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杭州这群长者的养老方式,年轻人酸了!

杭州湾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王燕维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在歌词里,夕阳红美不胜收,令人心驰神往。

在人生的夕阳红时刻,谁不想告别琐碎,诗意栖居,过上温馨又从容的生活?我们在泰康之家看到了梦想照进现实的可能,见到了全新的养老方式。泰康保险集团在全国多地为老年人打造了一个个世外桃源,这里衣食无忧、起居不愁,这里往来是知己,出入有鸿儒。

而今,这样的神仙居所已经落子杭州西湖畔。

本月下旬,隐藏在城西山水间的泰康之家·大清谷社区即将开业。此前,小时新闻记者曾先行探访了大清谷社区,清幽雅致的建筑依山傍水,先进智能的科技谙熟老人心。“四季常青大清谷,长寿康老好居所。”一位即将入住大清谷社区的老人当即赋诗一首。

在泰康之家·大清谷社区,我们看到了全新的老年生活模式。不占用儿女精力,充分支配自己的时间,让老人开启怡然自得的人生第二舞台。

父母心系儿女:

选择养老机构享受精彩的晚年生活 

实现养老不“啃小”愿望 

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养儿能防老”的观念正在日趋淡化,不麻烦子女、拒绝“啃小”观念则在深入人心。小时新闻记者在大清谷遇到的几位长者,在期待入住和享受服务之余,言语间谈及最多的乃是“解放儿女”。 

82岁的老人张奇兴和老伴王庭检是首批即将入住大清谷社区的居民。两位老人的儿女均在杭州,对老人照顾有加。“现在吃饭洗碗都不用我们干。”但是这样的悉心照料,让老人心中很是不舍,“今后年纪大了,毛病慢慢多起来了,麻烦他们也解决不了问题,所以还是到这里,医养结合,全部都解决了。”在入住泰康之家·大清谷社区前夕,张老伯满面笑容地感慨:“这样能让小孩腾出时间安排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了。”

张奇兴和王庭检夫妇

与张老伯有同感的还有77岁的赵国椿老人和老伴胡桂英。“我是养老的新兵,活了77岁了还没有住过养老院。”赵老伯自我调侃。但是,这个新兵在入住前,已经考查了杭州市面上大部分养老机构。“一般的养老机构,好像跑进去总有点感觉不太好,我心里不太甘愿去住。到这里来,好像这个观念颠覆掉了,比较开心,有活动有生活,以后住起来肯定很舒心。”

赵国椿和胡桂英夫妇

赵老伯风趣语言的背后,也藏着对子女贴心的关怀。“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家,也有小孩,我们老的(不要)再去给他们增添负担,可以避免的话尽量避免。”赵老伯表示,随着年龄增大,就连炒菜时端锅子也已成问题。“现在能够不‘啃小’,他们也可以专心工作。”

子女担忧老人:

医疗设施要过硬

精神家园必须丰富

在大清谷,记者还见到了一位年轻的中国美院教授项建恒,他在大清谷为上海的父母预定了一套公寓。项老师是背着父母做的决定,“在他们犹豫的过程中,需要一个年轻的声音做出迅速的决定,来支撑他们完成这个选择。”而完成这个决定后,项老师安心了。

中国美术学院项建恒老师

父母担心老了拖累儿女,那么儿女担心的是什么?项老师给了我们一个视角。“作为一个子女,心情真的是很复杂的。”项老师说,复杂之处在于,自己工作太忙,无法时时陪伴父母身旁。项老师也曾想带父母去养老院,但传统养老院的环境远远达不到项老师的要求。

那么,项老师到底在寻找什么样的居所?“老年人要有一个精神家园,有一个精神的生活圈子,因为他们的孤独和精神的紧张、没有安全感是超乎我们这些在职工作的人的,只是他们没法说,他们不愿意把这个压力转嫁给子女。”项先生表示,自己在寻找精神乐园的同时,也在不断考察养老机构的医疗设施。

项老师的高标准在泰康之家·大清谷得到了落实。“我觉得泰康的医疗基础比较好,医疗实力雄厚。”项老师说,他寻找的精神家园,泰康之家也能提供。“泰康能够以老年人兴趣共同体的方式建立一个伙伴圈。这里的老年人不需要带孙子,剩下的就是生活。这是我最看中的。”

泰康之家·大清谷社区水疗中心

同时,项先生提及,作为工薪阶层,项先生替父母做主,卖掉了父母上海的房子,将这笔钱款用于父母安享老年生活的资本。“很多父母总是犹豫,想把房子留给儿女,但是他们其实已经给我们留下了很多东西。”

泰康的“彩蛋”生活:

做个有活力的“年轻老人”

与志同道合者一起再创价值

在大清谷社区,泰康之家给老人带来的惊喜当然不止以上这些。

作为泰康之家的“过来人”,广州粤园的潘爱兰和朱安人夫妇已经在泰康之家住了4年了。对于泰康之家,他们习惯性叫它“家”,而不是“养老院”。潘阿姨和朱叔叔对泰康之家青睐有加,原因何在?且听他们娓娓道来。

潘爱兰和朱安人夫妇

“我是2001年56岁退休。退休的时候,我已经在全国、全世界寻找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养老。”潘阿姨回忆,“当我走遍世界各地,最后觉得理想的养老方式是美国的太阳城。我以太阳城活力养老的方式在电脑上搜索出现了‘泰康’。我们在2012年就到北京参观,2013年就决定,泰康就是我们的养老归宿。”潘阿姨说,活力养老是她和老伴养老的主要诉求之一。

在泰康之家,他们以候鸟式旅居的方式实现了这个愿望。“我喜欢到处走走看看,我把泰康当成我的家,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在他们全国范围这么多社区候鸟居住生活,这就是活力养老。”潘阿姨用“潇洒”来形容两口子在泰康的生活。4年时间,他们旅居了5个园区,走到哪里,哪里都是家人。“我们往往年初提出申请,把三个月的时间平均分配在我们要去的园区,那么,我们的管家就会无缝对接。泰康的服务非常人性化。”

潘阿姨看重泰康的“候鸟式居住”,朱叔叔则十分推崇泰康志同道合的“朋友圈”。“住到一个园区的居民,大家都是朋友,都是一个大家庭的成员,不管是大学教授或者是研究院的研究员,还是企业高管,实际上我们相同年龄的人都有相似的经历,所以大家都有共同的语言。”朱叔叔表示。在粤园,作为“70后”的潘阿姨还自发组建了义工团队,“这是我们70多岁的‘年轻人’应该做的,是我们的责任。”朱叔叔称。

在园区里,每位老人都能发挥所长,实现自我价值。开设课程、组建兴趣俱乐部、著书立作……避开了生活的琐碎,与同仁一道,老年人生活圈子的丰富程度更胜年轻人一筹。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