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荐书5|人民文学社总编应红:你是否听说过火星孤儿的事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瑾华

应红.jpg

第8年。迟到的春风更骀荡。

令人瞩目的春风悦读榜评选已经启动,接下来,在浩如烟海的2019年度好书中,2020春风悦读榜,将由国内文化大咖、各大权威出版社掌门人、书店和广大读者共同打造,产生春风榜“好书60”,并最终产生各大奖项。

第8张春风榜在路上。

今天,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应红向读者推荐了以下三本书,她向读者抛出的问题是:你是否知道有一个火星孤儿?

《火星孤儿》

刘洋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9.3

火星孤儿.jpg

【推荐语】

在近几年的科幻文学世界里,《火星孤儿》是一部非常亮眼的作品,它不仅将高妙的想象力融入中国的现实,而且将中国人最敏感的“人生大事”——高考,进行了充分的科幻表达和重构。在此,作者并不仅仅满足于对现实的表达,甚至超越了反乌托邦的范畴,将视线投向了更为广阔的星空和宇宙,沿袭了科幻黄金时代的血脉。

正如刘慈欣所说:“刘洋是一位值得关注的科幻新秀。《火星孤儿》延续了科幻文学的宝贵传统,展现了科学的诗意和宇宙的美感。”这是人民文学出版社近年出版的一部最有分量的原创科幻长篇小说。

《我给记忆命名》

席慕蓉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9.9

我给记忆命名.jpg 

【推荐语】

席慕蓉出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战火中的重庆,原籍内蒙古,全名“穆伦·席连勃”(意为“浩荡的江河”)。幼年生活颠沛流离,少年的烦恼心事、离愁别绪无处诉说,长此便养成了以书写来整理自己的生活甚至生命的习惯。

在《我给记忆命名》中,席慕蓉诚挚地打开一本本日记,与读者分享她的记忆。其中有她在绘画本业上的困惑与拼搏,对诗的痴迷与信仰,以及对原乡的思念与牵挂。可以说这是一本回顾之书,也可以说这是一本成长之书。

《天国之痒》

李洁非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9.4

天国之痒.jpg

【推荐语】

李洁非以文学笔法书写太平天国史,以现代视角观历史风云,他以史料为支撑,对所述人物不偏不倚,持论中正却态度鲜明,不预设立场却有价值取向,坚持论从史出而态度分明,既有史家的客观理性,又有作家的叙事自觉。

本书是继罗尔纲《太平天国史》之后,近30年来太平天国整体研究所获成果,史料赅博,视野深广,体例迥立,剪裁有序,考辨精微,论说审慎,体现出全方位的高水准。不但对于过往太平天国史学有一番总结的意味,更以其独到、深入而系统的研究,就太平天国的思想、文化、制度渊源,太平天国与中国近现代历史关系解读,历史场景风貌的还原修复和诸多重要史实细节的考定……作出了超越前人的重要贡献。

万物复书.jpg

抢先读

《火星孤儿》书摘

第一章 学校

下列推断有误的一项是:

A. 作为教育体制的宋代书院,与此前的古代私学既相区别,又有一定的联系。

B. 宋代书院中的生徒,对当时朝廷科举考试的总体要求,大致上也能够适应。

C. 一些民间思想,往往通过书院教育的途径来实现逐渐为官方所接受的目的。

D. 在书院的讲学交流中,不同思想和学术相互影响,都有机会得到发展完善。

答案:C

2008年高考辽宁卷 语文第7题)

0

“如果说高考是过独木桥,那我们就是冲锋舟——以最高效的方式带你的孩子直达彼岸。”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微笑着说。他右手轻轻一挥,幻灯片翻过一页。虽然基于光晶格的动作捕捉系统无法欣赏演讲手势的艺术,但台下的观众却被演讲者的自然与自信感染,不自觉地增加了对这场宣讲会的好感。

这是一个拥挤不堪的会议室。会场本身并不小,但对于汹涌而来的听众,仍然显得过于局促。此刻,为了保证三维空间投影的现场效果,窗帘被关得严严实实。阴暗的房间里有些沉闷,空气中弥漫着汗臭和劣质香水的味道。投影仪的光穿过十八个投射孔,交织成了在舞台上方缓缓旋转的立体影像,而投影仪发出嗡嗡的闷响。

“2031年,全国文科状元和理科状元都出自我校。2032年,再出一个理科状元。2033年,理科全国前十我校有四个。最近五年,重本的上线率逐年上升,去年达到百分之九十八,为全国最高。52人被世界百强大学录取。可以这么说,进入我们学校,就等于跨过了重点大学的门槛。”

