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荐书30|钱报读书会IP风云录:你曾暗恋的TA后来怎样了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瑾华

暗恋2.jpg

第8年。迟到的春风更骀荡。

令人瞩目的春风悦读榜评选已经启动,接下来,在浩如烟海的2019年度好书中,2020春风悦读榜,将由国内文化大咖、各大权威出版社掌门人、书店和广大读者共同打造,产生春风榜“好书60”,并最终产生各大奖项。

第8张春风榜在路上。

今天,钱报读书会IP风云录推荐了以下三本书,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三个热门IP,钱报读书会IP风云录给读者抛出的问题的是,你曾暗恋的TA,后来怎么样了?

《长安十二时辰》

马伯庸 原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19年影视剧播出

长安十二时辰.jpg

【推荐语】

有豆瓣读者评论,马伯庸的长安十二时辰,是一场华丽的盛世寓言。是马伯庸最擅长的历史悬疑小说,本质上就是谍战类的悬疑小说,只不过故事背景被放到了唐朝开元年间的长安城。从布局设计看,十二个时辰,二十四章,二十四格灯楼燃烧,如钟鸣回荡,每一步环环相扣,每一刻性命攸关,时间被放慢、放大,随着主角的脚步声,令人怦然心动。单从这种布局张力看,是“马亲王”目前做得最好的作品中的一部,也是影视化最成功的作品之一。

影视剧成为爆款,“马亲王”的原著提供了纷繁的唐朝社会生活细节,功力非同一般。

《东宫》

匪我思存 原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7.10 2019年影视剧播出

东宫.jpg

【推荐语】

《东宫》 是匪我思存所著小说。匪我思存,本名艾晶晶,出生于湖北,当代作家、编剧。电视剧《东宫》改编自《东宫》原著小说,讲述了本是西州国的九公主,因为和亲踏上了中原之路,与当今的太子之间发生的感情纠葛。

有《东宫》粉认为,大众传媒时代,言情小说受到追捧,随着当代年轻人在社会各方面的压力下苦闷情绪的日益显现,“悲情”写作成为网络文学中的写作主流之一。匪我思存作为言情小说中“悲情”写作的领军人物,在其细腻哀伤笔触的渲染下,《东宫》抓住了一大群古典言情爱好者的心。作者从女主人公小枫的角度以第一人称讲述其在宫内宫外的生活,让读者快速产生代入感,随着故事的进展情不自禁地陪伴小枫一起喜怒哀乐。而故事中遍布的疑点、伏笔设置,将读者胃口高高吊起,令读者手不释卷。

《橘生淮南·暗恋》

八月长安 原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7.3 2019年影视剧播出

暗恋.jpg

【推荐语】

《暗恋·橘生淮南》是最早连载于起点中文网的一部爱情类网络小说,作者八月长安,是毕业于北大的才女。八月长安写了一个很虐的关于暗恋的故事。这场暗恋的时间太漫长,长到足以唤醒每个有过暗恋经历的人的记忆。谁的青春不迷茫,谁的青春不暗恋?

正如八月长安说:“我想许多人都曾经暗恋过一些人,有些时间格外漫长,像洛枳一样,导致那份纯粹的感情到最后都产生了自我怀疑;有些人则心直口快,短暂地观察和蛰伏之后便放弃,或展开告白追求;有些人爱的男孩像盛淮南,优秀高傲,平易近人却隔着千山万水;有些人爱的男孩,别人怎么都看不出他哪里好,如果说出口恐怕会得到一句“不是吧,你什么眼光”,心里也很清楚他没有那么好,可不知怎么就是放不下……包括我自己,我不是洛枳,但我一定是“有些人”。窥视过,打听过,掩饰过,若无其事过,黯然神伤过,毫无理由地窃喜过,自我厌恶地试图放弃过。再如何耿耿于怀,也会在时间和际遇的冲刷下褪色。经年之后,感情不褪色,那个人也褪色为背景了。但是时间没有白过,感情也从来不会水过无痕,你一定是短暂地或者长久地改变了,也许朝着好的方向,也许留下了不怎么美好的印记。”

万物复书.jpg

抢先读

《东宫》部分书摘

平直我又和李承鄞吵架了。每次我们吵完架,他总是不理我,也不许旁人同我说话。

我觉得好生无趣,便偷偷溜上待玩。阿渡跟着我,她一直在我身边,无论走到哪里都甩不掉,像个影子似的。好在我并不讨厌阿渡这个人,她除了有点一根筋之外,样样都好,还会式功,可以帮我打跑坏人。

我们去茶肆听说书,说书先生口沫横飞,讲到剑仙如何如何千里之外取人项上人头,我问阿渡:“喂,你相不相信这世上有剑仙?”

