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女子情感图鉴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章咪佳

这个夏天,三十岁的女人扑面而来,比热浪温度高。

话题来自荧幕:

起先是一批在综艺里“乘风破浪的姐姐”。有资格顶这个title的女士,必须30+——给你们很多点“颜色”看看,“半老徐娘”,敢喊我一个试试?

接着是一部电视剧中,三个女子过了三十岁开始离婚,失恋。按照世俗对“三十而立”的认知:立不牢了,坍塌了。

但是人家说“三十而已”,三十岁罢了。

底气哪里来的?

VCG41N1017384798.jpg

【不立】

作为心理医生,浙江省精神卫生中心医疗办公室副主任陈正昕在现实中,看到过比电视剧里复杂得多的“三十不立”。

“可能是为了戏剧冲突,剧中呈现的家庭关系(亲密关系),都是对立的。”

“但是看上去情况不一样,其实这几位女士的亲密关系出所的问题,本质是一样的——妻子想改造丈夫(伴侣)。”

陈正昕从大量真实案例来看,这种寻求(对方)改变,通常有两种结果——分开,一方受不了而死心;寻求改变的一方,妥协——就改造这个行为想要达到的目的,都是失败的。

“人在二十岁的时候,想要去做什么,去形成、建立‘我’的价值;三十岁,看到周围的环境、人,觉得不满意了,要发挥‘我’的作用,来维持‘我’的价值。”

如果从“自我意识”这个角度来讲,对于孔子《论语·为政》里“三十而立”的论述,中文学者的诸多分析,可能不如翻译家许渊冲先生概括得精准——At thirty, I was established.

Established,使立足、稳固。

这是“不立”的困境。

【而已】

亲密关系,更需要“而已”的态度。

“等到年纪再大一点,人慢慢会接纳‘我’,发现接纳‘折腾了一圈,啥也没有改变’这个现实。” 陈正昕一再说,这不是知天命——“认命那真是老阿姨了”,这是“认识到命运、人性的多样性”。

我想起《布达佩斯大饭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里的那位古斯塔夫(M. Gustave)先生。

这位饭店经理,能够寻找到文明方式,跟所有的阶层、所有的个体相处。在本质上,是因为他对人性之丰富性有足够的理解。

不同个人成长经历、历史背景,都会给人带来各种不同的细微差异,但古斯塔夫能够辨识这些细微的差异,能够确认每个人的弱点,然后包容这些弱点。所以他跟所有人达成彼此这么舒畅、交融的关系。

但是古斯塔夫最后死了,因为他无法应对一种高度单调性的、乏味的力量——最精致的人格,在面对最粗暴的力量,枪口时,文明就瓦解了。

电视剧里三位女性在亲密关系中的挫败,某种程度上是由于单调性(可能也是埋伏笔的需要)——在亲密关系中,她们都试图通过男性,去实现自己的愿望和价值。“这种情况,除非你能完全牺牲自己,不然你的成功,只能基于对方自觉了。”

比如顾佳,她在婚姻生活中的角色是全职太太,但她的性格又是个不甘心的人,并不愿意牺牲自我——她有那么多意志要加在老公身上——生意的主导、节食的主张……她表达的爱,很多时候也许只能感动自己。

“那你一早不应该有这样一个婚姻模式——你当不了家庭主妇。”陈正昕认为顾佳所有的行为,是在跟这个模式较劲。

结果是,老公真的不领情。

“我蛮想看她们分手的,后面也不要搞个大团圆结局。”

在现在的心理咨询室里,陈正昕常常会跟来访者说:“不要对婚姻作不切实际的理想化想象。你问问自己想通过婚姻得到什么?”

如果你要回答只是“幸福”,“可能不结婚更容易实现。”

【姐姐】

“三十而已”这个新造词汇迅速红起来,我的一个英语老师把它翻译成Nothing but thirty。

Nothing,是对外。对他人,对多元价值观的兼容——凡事都可以是“没什么”;后面这条“尾巴”but thirty,是对着自己内心的。自己的三十岁,应该而立的。

立的是什么?

