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荐书11|​浙江人民出版社社长叶国斌:每种书写背后,都有波澜壮阔的世界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雯 通讯员 陈雯怡

第8年。迟到的春风更骀荡。

2020春风悦读榜评选已经启动,在浩如烟海的2019年度好书中,国内文化大咖、各大权威出版社掌门人、书店和广大读者将共同选出春风榜“好书60”,并在此基础上产生各大奖项。

第8张春风榜在路上。

今天,浙江人民出版社社长叶国斌先生为2020春风悦读榜评推荐了三本书,无论下姜村、庄子,还是阿拉伯人,从他的推荐语中可以读出,每一种书写,背后都有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

叶国斌.jpg

浙江人民出版社社长叶国斌

《心无百姓莫为官——精准脱贫的下姜模式》

王慧敏(劳罕) 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9.4

1.jpg

【推荐语】

奔小康,一个都不能少。精准脱贫是我们必须要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本书是由人民日报社著名记者王慧敏(劳罕)创作的一部全面反映淳安县下姜村在五任浙江省委书记关心下脱贫奔小康,并带动周边村庄走向共同富裕的长篇报告文学作品,是一部回应社会现实、触摸时代脉动,反映时代之困,解答时代之惑的文艺精品。

该书获得中宣部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特别奖、2019年度“中国好书”、浙江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特别奖,入选中宣部2018年重点主题出版物,同时被列入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

《征服与革命中的阿拉伯人:1516年至今》

[英]尤金·罗根 著

廉超群 李海鹏 译

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9.7

2.jpg

【推荐语】

本书为英国历史学家、牛津大学教授尤金•罗根的里程碑式著作,《金融时报》《经济学人》《大西洋月刊》《苏格兰人报》年度好书。

从奥斯曼帝国的征服开始,到欧洲帝国主义时代、冷战时期的超级大国竞争,再到现在的美国霸权时代,作者尤金·罗根生动描绘了五百年来阿拉伯人身份的演变过程和争取国家主权、实现民族复兴的曲折历程。书中采用过去5个世纪种种事件的阿拉伯亲历者的讲述,来记录阿拉伯人的现代历程,能够让读者了解阿拉伯人眼中的世界,破解阿拉伯世界诸多困境的历史成因。

《庄子的世界》

王景琳 徐匋 著

中华书局 2019.11

3.jpg

【推荐语】

《庄子》是中国古代典籍中的瑰宝,庄子文章以其特有的瑰丽想象、变幻莫测的故事,构成了别具一格的世界。但《庄子》中涉及的大量历史典故以及纵横浪漫的文风,有时又让人难以准确明白地理解。

《庄子的世界》一书是为扫清读者对庄子哲学的认识误区而写,作者每每从一个小问题入手,进而铺展开来,带领读者从浩繁的语义中寻找答案。本书注重表达,不故作玄妙,不高深艰涩,力图让读者在轻松明快的笔调中,“独与天地精神往来”,领悟“无用之用才是大用”的真谛,接受经典带给人的艺术之美与心灵享受,在自由放松的心态里走进《庄子的世界》。

【抢先读】

《心无百姓莫为官——精准脱贫的下姜模式》书摘

W020150529821950003879.jpg

下姜村风光 本报资料图片

我第一次去下姜村,大约是在2011年的暮春。 记得是随时任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去的。当时,赵书记正在搞全省新农村建设调研。

说实在的,那次调研,下姜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通往村子的那条路,还没有彻底修好,车子颠得够呛。深春5月, 山冈上、田野里的花早谢了,到处是油汪汪的绿;因为只有这一个色系,便显得有些单调、沉闷。那时的下姜,已经基本摆脱了贫困,村里的房舍大都很新——是那种外立面嵌着白色瓷砖的二层或三层的楼房。不过,这种楼房在浙江乡村着实很普遍。

一句话,在经济发达、城乡统筹做得最好的浙江,这样的村庄遍地都是。

跟赵书记出来调研是个“苦差事”,他调研得很深入、很细致,时常错过饭点。那次就是如此。他先去枫林港对面的田野里看了黄栀子园、桃园和葡萄园,详细了解农产品深加工情况。已经过了中午12点,他又一头扎进农民家里耐心地倾听他们卖蚕茧 时遇到的沟沟坎坎。

由于早上出来时,我没来得及吃早饭,此时已是饥肠辘辘,看不远处一户人家在卖小吃,便悄悄溜了过去。

摊主是个身材单薄的老太太,满头白发,嘴瘪瘪的,透着一脸的慈祥。她的小吃摊很简单:煤球炉上放着一口冒着热气的钢精锅,里面煮着茶叶蛋、豆腐干之类的吃食。

“老人家,日子蛮惬意嘛!”吃东西时,我随意地和老人攀谈起来。

“好!好!和以前比,是天上地下。 ”