阿渡摇摇头。

我也觉得不可信。

这世上武林高手是有的,像阿渡的那柄金错刀,我看见过她出手,快得就像闪电一般。可是千里取人头气,我觉得那纯粹是吹牛。

走出酒肆的时候我们看到街头围了一圈人,我天生爱凑热闹,自然挤过去看个究竟。原来是个一身缟素的姑娘跪在那里哭哭啼啼,身后一卷破席,裹着着一具直挺挺的尸首,草席下只露出一欢僵直的脚,连鞋都没有穿。周围的人都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对着她身前写的“卖身葬父”四个墨字的白布指指点点。

“哇。卖身葬父!敢问一下,这位小姐打算把自己卖多少?”

所有人全都对我怒目而视。我忘了自己还穿着男装,于是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头。这时候阿渡拉了拉我的衣角,我明白她的意思,阿渡总是但心我闯祸,其实我虽然成天在街上晃来晃去,但除了拦过一次惊马打过两次恶少送过三次迷路的小孩回家追过四次不定期是五次小偷之外,真的没有多管过闲事……我偷偷绕到人群后头,仔细打量着那破席卷着重尸首,后来蹲下来,随手抽了根草席上的草,轻轻挠着那僵直的脚板心。

挠啊挠啊挠啊……挠啊……我十分有耐心地挠啊挠。草席里的“尸首”终于忍不住开始发抖,越持抖厉害,越抖越厉害,越抖越厉害……周围的人终于发现了异样。有人大叫一声指着发抖的草席,牙齿格格作响,说不出话来;还有人大叫“诈尸”;更多的人瞠目结舌,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不屈不挠地挠着,草席里的“尸首”终于忍不住那钻心奇痒,一把掀开席子,大骂:“哪个王八蛋在挠我脚板心?”

我牙尖嘴利地骂回:“王八蛋骂谁?”

他果然上当:“王八蛋骂你!”

我拍手笑:“果然是王八蛋在骂我!”

他一骨碌爬起来便朝我一脚踹来,阿渡一闪就拦在我们中间。我冲他扮鬼脸:“死骗子,装挺尸,三个铜板挺一挺!”

骗子大怒,那个浑身缟素的姑娘同他一起朝我们冲过来。阿渡素来不愿意在街上跟人打架,便拉着我飞快地跑了。

我有时候非常不喜欢跟阿渡在一块儿,因为往往有趣的事刚刚做了一半,她就拉着我当逃兵。可是她的手像铁钳似的,我怎么也挣不开,只好任凭她拉着我,踉踉跄跄一路飞奔。就在我们夹杂在人流中跑过半条街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间茶楼前,有个人正瞧着我。那个人长得好看,穿一件月白袍子,安静地用乌黑的眼珠盯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一跳。到了牌坊底下,阿渡才松开我的手,甸顺头再看那个人,他却已经不在了。

阿渡没有问我在看什么,她就是这点好,从来不问东问西。我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儿心神不定,也许是因为和李承鄞吵架的缘故。虽然他每次都吵不赢我,我总可以将他气得哑口无言,但他会用别的方式来还击,比如让旁人都不理睬我,就如同我是一个所有人都看不见的人。那种滋味实在不好受,如果我不偷偷溜出来街上玩,迟早会被活活闷死。

我觉得好生无趣,低头踢着石子,石子一跳一跳,就像蹴鞠一样。李承鄞是蹴鞠的高手,小小的皮球在他足尖,就像是活物一般,任他踢出好多种花样。我并不会蹴鞠,也没有学过,因为李承鄞不肯教我,也不肯让别人教我,他一直非常小气。

我用力稍大,一脚将石子踢进了阴沟里,“扑通”一响,我才发现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走到了一条巷子里。两边都是人家的高墙,这里的屋子总建得很高,还有开关古怪的骑墙,我突然觉得有点儿毛骨悚然……就是那种后劲里汗毛竖起来的感觉。

我回过头来,竟然没看见到阿渡,我大声叫:“阿渡!”

