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云思念⑬ |怀念父母

帮帮团

微信图片_20200323190359.jpg

□绿叶

又是一年清明将至,母亲已去世七年整,父亲去世也四年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时常萦绕心间,欲罢不能。

记忆中,父亲总是天不亮就起床去自留地,当我们陆续起床的时候,他已经跑了一圈回来了。有时带回来一筐的新鲜蔬菜,有时挑了一担喂猪的草,有时还会给我们带回一两个野果。他是生产队里的农活能手,播种、插秧、耘田,年轻人喜欢跟随着他,他也乐得和年轻人在一起,整天乐呵呵的。

父亲特别爱整洁。经他手的农具总是干干净净的,即使是我家的粪桶,也是一天一洗。父亲对洗衣的要求特高,须得把口袋翻出,角落都得洗净。正是由于父亲的高要求,我养成了整洁的生活习惯。

母亲是遗腹子,外婆和舅舅、姨妈们把她带大,这使她的性格有了多重性。她是个浪漫的女人,会跟父亲纠缠爱多爱少的问题,会在月下给我们讲故事,会绣花做鞋垫。她是一个敢冲敢创的女人,凡家中有事须与外人打交道,定是妈妈出面的,她一女子还可以半夜搭车去城里卖父亲种的土豆。她也是一个有少女情怀的妈妈,记得她出去农耕回来,偶有带个野果子回来,老远便能听见她的欢叫声;我和妹妹若是摘了成串的野草莓带回家,她会毫不客气地吃尽。

最是感谢妈妈对教育的重视。印象中,似乎是初二第一学期,我来月经了。幼稚的我不知道如何处理,以为要死了,各种担忧害怕,还有经血渗出的尴尬,使我不想住校了。记得一个周末的早上,我还在被窝里,母亲因听说我的成绩下降迅速,掀开我的被窝,拿着竹丝扫帚就是一阵猛打,我的屁股开了花。猛打后又是猛批,接下来便是不由分说地押着去住校。清晰地记得那晚,母亲让我背上被褥,把我送到了我们村与乡镇之间那座山的山顶上。她不下山了,因为这边是茶山,依稀可见山脚的田野,她让我独自下山去学校,她拿着电筒一直山顶照着我。我到山脚下,大叫:“妈,我到山脚了!”到了村口,再叫一声:“妈,我到村口了,你回吧!”……

父母给了我生命,也给了我无尽的念想,我又能给我的孩子什么呢?

1e5d353a-2ff0-48ab-a463-faeb18168828.jpg

【发送“清明云思念”的方式】

点击“小时新闻”首页下方菜单栏的“帮帮团”按钮→点击浮窗“我要报料”→上传文字(最多800字)、图片(最多9张)或视频(不超过20秒),就可发帖。发帖时,请在标题上注明“#见字如面#”。

【下面是下载“小时新闻”APP的转换门,以及帮帮团发帖的图解】

1.jpg

2.png

3.pn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88****9549
188****9549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139****5200
139****5200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137****5366
137****5366

历历在目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