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街头有你的照片,我常常和那个你说话,我想问你有来生吗,若有,那我还嫁你

读城记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蕾 通讯员 毛华届  

2018年1月下旬,47岁的衢州巡特警杨建军因脑溢血,深夜23时30分倒在巡逻路上。遵照他的生前愿望,家人为他办理了器官捐献手续。他的眼角膜、肝脏、肾脏都无偿捐献给了他人,救助了5个人的生命。

2020年3月31日,浙江衢州。

杨建军离去2年,杨晓燕的悲痛渐渐释放,常常在深夜,淹没她的心,模糊她的眼。

打开工作模式,她要努力开店,做好自己的生意运营,带好孩子;但是衢州城里好多地方都挂着杨建军的照片,她一见到就会想要哭。

在没人或者人少的地方,她就会跟照片上的杨建军说说话。

那是她和杨建军的私密模式。

那个酷爱警服总爱冲锋在前的“杨哥”,是衢州巡特警的明星。

大家对他的第一个印象是,笑声。

同事们都亲昵地叫他为“杨哥”,年纪轻的新警则称呼他为“杨叔”。

他是巡特警大队的资深警官,也是团队的开心果,有他的地方就有笑声,有什么困难大家也会第一时间想到他。

杨建军是因为爱当警察才来当警察的,这是杨晓燕和大伙儿都知道的事情。他对警服的喜爱,甚至不肯穿西装拍婚纱照哦,结婚照上他都坚持穿着特警服!

他的英勇故事也总是被人传说:比如怎么救人又怎么制服坏人⋯⋯

多次获得全市技术比武第一名,个人档案里的2次三等功,8次嘉奖等荣誉记录足以证明这个男人的智勇双全。

他对安全的重视也是超乎寻常的。

如果是他带队出警,他总说一句话:“我把你们带出来,就要负责把你们安全带回去。”

可偏偏是他自己,倒在了巡逻路上再也没有起来。

杨建军牺牲的消息,杨晓燕当时犹豫了一阵,还是选择对家中二老直言相告。公公婆婆虽然异常悲痛,但杨妈妈还是亲手签署了儿子的器官捐献书。因为杨建军曾经多次,很认真地告诉他们说,“做人就是要善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生才是有价值的人生”。不仅是对亲属,对同事们,他都说过“哪天我不行了,你们就把我捐了吧”。

“我儿子倒在工作岗位上,现在要以另一种方式活下去。”

2018年1月26日上午10时许,杨建军76岁的老母亲在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她的悲痛,尽数写在后面的两句话上:

“儿子,妈妈为你签字。”

“儿呀,妈签字。”

这个清明节前夕,钱江晚报小时新闻收到了杨晓燕写给杨建军的“见字如面”——

清明节快到了。以前这节似乎与我无任何干系,可在这两年里却成了我最重要的日子。

回想当时,接到你大队长的电话说你高血压犯了,在医院里,让我过去。我当时听了并不那么紧张,因为我不知道那么严重,会永远失去你。

医生和我说你脑干出血10毫升,死亡率百分百,我突然觉得眼前的景象全变黑白了,但是我没有流眼泪,现在想想可能当时还哭不出来吧……

你的离开,对我来说就像个梦,总觉得等会就醒了,我对自己说:没事的,没事的。

看到你在医院睡得很沉,任由我怎么叫都不应,我才觉得天要塌下来了。大家劝我,时间会让我淡忘,可是老公,你知道吗?时间越久我越想你。

我现在有时候还会整夜整夜睡不着,那种心痛,那种抹不去的往事如初。

我经常一个人哭,和朋友说起你又哭,我的眼泪都快流干了。

你为啥把我扔下啊?让我一个人这么孤独这么无助。

你刚走时,我哪里也不敢去,因为哪里都有你的影子。

原本,每天中午都是你和我约定的悄悄话时间。

如果没有意外,你每天中午都要打电话给我,问我吃了没有,吃了什么。

接到这个掐着点儿的电话,我常常也会撒娇。有时候还嫌你烦,我忙起来还会怪你,问这么多干嘛呀⋯⋯

可是现在,好久都没有人来问我中午吃了没有,吃了什么了。

失去了,就更觉得珍贵,更舍不得。

以前别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真的感觉是字字扎心。

你知道吗,在我们美丽的衢城大街上到处有你照片,我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你。

我经常会站在照片下面和你说话,边说边掉泪,在没人或人少的地方。

现在儿子女儿也大了,也都懂事了,这点你可以放心,还有你的领导同事都对我们关爱有加,对父母也有所照顾,我很感谢也很感动。

杨建军,我还是那么喜欢你。

我期待来生,来生我还要嫁给你。

来生,我不再像以前一样为了生意都让你在外面吃,或者只做素菜给你吃。

来生,我要天天给你做你爱吃的红烧肉。

来生,我一定不和你吵架,什么都由你说了算……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