最近的剧集中,三位女主相聚祝酒——为了什么呢?为自己。

漂亮。

胡适在《略谈人生观》里讨论个人主义,他引用了易卜生的话:

他(易卜生)晚年曾给一位年轻的朋友写信说:“最期望于你的只有一句话,希望你能做到真正的、纯粹的为我主义,要你有时觉得天下事只有自己最重要,别人不足想,你要想有益于社会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自己这块材料铸成器。”

做自己的三十(多)岁的女子,可以有多精彩呢?

电视剧终归是情感内核,那我也想要以情感回应——

最近一期剧集里,钟晓芹驾校25岁的男教练好奇:“和姐姐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1936-)早就给小男生们准备好了。他在19岁时,与自己的远房亲戚胡利娅姨妈相恋。

胡利娅姨妈美丽、性感,关键时刻勇于承担,在她32岁时,接受了这个比自己小13岁的远房外甥的爱情。

他们两个对抗整个家族的压迫,偷偷跑到一个地方结婚。胡丽娅毅然决然地陪新婚的小丈夫从利马(秘鲁)前往巴黎,去寻求新的生活,在那里做他的打字员,照顾他的起居,鼓励他追求自己作家的梦想。

如果你能看一眼胡利娅的照片,就完全能够领略她的风采——这个女人多么可爱、迷人,她有成熟女人的理解力,又有少女的俏皮,在略萨的身边甜蜜地笑着。

虽然他们人生的甜蜜也就存在了几年时间。

两人离婚后,略萨写了《胡利娅姨妈与作家》这部半回忆录式的小说。胡利娅后来也写一本自己的回忆录,以反击略萨小说中的描述,这在当时的秘鲁还成为了一个小小公案。

但日后发生的事情没有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在略萨整个思想的形成期(19岁~20几岁),胡利娅是一个他的理想的坚定支持者和守卫者。她用所有的温柔、经验、美丽,极大地滋养了略萨的成长。

对所有人来说,最动人心魄的,莫过于那年,向来只喜欢比自己小的姑娘的少年略萨,是在怎样的一个时候,突然和胡利娅姨妈发展出了强烈的男女情感——

“有个舞曲中,我吻了她面颊一下。等她扭过头来看我的时候,我又亲了她一下,这一次是在嘴唇上。她一句话也没说,但是露出惊讶的神情,仿佛见了鬼一样。后来我们坐上卢乔舅舅的轿车,回米拉弗洛尔去。我在黑暗中抓住她一只手,她没有躲开。

第二天我去看她,事先我俩约定要看电影,刚好我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她半微笑半好奇地望着我,似乎我不是我,似乎不可能发生我亲吻她的事。在客厅里,她跟我开了一个玩笑:“我已经不敢给你可口可乐了,来杯威士忌好吗?”

也许是没有办法解释的。但是这些真实的感受和经历,突破了我们时代正流行的浅薄恋爱观的——物化的指标,对少女的崇拜,狭隘地对青春的追求。

你看,其实生活的可能性,丰富得多——它在于你有多兼容、多元,在于你有如何程度的自我探索。

“乘着风破着浪”而来的张雨绮姐姐,在最新一期《脱口秀大会》上谈起自己的感情状况:

“我的状态是比较open(开放)的。

我朋友说,你这没什么,不离三次婚都不能进好莱坞。

跟他们聊完我一点都不担心我的婚姻了,我现在比较担心好莱坞。

我更担心,我很快就能进好莱坞了。”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9****5350
139****5350

看不懂哦

152****6029
152****6029

因人而异

139****9779
139****9779

尽可能的完善自己,改造是困难的,注意不要崩塌了。

吴香兰
吴香兰

乘风破浪会有时

@简单愉悦
@简单愉悦

爱惜自己,追求自己的幸福时光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