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嘉励推出新书《考古者说》,原来考古这么有趣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马黎

郑嘉励是谁,我想已经不必再搬出他的名言“我是一个考古工作者,上班等于上坟”来介绍了吧。无奈,偶像包袱太重,他随口一说的段子红了快5年,已经成为这位考古学家的人设标签了——这次直接印在了新书《考古者说》的封面上。

这位本职工作——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从事浙江地区宋元考古发掘和研究的考古学者,被越来越多的人圈粉,因为他写的考古文章,有情有趣——原来考古这么有趣啊,最近听到网友的评论,他有点懊恼,大家对考古工作者的误解有多深?

前年,郑嘉励说过,他有个松散的计划,50岁以前,要做三本书,先是《考古的另一面》,说一些和考古工作若即若离的话题,风格偏文艺。然后,从“另一面”翻到“边上”,就是《考古四记》,说说和考古工作相关的人或事,以及他对墓葬、城市、墓志碑刻等文物的看法。第三步,就要从“边上”回到考古的中央,回归考古工作的本身。

果然,这个月,《考古者说》——50岁之前的第三本书如约而至。

WechatIMG2869.jpeg

郑嘉励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这本书其实是《考古的另一面》2.0版本,因为他对自己5年前的文字不满意,后来就不再轻易送亲朋好友了,“不够好,没面子。”所以在这本书里,所谓文艺的部分轻了,他重组、增补了更多的考古干货,比如大家爱的《上班就是上坟》依然打头炮,新增了关于城市考古的《浙江城市考古漫谈》、《嘉兴子城》,郑嘉励发掘的徐谓礼文书的“解说词”《国宝·重光》也有了完整版,文书这几天正在浙江省博物馆展出。

上坟的段子看上去好玩,内容是深沉的。墓葬,很多人会害怕,选择逃避,但如果不太忌讳的人会发现,墓葬确实是一个非常戏剧化的意象,它连接着生与死,存在与虚无,过去、现在与未来,“实际上是把一个人逼迫在非常戏剧化的场景,一个有张力的环境中去拷问自己的生活。”

郑嘉励的研究方向,是宋代墓葬,尤其是南宋——在他以前,几乎没有人认为这种东西值得研究。因为这些墓葬年代偏晚,考古一般都讲史前,至少先秦,同时,如果又不涉及重要历史人物,或者重大题材,比如宋六陵,宋元明墓葬就更加无人问津了。但郑嘉励会刻意选择村野小墓,落到墓葬背后的人——普通人的命运,有些是无名无姓的平民墓,甚至是空墓。书中的《龙湾好风光》,便是写温州龙湾的明代英桥王氏家族墓地,一片空墓的故事。

WechatIMG2870.jpeg

传统的考古工作者通常只写三种文字,一种是考古发掘了什么东西,就把遗址、墓葬客观记录下来,不需要夹杂个人观点,私人情绪更不允许进去,这是考古报告。一种,我发掘了墓葬、遗址,对它有些前人未有的新看法,主要表达一种学术观点,这是学术论文。还有一种,是把工作对象、学术观点介绍给大众,让一个中等文化程度以上的人都能看懂,那就是科普文章。

一般情况下,考古界只有这三种文体,但郑嘉励写出了第四种。

在他看来,考古发掘从来不是纯科学的工作,讲文艺一点,他们连接着遥远的古代,又站在了当下经济建设的时代最前沿,面对古人留下的遗物和文物的命运,是保护还是舍弃?“你跟老百姓生活、劳动在一起,他们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我们怎能置身事外。在工作中,我们会形成许多对历史、对现实、对社会、对人生的看法。这些看法显然无法装进考古报告、学术论文里头,也无法装在科普文章里。那很自然需要一个出口,于是逐渐化为另外一种文体。”郑嘉励说。

考古学家的美德,是从常人的经验出发,思考古人的生活。

WechatIMG2341.jpe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6****3182
136****3182

考古真要耐得住寂寞

133****9350
133****9350

已经阅读

134****7537
134****7537

已经阅读

159****0401
159****0401

上班等于上坟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