伴随着全场沉重的呼吸声,表格和直方图交替出现。

“我们有最科学的管理方法,最好的学习氛围,全国最优秀、最有经验的教学名师。所有的学生,在我们学校,将得到为他量身定制的学习资源。我们为每个人提供特别设计的辅导套餐。每周一次的健康检查保证学生的身体处于最佳状态。专门的营养师为学生搭配健康的食谱。阿尔法波调节下的宿舍,让孩子在几分钟内进入深度睡眠。专业的心理调节师将在学生出现心理波动时及时介入,让学生保持积极乐观的学习态度……”

一口气说了十几分钟,男子才停了下来,喘了口气。他始终保持微笑,说话时口齿流利,充满自信。用最简洁的语言穿透对方的内心。这是一种天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具有这种才能。

“新校区将采用完全的封闭式教学。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教学革新,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前所未有。当今社会,各种五光十色的诱惑层出不穷,全息游戏、互动视频、虚拟偶像……这一切都极易让孩子们沉迷其中,无心学习。唯一的办法,就是建立一所全封闭的校区:这里不允许学生携带任何智能穿戴式设备,也将在大范围内屏蔽外界的无线电信号,以阻断任何可能的外界干扰。所有的学生都将在一座环境幽雅的广阔校园中度过三年的校园生活,期间将不允许离开学校一步,没有归宿假,也不允许家长探视。”

会场中开始出现了预期中的骚动和不安的低语声。

“相信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好!没有艰苦的跋涉,又怎能看到最美的风景?这三年的学习,不仅可以让学生在成绩上获得长足的进步,更是对他们心灵的磨砺。”看着下面一个个正襟危坐的中年男女,他挺直了身躯,像布道一样的大声说道:“选择‘近腾’,就是选择了辉煌的未来,为了你们的孩子,请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时,舞台两侧的通道中,走出了一列早已准备就绪的工作人员。

接着,一叠叠整齐的合同就摆在了家长们的面前。

1

听这群老头对着课本和黑板唠叨几十分钟纯粹是浪费时间。叶文经常这么说。同桌古河深以为然。

铃铃铃,上课铃响了,叶文头也不抬地盯着习题集,奋笔疾书地演算着。于他而言,老师的讲课声不过是环境中的本底噪音,完全可以从意识中自动过滤掉。他的眼睛从来不看向黑板,却每次都能考到年级前十。考试之后的班级总结会上,班主任总是自豪地宣布着他的名次,他也只是瘪了瘪嘴,嘀咕一声“无聊”。他的大脑构造一定跟我们有巨大区别,古河私下里曾经如此揣测。

不一会儿,下课铃响了,叶文仍然用右手撑着额头,皱眉思考着。这种情形是不多见的,因为很少有题目能够让他如此为难。

“唉!”他突然叹了一口气。

“怎么啦,文仔?”古河问。叶文长得干瘦干瘦的,大家都叫他文仔。

“没事,这个题出错了。”

“嗯,再检查检查,什么题能难倒你啊!”

“不,我说的是出题人错了。这个题出得不对。”他懒洋洋地说,“你看,”他指着习题册上的一幅图,对古河说,“一般来说,题目给出的已知条件只要恰好可以解出答案的即可,可是这个题目,可能因为解答过程比较复杂,出题人便想当然地多给了一些条件,给答题者一些提示。可是他太大意了——他给出了一个多余的条件。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这个条件和其他的条件完全无法自洽。换句话说,答题者如果从这个条件入手,解答出来的结果,将和标准答案大相径庭。”

古河看着题目,努力地思考着。那是一道物理题,而且是那种需要进行复杂的受力分析的类型。每次看到这种题目,古河就觉得头疼。

“可是你怎么知道那个条件是错误的——万一是别的什么条件错了呢?”

“不会。从题目的整体来看,出题人要考的,就是滑动摩擦力的计算和连接体问题。除了那个条件以外,其余的每个条件都有机地联系起来,以拼合成一个完整的解题链。这就像在一堆拼图碎片中,突兀地出现了一块不属于这里的碎片。虽然你还没有拼好这个图,但直觉上就可以发现这块碎片有不对劲的地方。”

我没有看出任何特别的地方啊,古河嘀咕着说。果然他的脑子和我们不一样……

文仔是个天才。天才自然不需要遵守普通人的规则。每天中午十二点起床,躺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宿舍发一会儿呆,然后从床下面翻出一袋早餐奶,一边吸着一边走向教室。通常是午自习的时间,安静的教室门口突然出现一道黑影。他趿拉着拖鞋,懒洋洋地站在那里,扫一眼教室里的情况。如果有老师,他就拖长声音叫一声“报告”,如果没有就慢腾腾地踱到自己的座位上,吧唧吧唧地把早餐奶喝完。

没有人觉得奇怪,连老师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微笑着看他一眼,有时候还点一点头,像是在和某个熟人打招呼。

他是班上的特殊人物。

他属于“第一阶层”。

第一阶层的宿舍本来是独立的别墅,就建在学校东面的荷花池旁边,但是他并没有搬过去,仍然和其他人住在四人间的集团宿舍里。

“懒得搬东西,”他说,“这儿也挺好的。”

宿舍的人都巴结着他,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古河脸皮比较薄,做这种事情总是慢人一步,到最后也就放弃了,只是以普通的态度和他相处。文仔对人倒也没有特别傲气,只是有点冷漠罢了——第一阶层的大多如此。

有一次,古河坐在床上看书入了神,文仔经过的时候,扫了一眼,略微有些惊讶地问道:“这什么书啊?”

