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爸爸爬过的雕塑,10后女儿也在爬,杭州人专属的童年回忆,你家相册里有吗?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汪佳佳

再过几天就是六一了。

昨天,办公室里一群超龄儿童们聊起了自己童年时的回忆。

70后、80后这代人童年的时候,休闲娱乐的选择还没那么多。那时候,电脑没有那么普及,也没有智能手机,网络游戏什么的更别提了。所以他们小时候最常做的事儿,就是跟着家里的大人去附近的公园散步、爬树、“骑老虎”。

孤山的“鸡毛信”雕塑,吴山的“十二生肖”、杭州动物园的“老虎”雕塑、六公园的石狮子……都是杭州人打小就熟悉的玩伴。

某80后男同事是嘉兴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自己小时候跟着爸妈去杭州动物园,看到“老虎”雕塑的他都快吓哭了,可是爸妈“强迫”他爬上去拍张照片,因为“来都来了”。结果男同事就留下了那么一张笑得比哭还难看的合影。

现在回忆起来,都是童年的趣事。其实,这些雕塑本身也有着自己的故事。在岁月中,它们无言地陪伴人们走过,却忘记了诉说。

在“鸡毛信”雕塑之前,孤山公园曾伫立着一组叫“鹿苑”的雕塑。2011年,杭州城市雕塑管理办公室曾向广大市民征集“鹿苑”的照片。很多市民翻箱倒柜后,找出了和鹿们的合影。那时候,大家去孤山玩,喜欢从中山公园后面翻上去,再从中山公园一带下来,中途会经过“鹿苑”雕塑,很爱在这里和一群灵动可爱、栩栩如生的梅花鹿合影。

著名作家、原杭州市作协主席薛家柱曾写了一篇《怀念鹿苑》的文章,发表在钱江晚报2007年4月10日的晚潮版上。在文章中,薛家柱这样记录当年的“鹿苑”:“他根据孤山北麓山坡的环境与地势:浓密高大乔木林中有几块高低不等的岩石,精心设计了一群神态各异的梅花鹿。中间一块山岩上,一头双犄角的公鹿正在仰天翘望,周围的岩石和草坡上,有一群大小不等的梅花鹿在吃草、游逛,神态是那样悠闲、自得;特别几只小鹿嗷嗷叫着向母鹿奔来,更是活泼可爱,充分体现了一代雕塑名家的匠心。”

“鹿苑”的作者,是浙江美院(现中国美院)教授、著名国际雕塑家周轻鼎。

周轻鼎,曾留学日本、法国,他擅长动物雕塑。1963年,时任杭州市政协委员的周轻鼎向当时的杭州市园林局(现为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建议,在孤山雕塑一组梅花鹿,他认为杭州单有秀丽的湖山还不够,还需要艺术来装点,而雕塑对增加城市景观吸引力有很大作用。

在得到杭州市园林局的同意和支持后,他们将地点选在了孤山北麓。

那是很幽静的一个地方。鹿很温驯、安静、合群,这样安静的环境中,有安静的小动物,整体很协调。

周老先生很快组了一个雕塑班子。他们在灵隐寺外面找了个空地,搭了一个临时的棚子,开始做雕塑。十只梅花鹿的草稿完成后,他们到现场,将草样放大,用马粪纸做梅花鹿的轮廓,依照山势地形“构图”,将鹿们错落有致地摆开。

雕塑花了半年光景完成了。梅花鹿一共十只,还有底座,再运到现场安装。园林局来了拼接石头的技术专家,将雕塑和岩石拼接起来,看上去很自然。

1964年,市民和游客在孤山的一角,第一次见到这组栩栩如生的水泥仿花岗岩颜色的“鹿苑”雕塑。

1966年,因为各种原因,“鹿苑”变成了后来的“鸡毛信”雕塑。所以70后们,去孤山公园时,便都是围着“鸡毛信”雕塑跑了。

看了这些,你是否也回忆起自己童年时的“玩伴”了呢?那时候你最爱去的是哪里,聆听过哪些有趣的故事,留下过怎样美好的记忆?欢迎大家在留言里和我们分享,我们也会继续为大家奉上更多的报道。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137****4748
137****4748

60的小老头表示不知爬过多少次

最新评论
137****2156
137****2156

完全有这个印象。

135****3502
135****3502

童年的回忆

173****7262
173****7262

儿时的记忆

时光的呼吸
时光的呼吸

回忆杀呀

153****0386
153****0386

了解一下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