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科学 | 张文宏被评价“没有爹味”,那被嫌弃的“爹味”到底是什么味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章咪佳 

在这个充满惊愕、迷茫与希望的冬往春来里,张文宏,也许是中国人视线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名字之一。每天关注疫情进展,如果看到一眼“张文宏说……”,人们会感到掌握了权威信息,也获得了实际操作的方法。

作者:曹启文

前段时间张文宏被评价为“没有爹味”的男性。很快,“爹味”这个几年前就被发明的词,再次在网络上发酵走红。

爹味是什么味?没有爹味的男人是什么款式的?

齁咸

“爹味”这个说法,是我同事这个月向我爆料的,我们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起先大家猜测,相比之前有一批中年男士持有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油腻”,这个“爹味”算是褒义,至少是个中性词吧?

因为有个“爹”在里头,我们能想到的顶多是一些代际交流上的吐槽——

杭州话里,在讲第三人称的时候,也称自家父亲“我们爹”如何如何,不过我们这代人多还是喊“爸爸”多。

有一年我同学的爸爸认为她太后进,给她介绍相亲对象。后来她很讽刺地说:“这位男士谢顶了。真是亲爹啊~”

从此,我们经常开玩笑管她爸叫“亲爹”。

她爸爸是人民大学经济系毕业的高材生,所以“亲爹”这个称谓在我们这里,略有小西斯(杭州话,大人眼里恨铁不成钢的熊孩子)对大人的一点点调侃,但还是有很多敬畏在里头的。

但是我们没有想到,这一波的“爹味”,在网络语境里并不是种太好的味道——

我翻了些资料以后自己理解,“爹味”大约是偏咸的味道吧。

被网友摘出来最典型的一个“爹味”句式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这话源自黄晓明在《中餐厅》第三季里的语录。

正好是讲到吃了,我想到电影《Green Book(绿皮书)》里有一段对咸味的描述:

黑人音乐家Don和他雇佣的白人司机兼保镖Tony在一个叫做FRANNY’S  PLACE的餐馆吃饭

Don问Tony:“味道如何?”

Tony一面刮盘子里的最后一点饭菜,一面翻个白眼:“太咸。”

Don马上说:“你没考虑过当食评家吗?”

“没有。没考虑过,很赚钱吗?”

“我只是想说,你评价食物的用词很犀利。太咸,就像我自己尝到了一样生动。”

“嗨我只是说它很咸,这是糊弄人,谁还不会加盐呢。” Tony皱眉头,“做菜的时候只加其他调料不加盐,那才叫技术。”

“爹味”大概就是“太咸”了。

网络上说,“爹味”之所以讨人厌的几个特征,包括:这个人群本身水平并不那么高,但是他们表现出来的姿态常常是好为人师,喜欢讲辈分、摆架子,有的带有控制型人格等。

就像烹饪一样,“加盐”本身并不是大家认为高明的手段,也很容易被戳穿。如果食物本来就没有处理好,光靠多盐这种太过强势而变得不美妙的的味道,很快会破坏人的味蕾,反而倒了胃口。

其实有生活阅历的中年男人,在这个“大叔”流行的时代,是有魅力的。他们要是愿意分享一些经历、经验,年轻人可能是很买账的。

但是就像盐是身体不可或缺的物质,怕是怕食盐过量,人容易高血压的。

为什么有的人执着于给人家“上课”?

以前《冬吴相对论》里,梁冬和吴伯凡聊起一个人群,他们对做正确的事情兴趣不大,但是坚持要做正确的人——极力维护住一个“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正确的”人格形象。

“爹味”持有者,大概就这是这样常常有一种保持自己一贯正确的瘾头。一旦这种瘾上来了,人容易做出非理性的决策和行为。

这些“爹”可能也委屈,一点都不认为自己压迫了别人:“我从来也没有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还问大家的意见……”

哲学家会一针见血地告诉你一件事:人是很奇怪的动物,自恋自欺的程度,都远远高于自己意识到的状态。

当然人对自恋是有感觉的,但是我们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自恋的程度,可能和外人看到的实际情况之反差,会有青藏高原和四川盆地的比对。

我们身边,这些“爹”就不少。

同事看到我的选题,马上说她老公就有“爹味”,我请她讲讲个例,她信手拈来:

女儿这个春节以来胖了很多。

她爸有时候一进门,看到小朋友躺在沙发上吃东西,不问缘由就要教训她:“你知不知道女孩子要管理身材?我们的模特(爸爸是做服装生意的老板)超过90斤,拍照就很难看了!”

