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红色青春图谱 | 政治老师的“灵魂三问”,读懂1921年的青年

新教育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记者 陈伟斌

2020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第99周年纪念日。再过一年,中国共产党就将迎来建党10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该校政治老师殷乐,专门带着班里的同学们来到校史馆,给这些正值青春风华的学子们,上了一堂党建特别课。

钱江晚报品牌栏目“有风景的思政课”推出的“寻找红色青春图谱”新闻行动,亦从嘉兴市第一中学的这堂党建特别课起始。

与此前授课角度不同的是,殷乐以当年赶赴红船上参加中共“一大”的代表们的年龄为切入点,请同作为“00后”的同学们们回望当年那些走上红船、救亡图存的“95后”、“00后”。

一段段生动的开讲和鲜活的时代代入感,不仅让这些红船旁的学子们重温了那段风云变幻的关键历史,更明白了传承红色青春,对于自己的真正意义。

最小的19岁

平均年龄28岁

这就是红船上的他们 


嘉兴市第一中学校史馆入口处,一艘制作精良的木制南湖红船模型,被静置于此。数盏射灯将光线聚焦于它,两条鲜红的绸带,将安置红船模型的底座和一尘不染的玻璃罩紧紧相系,一并保护着这件“镇馆之宝”。

这艘红船模型,也成为每一位参观者,进入嘉兴一中校史馆时的“第一眼”。 

殷乐开讲的第一个现场,便是在校史馆的红船模型边。

 “粽子,是嘉兴最具知名度的特产。剥开粽叶,糯米紧密相裹、香气四溢。截至2019年底,中国共产党党员总数为9191.4万名,党的基层组织468.1万个。这紧密团结在党中央周围的九千多万名党员,不正像极了紧紧相裹、香气四溢的嘉兴粽子吗?”围站在校史馆的红船模型前,殷乐用这样一段形象的比喻,一下子带活了这堂课的气氛。这两个数据,也深深地烙印在了同学们的脑海之中。

而当时的红船之外,是一个正处于风雨飘摇、民族危亡关头的中国。

这些代表们为什么要选择马克思主义?他们为什么会走上红船?他们又为什么要建立中国共产党? 

这是殷乐给同学们提出的“灵魂三问”,也是她一直都在深刻追索的问题。


“中国共产党的建立是近代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殷乐为同学们分析说,当时的红船之外,是1840年鸦片战争后,倍受屈辱的中国近代史——帝国主义用重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企图将中国沦为殖民地。 与此同时,封建势力却还在勾结帝国主义欺压中国人民。

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的签订、辛亥革命的失败以及北洋军阀的统治,让当时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内外交困,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殷乐说,中国无产阶级作为中国先进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的代表在当时已经逐步发展壮大,如毛泽东、邓恩铭、王尽美这样的进步青年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只有选择马克思主义,只有反帝反封建、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才能真正意义上的救中国于民族危亡关头,“正是因此,先辈们才甘于在最美好的青春时代,宁可抛头颅洒热血,也要走上红船,走上救国图存之路。”

殷乐和同学们都觉得,这,正是当时那些有志青年们,走上红船的源动力。

红船上的青春者,都是怎样的人?

回望当年的“95后”和“00后”,他们都拥有最鲜红的青春风华。

紧接着,殷乐的一个问题,让同学们有些措手不及:“红船上的代表们平均年龄多少?年纪最小的又是几岁?”

“年纪最小的应该是19岁,平均年龄应该是28岁。”略微思考后,一位叫罗仲磊的同学,给出了这个准确答案。

确实,关于中共“一大”,《毛泽东传》中亦有这样一段话:“这是一次年轻人的会议。最年长的何叔衡不过45岁,最年轻的刘仁静只有19岁……平均年龄只有28岁。”

“例如其中的王尽美(出生于1898年)和邓恩铭(出生于1901年),就是非常年轻的‘一大’代表。”殷乐介绍,作为当时的“95后”和“00后”,这两位年轻的代表组织成立了“励新学会”,创办《励新》半月刊,积极宣传新思想、新文化,启发青年觉悟,还曾并肩一起领导了青岛及胶济铁路工人的罢工斗争。

可正是在终日的奔波中,王尽美积劳成疾病逝于青岛,时年27岁;邓恩铭于1931年在济南慷慨就义,终年30岁。

“他们在与同学们相仿的年纪,已经树立了远大的理想信念,把自己短暂而光辉的一生,铭刻在了中国的革命历史之上。”殷乐说,2009年9月10日,邓恩铭、王尽美都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他们的精神,他们的红色青春,以及更多的‘他们’,早已在登上南湖红船的那一刻,就与红船精神融为一体。”

红船上的高光时刻

99年前的1921年,嘉兴南湖红船上的一个决定,照亮了中国革命的前程。

对于中国共产党建党初始的追溯,也由此开始。

殷乐告诉同学们,1920年夏至1921年春,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广泛传播,上海、北京、武汉、长沙、广州、济南等地先后成立了一些党的早期组织,旅居日本和法国的中国共产主义者也成立了这样的组织,统称各地共产主义小组,这意味着建党条件基本成熟。

1921年6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通知各地共产主义小组,派代表到上海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由于当时革命活动处于秘密状态,所以参加会议的外地代表,都以北京大学暑假旅行团的名义统一住在临时租借的私立博文女校内。

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秘密召开。但后来因突遭法国巡捕搜查,被迫休会。

“于是,一位‘船娘’提议前往嘉兴南湖的画舫中继续会议。”殷乐说,那位“船娘”其实是“一大”上海组代表李达的夫人王会悟。之所以称她“船娘”,是因为大会接受这个提议并从上海转移到嘉兴南湖的红船上后,王会悟将自己装扮成了一名船娘,在船头为大会望风放哨,“王会悟也恰是嘉兴乌镇人。”

8月3日上午,此前分别抵达嘉兴的毛泽东、董必武、陈潭秋、王尽美、邓恩铭、李达等代表们,登上了红船,在嘉兴南湖上,继续进行大会议程——大会讨论并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选举了中央领导机构。但由于当时党员人数少、地方组织尚不健全,大会决定暂不成立中央委员会,先建立三人组成的中央局,并选举陈独秀任书记,张国焘为组织主任,李达为宣传主任。

“那一刻,中国共产党诞生;那一刻,代表们在红船上轻呼出了时代最强音:‘共产党万岁!’”殷乐动情地说到:“正是那一刻的决定,让中国革命的面目由此焕然一新。”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