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两个花一样的女孩啊,他怎么下得了手

重案组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蕾 梁津铭/制图

这是一起发生在5年前的旧案。

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很沉重。

两个女孩,一双姐妹,那年夏天从安徽来杭州过暑假,一个5岁,一个12岁,在自家的简易房里被杀了。

事情发生在杭州余杭区仁和街道东山村,这个村闹中取静。这里的老东山人、新东山人,平日里总是客客气气。

2014年7月20日上午,两姐妹在自家的简易租房里遇害了。

得知消息后,村民们实在是惊吓又惋惜。

多么可爱的两个孩子,村头跳、村尾唱,给大伙儿带来了多少欢乐。

杭州市、余杭区两级公安机关迅速赶到,警方侦查后确认这是一起命案。

1】遇害的这对姐妹才来杭20多天,平日里乖巧懂事

仁和大道和东山村的房子之间有一片非常茂密的灌木丛。

这里有一座名叫“上施桥港桥”的石桥,桥下是一条小河。

村子不算太小,其中有一片地方被称为施田畈。

命案就发生在施田畈24号边的简易租房里。

这个位置,倒不是位于村子的最深处,却是紧邻大马路的位置。

租房的边上,堆着一些木料。

记者赶到时,租房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刑警正在查勘现场,不时有东西被提取出来,小心地装进证物袋里。

臧纪超_2014072005 3.png

一位本地村民说,遇害的两个小女孩才来了20多天,平日里很乖很懂事。

“她们虽然是外地人,但我们也都会打招呼的,有时候还会和她们一起玩。”村民并不知道孩子姓啥叫啥,也不需要知道,大家只晓得她们的家人是收废木头的安徽人。

“安徽那边过来的,一大家子,好几口呢。”村民们议论着,也叹息着,“两个这么小的孩子,招谁惹谁了?唉……”

也有对她家比较熟悉的。“出事那家人姓臧,家里大人是兄弟两个,四五十岁。弟弟是老板,哥哥帮弟弟做的,收废木头的。哥哥平时沉默寡言的,弟弟还活络一点。”施大伯说,“哥哥没结婚,弟弟有老婆,老婆还有个妹妹,一家人都做这个营生的。”

遇害的两个小女孩,正是臧家弟媳的妹妹郑某的两个女儿。

臧纪超2014072204 2.jpg

(图:民警在勘察现场。)

2】案发后,这家的臧家大哥突然不见了

案发的时候是中午11点光景。

夏天太热,所以他们早上5点就出门收木头去了。臧家弟媳妇跟老公、妹妹一起出的门。

家里只剩下了臧家哥哥和两个小女孩。

上午10点三人回来了,敲门,发现门被反锁了,里面也没人应答。

开始,他们以为2个孩子在附近玩耍,就在村子里找。可是,找了一大圈,不见踪影。

家人们有点着急起来,撬开门一看,全都吓坏了:两个孩子倒在房间里一动不动,边上还有不少血迹。

赶紧!报120、报110,医生赶到已回天乏术,两个孩子就这么走了。

奇怪的是,家人们联系不上臧家大哥,连哥哥平时用的三轮车也找不到了。

他的手机关机了。

臧纪超_2014072005 4.png


有村民提到,臧家兄弟两个最近一段时间有过争执。

案发后神秘失踪的哥哥臧纪超,正是本案的重大嫌疑人。

臧纪超当时55岁,他生于1959年11月,户籍地在安徽涡阳县陈大镇。

针对臧纪超,余杭警方迅速展开一系列排查,并在案发当晚11时许向社会公众悬赏5万元征集线索:

7月20日上午,余杭区仁和街道辖区发生一起特大故意杀人案,两名女童被害。经查,臧纪超(男,54岁,安徽人)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在逃。出逃时上身穿黑色短袖T恤,深色长裤,脚穿绿色球鞋。余杭公安对积极提供线索、抓获该犯罪嫌疑人的,给予人民币伍万元以下的奖励并予保密。


臧纪超2014072204 3.jpg

3】他说,他是天下第一号坏人

作案后,他一路匆匆行走。

沿路监控照得很清楚,臧纪超先向南走上了东山村边的勾仁大道,又走到良渚运河村王家桥、南庄兜村、金恒德汽配城、勾运路小洋坝……晚上,他在勾庄的一个小树林里过了一夜。

他一直在附近行走,并没有离开余杭。

当7月21日早晨5时20分许,臧纪超走过杭州城北的莫干山路与勾运路交叉口的涵洞时,被通宵未眠的搜索组警员一眼认出。

那组巡逻队是良渚派出所的,他们发现一名中年男子拎着一个红色编织袋在莫干山路上往杭州市区方向行走,体貌特征与臧纪超非常相似。于是,巡逻队员立即上前截停、盘查。

他们刚刚开口盘问,臧纪超就说:“你们真厉害……”

