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入股江淮:或将成为国产新能源行业的另一条鲶鱼

汽车通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蒋慎敏

大众入股江淮这事,其不算出乎意料,尤其是在国有车企“混改”的大趋势之下。

5月29日,大众集团与安徽省相关政府机构正式签署《合作意向书》,将投资10亿欧元获得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江淮控股)50%的股份。

即便有人担心国有品牌会不会最后消失,但事情真正落定,还是让不少担心好事多磨的人松了口气——因为在多数人看来,这次深入合作,或许是江淮和大众的最佳选择。

这种看法在投资市场上的体现最为直接:消息传出之后,江淮汽车的股价一路飙涨,从5月18日的4.95元的股价,到6月23日已经是9.03元,几乎翻了一倍。

也意味着,中国的新能源车市场越来越被看好。

江淮:日子艰苦 正在寻找突破口

江淮这几年的日子比较艰苦。2019年度,江淮汽车累计销量为42.12万辆,同比下降8.91%;其中,纯电动乘用车销量为58026辆,同比下降8.87%。

当然,江淮不是没有过过苦日子,1990年,左延安从江淮代厂长成为厂长的时候,江淮那年的销量还不过数百台。左延安干成了“老三样”——底盘、轻卡、MPV,江淮由此壮大。但左延安也很清晰的认识到,不上轿车,江淮很快就会被边缘化。但在之后几年,江淮的布局虽然扩大了,却成了样样都不精的典范。

除了商用车,在更大体量的乘用车市场中,江淮的处境堪忧。以至于近几年江淮给多数购车者的最大印象,反而是蔚来汽车的代工。

江淮需要寻找一个突破口,也需要外部的“输血”——资金重要,能够带来转型的技术与资源更为重要。2019年8月,江淮汽车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项兴初明确表示:“新能源业务提升为公司的战略层面”。而早在2017年,中德两国总理亲自牵线,江淮和大众就开始了合作,合资成立了江淮大众,专攻新能源车品牌思皓系列。

2018年,第一辆思皓E20X正式上市。然而这款车型被指是江淮自家iEV7S的翻版而饱受诟病,初上市就败走麦城。这样的合作,显然“太不上心”了。

尤其是在一方有产能需求、一方有产能空余的情况下。

根据Marklines统计,截止2019年底江淮乘用车产能为45万辆,产能利用率仅为37.5%,有约28万产能处于闲置状态。

而大众方面,目前在中国只有2家工厂生产纯电汽车,分别是一汽大众佛山工厂和上汽大众安亭工厂,累计年产能约60万辆——大众集团可是计划到2028年将在中国生产1160万辆纯电动汽车的,按照这个数字计算,年产量可是要达到约150万辆。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原先的合作,江淮自然不会不满,大众亦然。

安徽省政府也是如此。

区域布局:安徽换道超车 欲做大做强汽车产业

做大做强汽车产业,是安徽省政府多年来的夙愿。但安徽汽车产业近年来的成绩并不太理想,2019年全省的汽车产量仅为77.6万辆,占全国的3.6%。

汽车产业是安徽省重要支柱产业,围绕着奇瑞的轿车、江淮的卡车和客车、星马的改装车,安装在40多年的发展中形成了三大汽车产业群。在安徽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对外发布《2020年安徽省汽车和新能源汽车发展工作要点》中,安徽将围绕汽车“五化”(轻量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发展方向,推进传统汽车改造升级,提升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水平,加快智能网联汽车发展布局,推动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

安徽要做的,是加快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来实现换道超车。

之前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显然是安徽这一发展目标推动的落子之一,而作为原本安徽汽车产业的龙头之一,安徽也需要推动抢占新能源汽车这块“高地”。

加上近日吉利集团入股华菱星马。安徽集合资合作、造车新势力、核心零部件齐备、贯穿全产业链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布局已经形成。

大众:新能源车的新鲶鱼?

对江淮来说,这次合作是重新起步的突破口;对安徽来说,这次合作是产业链的布局落地;对大众来说,这次合作同样是在中国市场转型升级的布局起点。

大众的日子这几年也不过好。61岁的大众掌门人赫伯特·迪斯也是如履薄冰。几乎是在和江淮的合作签下的同时,这位大众集团历史上“权利最大”的CEO迎来了一场“宫斗”,被迫将大众品牌掌门人这一重要角色拱手让给拉尔夫·布兰德施泰特。

好在控股大众的两大家族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虽然两家的内斗史足以拍好几季的连续剧,但这一次联手保下迪斯,保留了大众集团CEO的职位。但迪斯未来去离开几成定居。而其激进的向电气化转向策略是否能够维系,也成了疑问。

新上任的布兰德施泰特第一时间安稳人心:“对于大众品牌而言,未来的发展道路已经明确。基于变革2025+战略,大众品牌将成为碳中和移动出行的领跑者之一,并逐步向数字化科技公司转型。”

不过,从2018年,迪斯以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委任集团全球管理董事会主席的身份,亲自担任中国管理董事会负责人,开了跨国汽车集团一把手直管中国市场的先河后,中国市场对于大众集团越来越重要已成定居。

2019年,大众全球销量为1097万辆,其中中国市场的总销量为423万辆,占据了总销量的40%。

就在“宫斗”之后,6月14日,大众方面宣布,将继续增加在中国市场的投资。从大众集团公布的消息来看,大众方面预计在2020年之间向中国市场投入约482亿元,用于中国市场大众的建造生产和研发。

大众集团除入局江淮外,还投资约11亿欧元,获得了国内电池生产企业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26%的股份,并成为其大股东,大众将成为首家直接投资中国电池生产企业的外资汽车公司。一直被隐藏在宁德时代与比亚迪之下的国轩高科,也因此成了焦点。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江淮一直就是国轩高科最重要的客户。

对于两笔收购,迪斯坦言:“这两项战略性投资会加大和拓宽我们在中国电动出行业务的发展,江淮大众可以更好地开发并销售对于中国市场和中国消费者极具吸引力的全新电动汽车车型;通过和国轩高科的合作,也能极大地保证未来对于电池供应的能力,满足集团车型需求。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够获得重要的电池方面的经验,这对于大众汽车来说非常关键。”

大众汽车的目的不单单是中国市场,还将通过与国轩高科合作满足整个集团车型对电池的需求。大众集团发布的新闻稿中有一句话暴露了入股江淮控股的野心——开启电动化战略新篇章。

大众汽车乘用车品牌中国CEO冯思翰表示,对江淮大众的投资是长远的战略投资,前期关注技术层面,来改进现有车型(思皓E20X),在产品上增强。

思皓E20X的售价是12W左右,由此可见,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的电动车型(如ID.3、ID.初见)未来将会主打20万~30万的中高端市场,江淮大众则可能去覆盖10万~20万的市场,甚至引入大众旗下的大众品牌西雅特,从而抢占不同的细分市场。

大众和江淮的合作,对于大众、江淮乃至于安徽,都是一场豪赌。若能形成合力,国内新能源车市场的另一条鲶鱼可能要来了,但谋事在人,是否能够如三方预计,只能期待时间给出一个好的回答。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