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作文 | 温州市第七中学七(1)班王若涵:行在画中

新教育

温州市第七中学七1班 王若涵
从国美的校门出发,我们沿着被绿树夹道欢迎的小路,向前漫无目地走着,时不时停驻,欣赏着一旁亮眼的景色。
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排排灌木,金黄掺浅绿,簇拥着雪白的教学楼,似一条长长的毛绒线,顺着墙根延展开去。教学楼不高,白墙灰顶,却让人眼前一亮——窗子上上下下地错乱安着,大大小小,窗玻璃亮亮的,映着对面山顶起伏的轮廓,还透出窗子里浅茶色的帘子。深翠绿的窗棂勾勒着窗子的边框,使之明了起来。
楼梯设在楼的外面。护栏金属的方格子骨架间填上了棕黄的“凉席”:一条条的整齐纹路在阳光下清晰可辨。这几条棕色的楼梯在阳光下泛出阵阵金色,与楼下蓬勃的灌木相应和,把一缕缕清新气息传遍了楼里楼外。
穿过教学楼,一棵茂盛的白梅从身旁低低的石墙头探出,白蒙蒙的一整片好似一团朦胧的白雾,在石墙里的院子中升腾起来。花朵中还缀着丝丝缕缕的玫红,我不自主驻足,凝望。
玫红的花萼从棕黑的树皮间探出,可洁白的花瓣却从花萼间绽开。大片大片的花瓣拢成一个浅浅的蝶形,纤细而修长的花蕊似蝶的触角,从五瓣花瓣间伸出,一粒粒金黄的花粉立在花蕊头上,远看仿佛盛在白玉碟中的金黄花生米。一大朵一大朵的白梅绽开的枝头与枝丫间,此时又如同一只只娟秀的彩蝶,齐齐落在梅枝上小憩。
与梅树打过照面后,在小径中行着,不知不觉踏进了片阴凉的“宝地”:
两旁高大而纤长的翠竹拔地而起,密密匝匝。竹叶本是翠色的,却在亮眼的阳光下映出了片片黄绿的色彩,在细细的竹枝杈间呈放射状展开,好似一把把别致的锯齿形小扇。还有一大片掩映在竹竿绿荫中深绿的竹叶,与那些亮眼的、阳光下的绿叶层层叠叠地积着,一大片一大片地在我头顶铺开,两边的叶片在空中相接,成了一大片朝气蓬勃的绿棚。
我漫步在两排翠竹间,迎接着头上洒下的、细碎的阳光,不知不觉间又踏入了另几栋高楼前:        
阳光从高高的楼间投下,在石块拼成的小路中投下一方方金光。


在前方一拐,高低不齐的石阶通向前方的平台,两侧被高大的楼夹住。这楼房竟极其特点地呈亮眼的橙黄色,既比普通的白墙活泼,又比五彩斑斓的七色墙要耐看——再凑近一看,这墙面上还显出一条条木纹,而这橙红的大墙也在阳光下呈出深浅不一的斑驳花纹。一扇扇大窗敞开,好似一幅在墙上的大幅像素画。
两栋楼紧紧地挨着,却还能看见清新的自然气息:抬头,一大片蓝天缀在楼与楼之间;再扫视,几丛树冠从一平台的护栏间探出,在微风中轻轻摇摆。
上了那几株树边的平台,翠色的树冠下,数十块石砖不规则地垒着。
石砖上嵌着一个个老物件:泛黄的稻草编出的蒲扇;竹片儿排成的箩筐盖儿;褪去鲜亮色彩的红鲤鱼摆件;一双破旧的灰布鞋;还有一个木质的钟面,泛着金属光的指针定格在棕红色的表盘内,仿佛还在诉说着无声的滴答……
石块已泛黄泛红,青青的苔藓也爬满了边边角角——此刻也已枯黄。时光在这些安静的石块上留下的道道斑纹:那是时间的脚印。几列规规整整的仿宋体字中,透着一股浓浓的古朴味。几盆草随意地摆在石块上,高翘起的枝条与它们头顶的树应和着——
时光在这树下似乎也因美景,而停驻了脚步。
在美院里,即使是路边,也有让人不由自主惊叹的物件——那一只蓝紫的鳄鱼,泰然地趴在土地上。
它钢筋的骨架外,编织着一条条靛蓝的粗彩绳——根根分明,却又融为一体,绳子在鳄鱼身上起伏,模拟着真鳄身上的一条条沟壑。
它就这样趴着,静悄悄地待在这凉爽的墙后,半张着嘴,露出上下腭中隐藏的几根尖牙。几丝微弱的阳光在它面前探着,扭着,又似不小心般打在这鳄鱼身上:阳光使它身上斑驳的奇幻的色彩都悄悄地晕染开来,仿佛融进这鳄鱼表面——一抹绚丽的奇幻色彩便这样静静趴在灰暗的石墙前了。
再向前行,不知转过了几条小道,一座颇具特点的建筑又让我移不动脚步——高高的墙立在四周,圈出了一片四方的天空。


墙面并不平整、光洁,墙上凹凸不平,灰色在凹凸不平前穿梭,在墙面上顽皮地肆意奔跑,灰白相间的墙在面前显出了一份水墨画的气质。
但墙上的窗子才是最引人驻足的存在:一条条长方形的窗在墙面上分布着,格与格之间间距相等,整整齐齐,却又似编织的绳结一般,横竖交错着,颇有趣:好似一面360度环绕的大屏中投放着黑白版的俄罗斯方块。
规则的墙面灰点,规则的一扇扇窗,好似让我进入了一个古朴的电子世界,可——几株爬山虎扯着蔓,从墙脚下悄悄地攀竟了这规规矩矩的世界,又有了几分自然的可爱。
行着行着,眼前的灰楼转成了红墙——赭红色的石砖深浅不一,砌成一堵高大的墙,在蓝天下显得极为鲜亮。
一棵矮脖子树似个巨人一般,耸立在这巨人世界中的石砖墙前。树皮斑驳龟裂,树干下半截的白漆也随着树皮一齐剥落了几块。整体的树冠是绿的——那种浓浓的、深邃的森林绿。叶片与叶片间层层叠叠,却又疏密有致:深咖色的树干与赭色的墙从叶间透出边角来,使人觉得那不是一片绿屏障,而是一张绿网。
树叶也不全是单调的深色——树干旁横出一条略短的粗枝,末端的截面处生出了一大丛叶片:呈那种蓬勃的、阳光的黄绿色。这使得这一棵“矮”脖子树有一抹明快的气息。
不知行了多久,我意犹未尽地出了校门,自己仿佛刚从画中仙境中拔出脚来,陶醉得有些恍惚。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