这个体育馆里几千人(学生),最终能够做院士的人大概只有1个到2个吧。

如果你们把做院士作为人生目标,这辈子,你大概率只能做一个loser。

哎,但是还有一个人不是院士,也可以站在这里。

是不顿时觉得人生充满希望?”

〖男生学医吃香〗

“在座的各位为什么选择医学院?

女孩子为了找到稳定的职业?男孩子为了找到老婆?

据我所知,温州的很多男同学,大学没毕业,就已经被‘订’掉了。

也就是说,温州的男医生极其吃香。

所以当我选择上海医学院的时候,很多人说,上海的男医生没有这么吃香。”

截屏2020-10-18下午9.38.55.png

〖他为什么学医〗

“那我为什么选择读医呢?

事实上没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想法,只是被一种疾病所困扰。

从小我因为患有哮喘,经常躺在床上被憋得死去活来。但是没有药物可以治疗。

我父母就把我带到上海去看。

但是当轮船在上海的码头一落地,哮喘就没有了。

我父母故意让我在海边吹着冷风,他们说:‘你风吹得多了,哮喘就会复发,我们就带你到上海医学院附属儿科医院去看。’

但是吹了3天的风,还是不发病。

我后来去看病,医生说,哮喘就是这样的,什么时候发作不知道的。没有特效药,好自为之。

我就回到温州。一回来又发了。

我以为我一到上海就不会发哮喘了。

但其实你们现在知道,过敏性疾病,可能有季节和地域原因,但是说不准。

我后来考到上海医学院读书,哮喘又发了,而且发得非常严重,这时候我就想,早知道考温州医学院(你确定不是因为温州的男医生极其吃香?)。

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不确定性。但是就是这样的不确定性,让我今天站在这里,跟大家谈疫情的问题。”

谈新冠疫情

张文宏今天谈疫情的主题是“科技抗疫的现状与未来”。

“我在上海这么多年,后来又做感染科医生,一直在各种各样的疫情当中一步步过来,哮喘早已经不成为问题。为什么?因为科学、医学,正在以你没有注意到的速度不断发展。”

医学必须基于科学,在科学基础上的人文使医学变得更加迷人。

2003年,SARS袭来时,全球非常恐慌。

比较幸运的是,当时全球共同抗疫,过了一个夏天,病毒突然就没有了。我们也只是采取了一种非常简单的办法,隔离。SARS的全球病例没有超过1万例。

“今年新冠病毒出来以后,所有人以我自己固有的想法也是,今年夏天应该就没有了。”事实也突破了这位经验丰富的传染病专家的估计,在今年夏天到来之前,张文宏开始在不同场合表示,“今年夏天这个病毒绝不会消失,而且在秋冬季节的时候会疯狂的来第二波。”

截屏2020-10-18下午9.52.08.png

冠状病毒通过一代又一代的进化,到今年四五月份,新冠病毒已经表现出强大的力量——向全世界拓展。

但是,向全世界拓展的力量很多,何以我们不害怕(其他的病毒)?

“比如像流感,有很好的药物和很好的疫苗。”2009年,流感死亡人数14万,全球不会因此恐慌。“墨西哥流感”起先病死率是6%,后来一下子降到0.5%以下,“也就是说,这种病毒能充分认识它,它的病死率没有那么高,全球对它放松警惕,当成季节性流感,它的病死率总归可以控制。”

然而,今年的COVID-19表现出如此强大的全球蔓延态势。“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明天早上你们起来的时候,新冠病毒的发病人数会超过4000万。”

如今疫情蔓延的态势,它已经成为一种常驻病毒了。事实上,这个病毒发展到今天这样,在世界范围内已经不大可能被消除掉。消除病毒最好的时间窗口,是中国武汉的1月份到4月份,中国做到了。

“中国为什么能够做到?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科技展示出了非常显著的力量。”

比较2003年,SARS3月份发起,到4月份我们依然一无所知。这一次,从新冠病毒被发现开始,有医生在日常工作中就提高了警惕,从发现病毒到科学家把病毒所有序列全部找到,只花了差不多10天时间。比起2003年应对SARS,这是一种巨大的进步。

截屏2020-10-18下午9.53.09.png

“今天我们取得了防控病毒的阶段性胜利,很多人就认为中国是新型冠状病毒唯一的净土,大家非常自豪。自豪之余,我们要知道,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独立于世界之外的,只要世界疫情没有结束,中国的疫情就不会结束。所以,很多人觉得中国已经取得这次抗疫的伟大胜利,我说请你阅读一下习总书记9月的讲话,是‘阶段性胜利’。”

中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中国的年轻人是一个开放的族群。这是张文宏在这场青年科学家相聚的峰会上,最想和后辈年轻人分享的一个观点:

“这是你们(面朝台下温医大学生)将来要做的事情,我们要让自己更有自信、要让自己更有创造性。唯一有一点我不需要教你们,温州医生永远是世界上最勤奋的医生。温州人一代一代都很勤劳,我们要有更加开放的心态,要有更加自信的心态。”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傅医生
傅医生

张文宏在2020世界青年科学家峰会之“大健康论坛”上第一次引发全场笑声,是主持人李校堃介绍嘉宾的时候。

oubao
oubao

张文宏今天谈疫情的主题是“科技抗议的现状与未来”。——————科技抗议???

最新评论
156****1097
156****1097

蛮幽默的

梦想成真
梦想成真

给温州带来好事。

아저씨
아저씨

张老师好样的

记忆
记忆

科技改变生活

钱玉琴
钱玉琴

很会说话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