巷子里空落落的,回荡着我的声音。我前所未有地恐慌起来,几年来阿渡一直和我形影不离,连我去如厕,她都会嗖在我身边。我醒来的时候她陪着我,我睡觉的时候她睡在我床前,她从来没有不声不响离开过我周围一丈以外,现在阿渡突然不见了。

我看到了那个人,那穿着月白袍子的人,他站在巷子那头,远远地注视着我。

我方寸大乱,回头叫着:“阿渡!”

这个人我并不认识,可是他刚刚在街上瞧着我的样子,奇怪极了。我现在觉得他瞧着我的样子,也奇怪极了。

我问他:“喂!你有没有看到阿渡?”

他并没有答话,而是慢慢地朝着我走过去。太阳照在他们脸上,他长得真好看,比李承鄞还要好看。他的眉毛像是两道剑,眼睛黑得像宝石一样,鼻梁高高的,嘴唇很薄,可是形状很好看,总之他是个好看的男人。他一直走到我的面前,忽然笑了笑:“小姐,请问你要找哪个阿渡?”

这世上还有二个阿渡么,我说:“当然是我的阿渡,你有看见她么?她穿着件黄色的衫子,像只小黄鹂一样。”

他慢吞吞地说:“穿着件黄色的衫子,像只小黄鹂一样——我倒是看见了这样一个人。”

“她在哪里?”

“就在我的面前。”他离我太近了,近得我可以看见子他眼中熠熠有神的光芒,“难道你不是么?”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我穿的是件淡黄色的男衫,同阿渡那件一样,这个人真的好生奇怪。

他说:“小枫,几年不见,你还是这样,一点儿都没有变。”

我不由得大大地一震,小枫是我的乳名,自从来了上京,再也没有人这样称呼过我。我眨着眼睛,有点儿迷惘地看着他:“你是谁?”

他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嗯,你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我爹派来的么?”我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临走的时候阿爹答应过我,会派人来看我,给我磅好吃的。

他并没有回答我,只是问我:“你想回家吗?”

我当然想回家,做梦都想要回家。

我又问他:“你是哥哥派来的么?”

他对我微笑,问我:“你还有哥哥?”

我当然有哥哥,而且有五个哥哥,尤其五哥最疼我。我临走的时候他还大哭了一场,用鞭子将泥地上的沙土全都抽得东一条西一条。我知道他是因为舍不得我,舍不得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这个人连我有哥哥都不知道,看来并不是家里派来的人,我略微有点儿失望。问他:“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他说:“你曾经告诉过我。”

我告诉他的?我原来认识他么?

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觉得这个人是骗子。大约因为不会有这么奇怪的骗子,这世上的骗子都会努力把自己扮成正常人,他们才不会奇奇怪怪呢,因为那样容易露出破绽,被人揭穿。

我歪着头打量他,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说:“我是顾剑。”

他没有说别的话,仿佛这四个字已经代表了一切。

我压根儿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我说:“我要去找阿渡了。”

他对我说:“我找了三年才见到你,你就不肯同我多说一会儿话么?”

我觉得好生奇怪:“你为什么要找我?你怎么会找了我三年?三年前我认识你么?”

他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三年前我把你气跑了,只好一直找,直到今天才找到你。可是你已经不认得我了。”

我觉得他在骗人,别说三年前的事,就是十三年前的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的记性可好啦,我两三岁时,刚记事不久,就记得不少事了。比如,阿娘曾给我吃一种酸酸的果子浆,我很不爱吃;又或者阿娘抱着我,看父王跑马归来,金色的晨曦镀在父王身上,他就像穿了一件金色的盔甲一般,威风凛凛。

我决意不再同他说话。我转身就走,阿渡会到哪里去了呢?我一边想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顾剑还站在那里看着我,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看见我回头看他,他又对我笑了笑。他都对我笑了好几次了,我突然觉得他的笑像水面上浮着的一层碎冰,就像对着我笑,其实是件让他非常难受的事似的。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苏苏
苏苏

关注一下

138****8561
138****8561

风云变幻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