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开讲㉕ | 援建路上,他们是最美风景

新教育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记者 郭闻

W020200929504161755357_600.png

  “今夜,你在杭城钱江畔,我在青海德令哈,距离很远也很近,你现在往窗外看,和我看到的是同一轮圆月。月光如水洒满大地,也照亮了德令哈城外柏树山顶上的皑皑白雪。或许是身在高原,月亮看起来分外大、格外亮。此刻,我正在备课,恰是九年级数学《圆》这一章节。在万家团聚之夜,我愈发觉得笔下绘出的圆形像苍穹中的月亮,相交圆、同心圆……天涯共此时,你我若比邻。不论爸爸在哪儿,心里始终是牵挂你的。”

  这是一位杭州父亲,写给自己孩子的信。因为放不下青海的孩子们,他在去年主动给自己的支教“续签”一年半。在今年临近中秋的德令哈,写下了这样的家书。

  看到德令哈这个名字,很多人不由自主地会想起海子的名诗《日记》。一句“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扣人心弦。而夜色笼罩中的德令哈,一轮圆月下,许多浙江前往对口支援帮扶的人,和这位父亲、这位老师一样,在异乡,思念着自己的家人。

  我们采访了其中四位支教老师,晒出了远方的他们写给在杭州的孩子的家书(详见今日钱江晚报3-6版)。

1

  如果邮路有声,网络有言,它们会告诉你,两地书承载了多少父母对子女的思念;也记载了多少为了国家委屈小家的奉献,为了获得地区发展舍了小家安逸的情怀…… 

  同学们,你们生活在东部沿海地区,“辍学”这词,离开你们的生活有些久远,只有读哪类学校与读不读得好这样的概念;可是在中西部欠发达地区,还是有一些同学,却因为家庭经济原因而没法继续学业。

  原杭州学军中学校长、获得全国“时代楷模”称号的陈立群老师,在退休支教贵州黔东南州台江民族中学期间,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劝回辍学的学生。

  每年春季开学,总有学生一去不返,有一次有60多个学生辍学,他十分着急上火。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有人说:这是最好的情况了,往年开春会有近100人不来上学。

  有一年,陈立群几次出马劝不回一名执意要去打工的女生;而同时,另一位女生,她的妈妈身患尿毒症,生活拮据,却退回了陈校长给的捐助,咬牙坚持读书,她说:“我发自内心地感谢您的帮助,我始终明白人若不是到了绝境,绝不能靠别人来改变自己的现状,而是要有所作为。”

  最后,她考上了贵州民族大学,并决定毕业后回家乡当一名英语老师。因为她觉得,家乡的孩子英语普遍较弱,高考时很吃亏。

  陈立群扎根贵州台江4年时间,把台江中学的本科率从10%变成了79%,而更关键的是,他改变了家长觉得学习无用的想法,也让走出大山的学生,立志要继承他的愿望,学业有成后再回贫困地区任教,改变当地面貌。

  面对不同的选择,陈立群深有感触地说:“一次次的辍学劝回工作让我明白,仅仅是生活上的贫穷,还是劝得回、帮得上的;而精神上的贫穷,帮起来要困难得多。”

2

  所以,在我省的对口支援、帮扶工作中,更多的是“授人以渔”。

   在德令哈所在的青海海西州,利用“互联网+教育”,成立了浙江省名师德令哈工作室,借助远程视频互动教学系统把浙江的优质教育资源辐射到了海西。浙江之江汇教育广场面向全州4300余名教师开放,共享1200门网络课程、30000个微课资源,为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共享起到桥梁纽带作用。

  此外,2018年以来,我省选派了共两批1180余名援疆教师,数量居全国各省区首位,实施了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全链条式“组团式”教育援疆。

