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大伯们一年中最激动的时候到了,蟋蟀打斗视频奉上,最多时这里能有上百人

读城记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盛锐

秋将至,蟋蟀渐鸣,杭城一个延续了40多年的斗蟋蟀“大会”,又开场了。

今天(9月16日)早上10点,小时新闻记者来到中山中路和里仁坊巷交叉口,此时已经聚集了20多人,基本都是60岁左右的大伯。离着场子还有十米,记者就已经听到此起披伏的蟋蟀叫声。

e9c57065a9f123107a7cf84419750f0.jpg

垫上几张纸,摆上一个斗棚,一个简单的斗蟋蟀的“擂台”就搭好了。用一个网兜将两只蟋蟀分别过称,保证在同一个重量级上。

刚入场的蟋蟀比较慢热,都停在一边不动弹。这时,斗蟋蟀的人就会用一根芦苇去“挑逗”蟋蟀,“蟋蟀打斗靠的是牙齿,露牙了就是要开打了。”

884146707f2c4fea2e1ae7b5e2d4b9c.jpg

当两只蟋蟀开始纠缠上的时候,现场就会响起一阵吆喝声。哪一方的蟋蟀先逃跑,哪一方就是输了。

“今天人不多,周末如果是晴天,能有百来号人。”这个场子因为就搭在中山北路的路边,不少路人都会驻足一看,看多了也能评价上一两句。

“岳王路的场子都是蟋蟀爱好者自发组织起来的,已经存在40多年了,在杭州很有名的。”正在一旁围观的程大伯告诉记者,“之前都是在对面的广场上,七八年前,这场子还有个小的蟋蟀交易市场,那会能聚上千把人。”

“从小就喜欢玩,现在又退休了,找点乐子。”家就在附近的程大伯,是一名已经玩了三四十年的资深爱好者。“蟋蟀是秋虫,每年9、10月比较多,到了11月就没了。”

44bace4283ebf681a9334df85c918c5.jpg

每年一到斗蟋蟀的季节,程大伯几乎每天早上8点多都会来这里逛逛。平均一个月下来,程大伯买的蟋蟀也有三四十只,“蟋蟀一般十几二十块一只,贵的也有一两百块的。”这个场子基本都是老杭州人,30多年下来,大家都成了朋友,平时也会交流交流心得,“等到斗蟋蟀的季节过去,我们还会相约去城隍山遛鸟。”

斗蟋蟀快的话一场只要十几秒就结束了,慢的要1分钟。输了的蟋蟀会被用网兜兜出,回到自己的罐子里。赢了的蟋蟀那可是场子里的“香饽饽”,不少大伯大爷,都会报价购买。比如,程大伯今天就花了100块买了五只斗赢了的蟋蟀,然后加入另外一个“擂台”的战斗。

“罐子里的是山东蟋蟀,竹筒里的杭州蟋蟀。”张大伯从拱墅区赶过来,每周他都会来看个一两次,“野生的蟋蟀看上去干干的,叫的时候外衣拱起来有个70度。养殖的看起来就懒洋洋的,还油光发亮的。”

张大伯玩蟋蟀玩了快50年,对这种秋虫有自己的见解,“好的蟋蟀,头大,牙齿长,而且清爽。那种猪肝色、黑牙、花牙的不能买。”张大伯说,蟋蟀又叫“百日虫”,一般过了10月就没人玩了。

025083d2ebbf67f33a8eb13bbc9cfd1.jpg

在场子边上,也有几个人正在卖蟋蟀。“我的蟋蟀都是从山东的玉米地里抓的。”操着山东口音的宋师傅,来杭州卖蟋蟀已经2年了,每周他都会开车回山东抓蟋蟀,“一趟能抓个三百多只。”山东的蟋蟀是装在罐子里的,里面装的是当地的泥土,一只售价5元左右。

92cf6e149dcaae0df669c051b4328a2.jpg

和山东蟋蟀不同,杭州的蟋蟀是装在竹筒里,里面有一根芦苇。“杭州的蟋蟀基本上都是九堡和乔司的,每天晚上我都要去抓。”几个卖蟋蟀的杭州师傅正在互相打趣,今天因为下雨,生意不太好,“一早上才卖了20几只,午饭钱都不够。”杭州蟋蟀因为个头小,不太受大家喜欢,售价也便宜,一只卖1-2元。

据了解,杭州的斗蟋蟀是全国唯一入选市级非遗的斗蟋蟀项目,南宋时还出了一位“蟋蟀宰相”——贾似道。“在西湖边葛岭,有一个半闲草堂,当初贾似道斗蟋蟀的地方。”大伯们也说,他们玩蟋蟀就是过个瘾图个乐。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3****0126
133****0126

一种童年的回忆

森林树林
森林树林

这也是一种乐趣

138****5366
138****5366

好玩好看

131****6087
131****6087

一种乐趣!

童话
童话

好开心啊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