古河一愣,尴尬地把书合拢,支吾着说:“物理书……延伸阅读材料……”

“得了吧,”文仔一把抢过他的书,“我又不是管理员。嗯?《月海沉船》,克拉克的?”

古河有些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心想万一他报告给管理员就完了。可是文仔只是随便翻了翻,又把书还了回去。“有时间借我看看。”走的时候,他挥了挥手。

第二天,老师便把古河调到他的旁边,两人成了同桌。是他要求的吧,古河想,毕竟他是第一阶层的人。第一阶层可以获得很多权利,甚至可以很大程度上影响班主任的决定。从某种意义上讲,整个学校是有求于他们的。对于这样的私立学校来说,他们需要像文仔这样的尖子生,越多越好。

但古河从来没有就此向他求证过,他觉得那样做很傻。

之后几天,古河竟然走进了第一食堂的大门。

第一食堂里的人很少,和拥挤不堪的第二食堂完全不同。这里窗明几净,空气中有一股青草的味道。座位是柔软的沙发,铮亮的棕色皮革表面能映出他扭曲变形的脸。

“点菜吧,”文仔说,“我请客。”

古河翻开印制精美的菜单,看着上面贵得离谱的菜品,犹豫着不知道该点什么。动辄几十个绩点的价格,点一道菜几乎就会耗尽他一周的积蓄——也只有第一阶层的人才能消费得起。

用绩点消费这件事,一度让古河很不适应。来之前,父母给了他一张银行卡,卡里有这个学期的生活费。所以刚到学校,他第一件事便是到处找ATM取款机,可是就算他走遍了学校的各个角落,也没有看到任何类似的玩意儿。后来,他到了宿舍,才从室友的口中了解到,这里所有的消费,都是用一种叫“绩点”的东西。

“那是什么?”他好奇地问。

“怎么说呢……大概类似于你的平时成绩吧。学校定期会有一些小测验,根据测验的分数高低,学生可以获得相应的绩点。”

虽然很不适应,不过古河很快就理解了这种体系。所谓的“绩点”,就是校方设计的特有货币。而每一次考试,既是对近期学习成果的检验,也意味着“工资”的发放。对尖子生们而言,那是一次获取绩点的狂欢,而像古河这种成绩中等,甚至略微偏下的学生,就只有守着一点微薄的绩点数,勉强在廉价的第二食堂里混个温饱了。

简单的说,那是建立在考试成绩基础上的一种贫富分化的机制,学校想借此激励学生更努力地学习。

当然,学校决不会让你因为饿肚子而影响学习。一旦体检发现有营养不良的状况,会立刻强制注射身体所需的物质,葡萄糖、维生素、各种微量元素,或者给你一杯黏黏的流质食品,尝起来像胶水一样,还带着一股很冲的味道。学生们把它叫做“土饭”。相信我,吃过一次后,你永远也不会想吃第二次。

这或许也是一种惩罚机制吧。

“你喜欢看科幻?”待两人坐下后,文仔随意地问道。

古河点点头:“小学就开始看。”

“我也是,不过我看得不多。”他终于还是接过古河手上的菜单,随便点了几个菜。“这几年,好看的科幻小说真的太少了。那种能从灵魂深处产生的颤栗感,已经很久没有了。”

“都是俗套的点子——生化病毒、人工智能、电脑网络、黑洞虫洞、时间旅行——到最后,你发现连这些都只是一层皮,里面装的其实只是一个蹩脚的爱情故事。”古河也笑了笑,埋怨道,“克拉克离我们已经很远了。”

因为有共同话题,聊天似乎非常顺利地展开了,还不到一顿饭的时间,两人仿佛已经变成了相交多年的老友。第一食堂带来的拘束和紧张感也渐渐消退了。古河很高兴自己刚到学校便交到了这么一个志趣相投的朋友。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现在的这些小说越来越无趣了。”古河从读者的角度总结了自己的感受,“并不是说现在这些小说的文笔不好,只是总感觉没有最初那种惊奇感了。”

文仔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原因是多方面的吧,跟作者、出版方和社会大环境都有关系。”停顿片刻,他端起面前盛着果汁的高脚杯道:“来,干一杯,为这无趣的科幻时代!”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5****5593
135****5593

迫切的想看哈哈

151****9988
151****9988

天天看新闻

颜如玉
颜如玉

天天看新闻

MS XWJJ
MS XWJJ

great

135****1576
135****1576

有空看看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