00后的小朋友顶嘴:“你看看你自己的肚子,大得跟柏油桶一样,你还说我。”

“男人就是要‘大肚’!” 爹一边继续跟进,一边会把衣服捋上去,肚子露出来,啪啪啪拍。#你脑补一下那个画面,很老大爷#

当年,穿着新衣服的皇帝,也不过就是基于这样的自信晃出来的吧。

加盐少许

巧了,张文宏也有个公认的“爸爸”身份。

在同事、朋友圈子里,1969年出生的张文宏从30多岁起,就有了“张爸”这个外号。据同事说,这是因为他果敢又细心,凡事都要照顾到位,“就像爸爸一样。”

到了今年,“张爸”已经成了全网的爸爸了。大家喊得很积极,每天能听到张爸关于疫情的解读和指导,觉得安心。

这个爸,和上面的“爹”的味道是怎么不一样?

你要说张文宏医生是截然相反的,是甜味的,那肯定也不是。

“你能不能告诉我中性细胞和巨噬细胞的区别呢?姑娘,这些你都懂吗?(不懂)那我们怎么讨论呢?我的意思是说,今天去武汉支援的都是各级医院最厉害的医生,要相信他们在具体治疗中会有具体方案”“我跟你讲一定听不懂的,因为我们读的书不一样,我讲的每一个汉字你都能听明白,但不会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看他讲话语速这么快,一语中的一步到位的气势,也不跟你客气的。

我觉得在中国烹饪的语汇里,也可以找到一种对张爸的描述,他是那种“加盐少许”的味道。

我想表达他的拿捏得当。中国人说的“少许”,很微妙的,想要领会,需要很深的功力。

西方人也有类似的表述。美国前总统卡特的演讲词撰稿人Chris Mattews(克里斯·马修斯)写过一本书叫《Hardball》(硬球)。

硬球,本来是棒球运动中的一个术语,简单讲就是飞过来接不着的一种球。“有的球看上去力度非常大,但是别人一下子就能接住了;有的球看上去有点软绵绵的,但是你永远接不到。”

Mattews这本书的副标题是“政治是这样玩的”,怎么玩的呢?他想讲的“硬球”,是一种有技巧的同时又有原则的处事和行为方式。

我借硬球的观点,再讲回“爹”的话题。

硬球,它是坚硬质地的——他首先是有精纯的专业权威性的,在境外疫情吃重的情况下,一看到欧美国家的动态,网上就会出现一片惊弓之鸟,张爸就给你分析:

“现在的美国就是2009年的中国。当年中国严防美国禽流感输入,严阵以待,以为是台风、飓风,最后却是雷阵雨。特朗普之所以和新加坡一样,没戴口罩,也没有像中国一样去救灾。是因为美国的医疗体系和中国不一样。2019年冬季到现在,美国已有2800万人感染流感,2.8万人住ICU,1.6万人死亡。美国医疗体系可以很从容地应付过去,中国人无需为美国着急”。

但硬球,是一个会转的球——保持正气、原则、理想的同时,他的表达方式是迂回的,人们乐于接受的。

人们焦虑口罩什么时候摘,生活秩序什么时候能回归,他讲:

“还得保持警惕的心态,像这个时间点就不要出去到处瞎玩,还没到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步。比如我今天跟你聊天,大家都很高兴,跟大美女一起聊天,大家把口罩摘了,说得兴起。其实这种都不合适。”

“每个人都是‘战士’,你在家里不是隔离,是在战斗啊!你觉得很闷么,病毒也被你闷死了”“大家只要闷两个星期,少说话,你知道伐,语言少了,思想就出来了”。

《易经》里有一卦谦卦,是一种空谷藏峰之象——看起来只是一个空旷的巨大山谷,但是在山谷下面,其实有一座非常挺拔、巨大峻峭的山峰,它不显山露水,退避为表,征伐为里。

有一些人,严格中有仁厚之心,自己很能干,在关键时刻稳准狠;但他同时尊重别人的智力、尊严,讲究德行。

张文宏医生最早出名的语录,是他讲到抗疫最艰难的时期,华山感染科安排医护人员工作的原则:

“共产党员的口号你平时喊喊可以,这个时候,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对不起,现在你马上给我上去。”

“像我们在社会上,大家经常感觉老是被人欺负。事实上我也是一路被人欺负过来的。你被人欺负惯了,就知道这种欺负人的嘴脸是什么样子,那你就要善待比你年资低、权利没你大的人。”

但是,爸爸每天在教诲这啊那的,他最后会告诉你:

“这事儿出来,因为我懂这事儿,所以大家喜欢听我的。你以为大家爱听我讲话啊?等这个事情过了,大家该看电视的看电视,该追剧的追剧,谁要看我啊?等疫情结束,大幕落下,我自然会silently(安静地)走开。”

是谓“加盐少许,拿捏得当”。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53****0386
153****0386

了解一下

180****0685
180****0685

阅。。。。。

137****6608
137****6608

但很有人味,特别特别浓的人情味。

138****8178
138****8178

力挺张爸爸

137****0739
137****0739

人家讲得是有关生命的事。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