“哦,以前很苦吗?”我边吃东西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敷衍着。

“苦得咧!‘饥荒年’那辰光,饿死了好几十口子呢。 ”

这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作为一个长期跑农口的记者,我对“饥荒年”这个词特别敏感。“饥荒年”,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多被称为三年自然灾害,后被改称为三年困难时期,是指1959年至1961年,我国大陆地区由于“大跃进”运动以及牺牲农业发展工业的政策而出现的全国性粮食短缺。说起饥荒,1980年后出生的人,不会有任何印象。因为自从“大 包干”后,饥荒就从人们的视野中遁形了——无论天南地北,大家谈论的已经不是能不能吃得饱,而是怎样才能吃得更好、更有营养。

但几千年来,饥荒,一直是我们这个民族绕不开的一个话题。据我的老前辈、人民日报社原总编邓云特(邓拓)写的《中国救荒史》记载,仅清代不足300年间,歉收造成的全国性饥荒 就达90次。中华民族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与饥荒的斗争史。 通过下姜村去研究我们这个民族如何摆脱饥荒,也就有了典型意义。于是,从下姜回来后,我找了许多有关下姜的资料开始研究,并有了一次又一次的下姜之行。

渐渐地,我便梳理出了一个中国普通乡村求生存、求发展、求振兴的艰辛奋斗历程。


的确,每一个村庄的变迁,无不打上了自己的特质烙印,同时,也都刻下了时代和社会发展的履痕。

村志记载,下姜村是个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主要由 姜、杨、余、伊四大姓组成。其中,姜、杨两姓人口居多。北宋靖康年间,渭水郡姜氏便从四川迁入。南宋庆元至嘉定年间,其他姓氏也渐渐辐辏此处。

那么,下姜村的特质又是什么呢?

实事求是地讲,这个位于淳安县西南部枫树岭镇的偏僻小村,尽管不能说是穷山恶水,但也绝不是“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桃花源”。村子局促地坐落在陡峭的山坡上,公峰、茂峰、化岭、银峰四座山峰从东西南北四个方

位将村子紧紧包围。一条不知形成于何时的名为枫林港的小河,从山的缝隙里硬生生挤出一条通道,从村中蜿蜒而过。

千百年的河水冲积出了一块块弹丸大小的盆地,庙畈、下本畈、窄堨畈、双坞畈……这些不规则、不平整的板块高低错落地“纠缠”在一起,成为下姜村的主要农耕区。

说起来真是可怜,这些林林总总的板块加起来,还不到600亩地。全村742人分的话,平均一人不到一亩田。 而且这些田,大多是山坞垄田和山坡梯田。旱地中只有少量山脚缓坡地,大多是陡坡地。

这类农田的特点是土层薄、蓄水能力差,古有“一七之灾”的说法,就是下一天大雨就涝,晴七天就旱。

下姜村还是自然灾害频仍的地区。

下姜村的自然灾害,主要为春夏两季的洪水灾害。枫林港流域受雨面积较大,加上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北缘,夏秋时常受台风影响,一般两三年间就有一次风灾。 一俟风起,轻则损坏庄稼,重则吹断树木、房屋。1968年7 月,下姜发生龙卷风,庙畈小球里的大柿树被连根拔起,窄堨溪边的大板栗树被拦腰折断,庙畈上的稻桶被吹到窄堨畈,房屋倒塌,瓦片基本被掀光,村民损失惨重。

下姜村又是淳安县的暴雨中心地区之一,洪灾频仍,曾有 “十年九有”之说——十年就有九年发洪水。1940年,枫林港洪 水流量达每秒900立方米,洪水淹没了整个庙畈、窄堨畈,下姜 老村石硼以下全部被淹没,多处房屋被冲毁。 据村里老人回忆,历史上有些年份,枫林港一年就要发10多次洪水。

自古以来,下姜人以务农为生,除了种植水稻、小麦、茶叶、水果,还兼营竹编、家具制作等手工业。山里人最能吃苦。

虽然村民们勤俭持家、辛苦劳作,但受地理条件限制,一直未能摆脱饥饿的阴影。下姜一直是方圆几十里最贫困的山村。人们曾这样形容下姜:“土墙房、半年粮,有女莫嫁下姜郎。”

新中国成立后,农民分得土地,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粮食产量也有所提高。但由于自然条件不好,基础设施差,灾害频发,加之受到移民入村、“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文化大革命”等影响,下姜村人民的生活水平一直处于温饱线以下。

可以说,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里,下姜人脑海里留下的最深刻的记忆就是:饥饿!饥饿!饥饿!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