  在对口支援、帮扶工作中,教育与医疗支援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

  浙江省13家省级三甲医院“组团式”帮扶新疆阿克苏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和兵团第一师医院,各市派出医疗队帮扶受援县(市)医院,携手将受援医院打造成为辐射整个受援地区的区域医疗中心;同时加强本土人才培养。每年派出106名专家常驻帮扶、300余位专家短期柔性进疆支援,通过“师带徒”个性化培养医学人才164名。

  在杭州市对口支援和区域合作局的工作计划中,今年将“打好助力脱贫攻坚‘杭州战役’。聚焦贵州从江、榕江两个未摘帽深度贫困县,确保如期高质量脱贫摘帽”。

  教育和医疗,是困扰贫困地区人民的两大生活难题,所以扶贫扶智是脱贫工作的重点,也是对口支援工作的重点。

  我们采访了四位支教老师,在他们写给孩子的家书里,不约而同地都给自己的孩子讲述了一件事:为什么,我们要去支教。

  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大?它能够撬动一个地区的发展,因为它可以改变一个地区的人。

3

  持续了好几年的“马云乡村教师计划”,在每一年评选出100位乡村教师之后,都会把他们带去坐飞机、看大海,带到著名大学进行教学培训。这些老师会像一颗颗火种,回到当地,照亮教育的天空,让当地的孩子,看到前行的方向。

  在我们国家全面脱贫、实现小康的进程中,有这样一个信念“一个都不能少”;在我们国家的“天下观”里,有这样一个理念“人类命运共同体”。

  这就是支援、帮扶的意义,它帮的不只是一笔钱、一件事、一个人,它寻求的是整体的发展和美好未来。

  在我们国家,先进的帮助后进的,发达的帮助欠发达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独有的体制优越。

  如果你已经读中学了,那你一定知道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全国人民众志成城抗震救灾,你那时候尚小,可能没有什么特别感受;同学们都经历了今年的疫情,全国医护人员、志愿者、警务人员……驰援武汉的情景,会是你们成长过程中不可磨灭的记忆。

  许多同学的父母家人,在这场疫情中,都曾驰援武汉。

  16岁的杭州高一女生珊珊的爸爸是浙江省支援武汉抗疫的前方指挥长,她给奋战在一线的爸爸写信道:你们何尝不是倾洒所有?常想和你视频,却总是被接不完的电话不告而终。常想问你睡得好吗,你即便留着深深的黑眼圈却只淡淡一笑道:“挺好的。”我等待着樱花烂漫,我也等待与你一起同享,我更期待着疫情结束时我们的重聚。

4

  因为地理及历史原因,我国各地区间的发展很不平衡,特别是东西部间的差距很明显,平原与山区间的区别很大。

  邓小平同志曾说过一句话: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

  正值国庆长假,许多同学都会和父母出游,或者家庭聚会,享受家庭之乐。但是有些同学,却只能在视频里、在电话那头,与奋战在对口支援一线的爸爸妈妈对话,一解思念。

  我们常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在我们国家,自古以来就有一个十分优良且高尚的传统:取义。很多时候,许多人会选择以小家之义全国家大义。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一声令下,百万大军就地转业,成了农垦工人;大学毕业生分赴四方,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疫情之时,有人告别来不及举行婚礼的新娘,穿上防护服,扎进核酸检测室;有人吻别小小的幼儿,走上抗疫的战场……

  从父母的身上,同学们学到的“家国情怀”概念远胜学校课本给予的教授。

  他们说:我相信有这么一群白衣天使,一定可以战胜病魔;

  他们说:没关系啊,爸,妈,我等你们回来给我过生日……

  最后,我们把支教家书中爸爸对孩子说的话,送给大家:

  “今夜德令哈,清辉满地,一切都在生长,我在心里拥抱你!”

  (感谢浙江省发改委对口支援处、对口帮扶处,杭州市对口支援和区域合作局对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持)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53****0716
153****0716

人人都要有家国情怀!

138****9186
138****9186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132****8819
132****8819

最美的风景

139****5139
139****5139

援建友谊!

一花一世界
一花一世界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