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潮丨故乡的桂圆白米粥

全文艺

□卢炳根

自1951年冬随家母去祖籍地福建莆田探亲以后,这是我时隔近七十年第一次跨入原乡的地界——涵江梧塘镇西庄村。爷爷奶奶家的祖居前,是那条记忆清晰的石径小道。同行的有我老伴和儿子。

从村东老街向西走不多远,石径小路靠右,由石围墙跨阶而入,就是我祖居的院场。穿过长方形天井,是五桁穿架木结构屋檐的老屋正门,从地面至屋檐有三米多高,只不过在我眼中似乎没有五岁时所见那么高大雄伟,也许是现在身体长高了的缘故吧。

跨过中堂门槛,左右两侧仍是原先的厢房,这本是大堂弟一家的住处。十八年前,他们在祖屋外墙东侧原老屋厨房处建起两层砖石结构的楼房,宽敞明亮,舒适有馨,家电齐全,卫生设备齐有。当年我坐在奶奶房间高脚马桶上如厕时那种战战兢兢的恐惧感再也不会有了。

退出老屋,石径小道的左侧,是三堂弟的宅基地,二十年前建起了两层楼房。那本是奶奶家的龙眼地,当年我和同回故里的二哥、三哥,曾在大堂妹的带领下去摘取金黄色的龙眼。所幸的是门口还留着一株龙眼树,尽管它已年岁苍老,但仍枝叶繁茂,绿荫葱葱,富有生机活力,据说每年能产果百余斤,真可谓老当益壮,也给我留下了童年记忆的窗口。

龙眼树,视觉中国 供图

看到这颗龙眼树,便想起当年奶奶每天早上给我们煮的那碗桂圆白米粥,洁白的米汤中,漂浮着七八颗从树上刚摘的新鲜桂圆,剥去外壳后,露出晶莹剔透的果肉,又嫩又甜又多汁水。桂圆白米粥又好喝又养人,六个月后返回浙江时,我们每人体重都增加了五六斤。

此刻,站在宅前石阶高处环顾四周,才发现四周是一片建造不久的村民住房,鳞次栉比,高低错落,可见故乡的发展。戏台上,莆田仙戏剧团的演员们正在表演社戏“春草闯堂”,尽管我们听不懂莆田话,却被全场数百名观众听戏的热情所感染——只有安居乐业,才能过把文化娱乐之瘾啊。

夜景徐徐而垂,待上班的亲友们下班回来后,我们一起去涵江明珠国际大酒店就餐,和三位堂弟一起三代同堂,享受着重返故乡后的家乡味道。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茉莉
茉莉

1111

132****4728
132****4728

桂圆米粥,明天也试做下

杨文晋
杨文晋

故乡总是令人向往的

136****3182
136****3182

满满的回忆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