他还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号坏人。

臧纪超_2014072005 1.png

在现场缴获的那个编织袋里,是几个随手捡拾的空饮料瓶。

臧纪超是收废品的,这是他的职业习惯,哪怕是杀人之后的逃亡路上,他还保持着这个行为。

他身上还有五六十块现金,不够买一张长途车票。

臧纪超看到了巡逻排查的民警,他就赶紧躲开了,不过还是被抓了。

臧纪超没有反抗,跟着巡逻民警一步步地走。

臧纪超2014072204 1.jpg

(图:专案组突击审查臧纪超) 

每个人都想问这个其貌不扬的54岁男人,到底为什么要对这么小的两个女孩下重手?

孩子们平日里管臧纪超叫大爷。

这是哪里来的深仇大恨?

在余杭警方召开的新闻通报会上,记者们对通报的案情还有很多疑问。

专案组民警侦查的结果是:臧纪超之所以如此凶残,对两个睡梦中的女童下重手,仅仅因为琐事纠纷!他说他觉得弟弟一家都不待见他,连小孩子都骂过他。

这样就足以杀人了吗?

4】很多人都想问他为什么,为什么对熟睡中的两女孩下手

55岁的臧纪超,精神状况是完全正常的。

面庞黝黑,粗实的手指,指缝里嵌着一点泥。臧纪超坐在民警面前,没有慌乱到语无伦次,还是保持着一份冷色调的平静。

臧家其实有三姐弟,都在杭州收废品,但臧纪超、臧二妹都跟臧三弟不合,各干各的。

臧纪超离家几十年,基本没有回去过。他这个老大,赚来的钱不给父母,但是会给二妹。

差不多一年之前,臧三弟因为缺人手,勉强叫来了大哥臧纪超。

父母已经过世,兄弟之间的心结也没有打开,臧纪超虽然跟弟弟一起干,并不开心。

他总觉得弟弟这一家子都对他不好,对他有“攻击”,还孤立他。

攻击?这确实是他的原话,后来他解释,反正就是长期以来心里有积怨,很深了。

到底是什么事呢?

臧纪超提到,他帮三弟打工一年下来,弟弟只是包吃住,并没有给他一分工钱。但是弟弟的小姨子和其他一些帮工都是有工钱的。

他肯定不服气啊,心理不平衡。

臧纪超还觉得,那两个女孩子对他也是不好的。

他认为,两个女娃娃和臧三弟很亲,平时一口一个“姨父真好”,“长大会孝顺姨夫”,却总觉得自己这个大伯伯不好,说他“太凶了”。

臧纪超没什么朋友,在外面,他也感觉没什么人看得起自己。

臧纪超和三弟常吵架。就在案发前一天,因为棚租房可能要拆迁了,弟弟就让他回老家去。他们又争执起来。

在警方发布的新闻通稿里,有如下一段文字:

(臧纪超)长期单身,平时与弟弟臧某夫妇及臧某妻妹郑某同住在工棚附近,帮助弟弟收购废品。但与弟弟夫妇、及郑某日常相处一直不睦,便怀恨在心,尤其是他认为小孩也在骂他,更感到不能容忍。

臧纪超_2014072005 5.png

因为要被弟弟撵回老家,觉得无望改变现状的臧纪超,打定主意要去做一件大事。

那天凌晨5点,三弟、弟妹和两个女娃的母亲郑某一起出门去收废旧木料。

临走前,三弟对臧纪超说:你照看一下两个孩子。

平时,两个孩子会自己在棚租房里玩耍、看电视。当时才5点,两个孩子都还在熟睡之中。

三人前脚一走,臧纪超就用凳子和菜刀对两个熟睡的孩子下了重手。

作案时间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

因为还早,棚租房又是门窗紧闭的,距离最近的施田畈24号也有好大一段路,东山村里没有人听到什么动静。

臧纪超也没顾上带什么东西,开始徒步逃亡。

采访回杭的路上,看到了两个孩子的妈妈郑某。

她一身黑衣,在租房前祭拜,烧纸钱。

女人跪着,久久不动……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看了又看
看了又看

一点委屈就起杀心,野兽派

137****2357
137****2357

造孽啊!

137****0739
137****0739

严惩凶手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