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学鼓很酷,但拆了妹妹的玩耍区。家有鼓童,得算算这个面积(上)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宇浩 

这一季《乐队的夏天》结束了,总决赛上,当乐队“重塑雕像的权利”演奏歌曲《sounds for celebration》结尾,黄锦背着一个军鼓,神情庄严地边打边向台前走。每一记敲击的残响,都像打在我们心房的重拳,弹幕上有网友打趣:“这应该是乐夏史上鼓手最长的特写镜头。”

微信图片_20201014131350.jpg

永远呆在舞台最后面、想唱两句话可能连话筒都没有……大多数人印象中,鼓手在一支乐队里,都是“低调我第一,拉风我没戏”的角色。

可玩笑归玩笑,其实放眼整个中国,好的鼓手依旧是稀缺物种,否则两季乐夏的舞台上,也不会出现一个鼓手,同时要以“外援”身份帮好几支乐队打鼓的场景。

而因为架子鼓体积和声响的特殊性,对于越来越多新入坑学鼓的普通人来说,如何一边与时间、空间博弈,一边为鼓手梦而苦练,也成了他们必须面对的命题:普通人学鼓有搞头吗

“临时工”鼓手为啥这么多?那是因为顶尖的太少

今年《乐队的夏天》播出后,就有网友在微博上调侃:“我算是看出来了,跟去年一样,今年还是缺鼓手的夏天。”

随便举个例子,第一期刚播,镜头扫过,刘昕领衔的遗忘俱乐部,坐在鼓台上的竟然是痛仰的鼓手大伟。

甚至是总决赛这样的重要场合,五条人请来帮自己打鼓的,居然是椅子乐团的鼓手邓博宇。

去年,日本鼓手Hayato,被戏称为“加班最多的鼓手”。第一轮表演赛时,穿着黑白间条衫的Hayato,先是帮海龟先生打了一首《男孩别哭》;紧接着摇身一变换了件花衬衫,又帮新裤子打了《别问我什么是迪斯科》。

7bbcf30ddb3b4a078adba818296f074d.jpg

9e751fa361fe44a38d32a03671669beb.jpg

而从两季的乐队宣传照和采访画面可以看出,许多乐队压根就没有“亲生”的鼓手,换句话说,鼓手并不在乐队的官方成员序列中。

随意感受一下——

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键盘庞宽、贝斯手赵梦。

九连真人:主唱阿龙、副主唱阿麦、贝斯手万里。

海龟先生:主唱李红旗、贝斯手蒋晗、吉他手黄巍。

皇后皮箱乐队:主唱卡菈、吉他手阿怪、贝斯手黑轮。

Click#15:主唱Ricky、键盘杨策。

五条人:主唱仁科、吉他手阿茂

Joyside:边主唱远、贝斯手刘昊、吉他手刘虹位

很多乐队,基本三大件”里的两件——吉他、贝斯都有,却唯独没有根正苗红的鼓手。但每次上综艺或者去音乐节的时候,他们都又能请到鼓手。

6a58ae4dfa384a29a7b10efeefb675e2.jpg

timg.jpg

乐队圈里,鼓手的实际数量算不上很少,但是,顶尖的鼓手非常稀缺。导致很多乐队都产生了一种心态:与其把一个水平不咋地的鼓手纳入乐队新成员,不如每次有需要的时候,去“租借”高水平的鼓手,反而更能保证演出效果。

以石璐为例,她一人曾兼任刺猬、nova heart、大波浪三支乐队鼓手,经常背着跟自己差不多重的底鼓,赶去跟不同乐队排练。

周浩是杭盖乐队的鼓手,他告诉记者,自己也是因为一次临时“租借”,最终加入杭盖的。

去年年中,杭盖原来的鼓手,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再打鼓,当碰上正好有一场音乐节,杭盖就找到周浩,让他帮忙救个场。

合作过一次后,双方都很满意,也觉得音乐品味和认知都挺一致,随着演出越来越多,周浩最终以正式团员的身份加入了杭盖。

鼓手张泽浩,去年9月到今年5月,一直是浙江音乐学院的外聘打击乐讲师。他说,所有职业和半职业的鼓手,多少都有过被借用、去顶班的经历。

张泽浩在四川音乐学院读大三的那一年,李宇春作为荣誉校友回学校演出,当时她的鼓手临时有事来不了,学校就找到张泽浩,让他帮忙去打一场。

timg.jpg

之后的一个星期就像打仗一样,张泽浩一边要跟天娱的吉他手、键盘手对总谱,一边自己要把李宇春《冬天快乐》《下个,路口,见》等六首歌练熟,“虽然累,但演出还是很成功”。后来在成都的热波音乐节上,张泽浩又以外援的身份,帮许巍打过鼓。

