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潮| 驶过丰收驶过你

全文艺

□毛艳青

浙江多山,浙西、浙南尤甚。浙西南的父老乡亲,做梦都在盼望家门口能通上铁路,那样无论是往南去赶海,还是向北拥抱长三角,时间成本都将大大缩短。好在衢宁铁路来了,作为一位衢州人,当然想尝个鲜,去隔壁的丽水做一回客人。

由于事先功课没做到位,我的票不是衢宁铁路开通当天由衢州开往庆元的首发车,而是傍晚衢州至遂昌的末班车。这座曾经汤显祖治下的县城令人神往,在世界戏剧史上与莎翁并驾齐驱的汤公更是令人让为之勾魂。

车还在衢州境内,在高架桥上横跨衢江、龙游两个区县,从高处俯瞰即将丰收的田野,金黄的稻谷、成片的甘蔗令人心生欢喜。我们期待丰收的心情,如今天登上列车这般,连远处的耕牛和白鹭都能感受到。他们不再像往常那般只顾着低头干活或者觅食,而是慵懒地享受着难得的休闲时光。车厢内见证列车首发的建设工人热情地通过视频向家人和朋友分享作为修路人的喜悦,在这个丰收的季节,一群创造历史的人又在见证新的历史,在那一刻,他们把交接棒,传给了另一批铁路人。

 

遂昌公路,视觉中国供图

车入遂昌,接二连三的隧道挡住了我望向窗外的视线,我开始闭目遐想。我会遇见一座怎样的城市,那座城市又会以怎样的方式迎接我。驶过全线最长的常乐山隧道,列车将停靠遂昌站。

下了车我有些傻眼,新建的场站公交车尚未开通,出租车还没有就位,就连滴滴都还没上线遂昌站。见我在车站广场外徘徊,在此维护秩序的遂昌行政执法局的几位同志主动上前,其中的袁晓莉主动提出下班后载我一程,当她得知我第二天想参观汤显祖纪念馆时,又贴心地把我放在元立国际饭店门口,告诉我这附近最有遂昌的老底子风味。下车后我在附近找了家老店点了碗馄饨,炒了碗年糕,一个人出行时我似乎对这两样食物有一种近乎痴迷的执念,留着八字胡的老板炒的年糕分量挺足,大快朵颐后我走向酒店。

奔波一天的疲劳在睡眠中消散,睁眼已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吃完早餐,前往汤显祖纪念馆。事不凑巧,赶上周一闭馆,我竟有一种剜心之痛,要知道,我错过的不仅是纪念馆,还有一场名为《盛世元音——中国昆曲艺术文化展》。

上午的遗憾在下午爬汤公园时得到了弥补,在遂昌城区东部,南溪东岸的鲤鱼山上,我瞻仰这位大地的赤子,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翻过鲤鱼山,意味着我这次遂昌之行即将画上句号,我在南溪岸边看这座城市的人们悠闲地垂钓。去乡下扶贫的晓莉提出送我去车站,我没有拒绝。当列车再次穿过目前华东最长的常乐山隧道,我写下这段长长的文字。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星儿
星儿

深情款款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