周浩打了个比方,如果乐队是座房子,那鼓手就是地基和地面,掌控着核心的节奏。鼓手不稳,整个乐队的演出就会忽快忽慢;鼓手没激情,整个乐队就有可能死气沉沉。

“所以,一个三流的常驻人员,一个一流的外援,绝大多数乐队都会选择后者。”张泽浩说。

为了练鼓,哥哥挤掉了妹妹的玩具小天地

杨欣已经三天没理哥哥杨光了,因为要给杨光练鼓腾地方,几天前,爸妈一狠心,拆掉了杨欣在客厅一角的“玩具小天地”。

对于鼓童们来说,空间,有时候是他们练鼓最大的阻碍之一。以杨光一家为例,他两个月前开始学鼓,一开始没买鼓,爸爸负责天天送到机构去练习。但时间一长总是不方便,于是两个大人一商量,给儿子买了套二手的架子鼓。

鼓运到家里,傻眼了,因为杨光在西湖区一所还不错的小学念书,全家人都住在一套50多方的学区房里。两个卧室本来就不大,根本放不下鼓,看来看去,只有牺牲掉妹妹的“玩具小天地”。

一套架子鼓,算上人坐的位置,至少也需要三四平米的空间。如果是50多方的房子,基本上客厅已经被占去了1/3的空间。 

timgQLF84J6Y.jpg

在杭州某音乐培训机构教架子鼓的张华告诉记者,如果家里房子是90平方米以下的学员,多多少少在买鼓时会有些纠结。不少人最后会选择电鼓,体积比真鼓小30%左右,有些还能折叠,便于携带。 

但如果是150平米以上的房子,放鼓的问题基本上就不存在了,有些人还会挑选颜色好看、造型拉风的架子鼓放在家里,相当于半个景观摆设。

张华就遇到过一个土豪学员,刚上手就花3万多块钱买了套墨绿色的“珍珠牌”爵士鼓,摆在客厅正中央,每次有朋友去她家里玩,都会评价“有品味”、“有才气”,“但上了7节课之后,她就再没来过。”

不同于吉他、贝斯、键盘,练鼓时如何把“噪音”降到最低限度,也是每个学鼓者必须掌握的技能。

现在比较流行的做法,就是在鼓皮上铺消音垫,圆圆的一块,鼓棒打上去,就变成了“噗噗”的声音,分贝变低,也不会散开去。

timgTX6U6N6U.jpg

(装了消音垫的鼓)

如果买了电鼓,那就更方便,直接耳机一插,所有敲击的声音就只有自己能听到,完全不存在扰民的问题。

但跟空间、噪音等相比,能否耐得住寂寞“苦修”,才是成为一个好鼓手的关键。

披头士乐队鼓手林格·斯塔尔曾开玩笑:“比达芬奇画鸡蛋更枯燥的,可能就是练鼓了。”想让手脚形成精准的肌肉记忆,除了加倍花时间练习,没有其他捷径。

张泽浩说,他8岁开始学鼓,最狠的时候,每天光是右手不停敲4分音符、8分音符、16分音符,就要练三个小时以上,以至于上了饭桌,都会不自觉拿筷子敲碗边。

微信图片_20201014132720.jpg

(张天恩)

9岁的张天恩,在杭州九拍音乐体验中心学了三年鼓,今年国庆长假,他刚刚获得了九拍音乐节鼓手大赛的一等奖。

最初学的时候,张天恩跟同龄的男孩子一样,也完全坐不住,后来老师和家长用了一招激励法,经常给他看一些“师兄”安雨帅气打鼓的视频。渐渐地,小天恩有了奋斗的目标。

作为Mandarin的鼓手,安雨在这一季的乐夏中大放异彩,第一期中他展示的“四对三”手脚分离,也算是鼓手的基本功之一。很多人并不知道,从2004年开始,安雨就师从九拍的创始人李红育,整整学了十年爵士鼓。

timgMSNHO2B1.jpg

(安雨)

在张华看来,像安雨这样的90后乐手,通过综艺屏幕为大众熟知,对正在学鼓的小鼓手们来说,无疑是一个积极的引领目标。

“不一定非得成为职业乐手,但只要能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坚持下去,就是一种态度。”

下载码.jp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80****2929
180****2929

坚持就是最好的态度

139****5808
139****5808

这个学习过程对环境要求高

133****6616
133****6616

已经阅读

秋天枫叶
秋天枫叶

关注一下

153****8108
153****8108

走过路过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