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我已经好几天深夜不能眠”,16年前杭州城西某水沟躺着一个“她”和她写下的小纸条

重案组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蕾  

“我已经好几天

深夜不能眠

都为了谁

我只是心疼你哭肿的双眼

多可怜……”

这些文字,写在一张濡湿的纸片上,藏在一个土黄色的坤包里,在水沟里浸了五六天。

被人们发现的时候,这个“我”,也几乎一丝不挂地在水沟里,已经开始腐烂。

她的眼睛,已经被蛆虫吃穿,成为一个空洞。

这一切,却是她“心疼”的那个“哭肿双眼”的“你”做的。

20030517 07蒋村郑明球1.png

1】雨夜发现的女尸

2003年5月12日晚,7点多,刚刚下过雨,天还没全黑。

暂住西湖区蒋村乡包建村的三个打工仔阿尧、阿德、阿亮一起去高头圩抲黄鳝。

他们住地附近,当时的文一路南侧有一处300多米长的树林,林子里有两条水沟。

这地方平时很少有人去,草丛都有半人多高了。人过去就只是看到一条小路弯弯曲曲,没多远就消失在茂密的树林里。

阿尧在水沟里找来找去,一找找到了白白的两条腿。

再往上看,依稀有个人形,被杂草盖着,躺在水沟里。

三人一看都吓坏了,急急忙忙赶到蒋村派出所报案。

霎时间,警笛响彻夜空。西湖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蒋村派出所,都是呼啦呼啦地往现场派人,成立专案组,对案发现场进行勘查。

拉开杂草丛,一具女尸出现在人们面前。

是个年轻女子,穿着一件绣着大花的蓝色牛仔服,上身只有一件红色内衣,下身赤裸着,左腿套着一条牛仔裤管。颈部的伤口已经开始发黑腐烂。

沿着水沟找,草丛里的一条红色的女内裤、一双红色高跟拖鞋、一截皮包带都进入了刑警们的视线。

树下,黄色的坤包被找到了。

另一处草丛,杂草掩盖的雨披、旅行背包、拎包也露出来了。

刑警们又找到一双旅游鞋,一把菜刀!

“她”被抬离后,原本身下压着的的两张纸片儿给了刑警们一个新发现:一张有照片的户籍证明和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购物券。

户籍证明上是个叫“郑×球”的湖北女子,叫她小球吧。

经侦察员和法医确认,“郑×球”就是这个被害的“她”。

刑警们的初步结论:这是一起凶杀案,推断死亡时间为5天左右。

20030517 07蒋村郑明球2.png

刑警们在周围展开搜索,访问。

2】小球和老板

“她”擦紫色指甲油,戴银色戒指,一个假冒的GUCCI包里有许多化妆品;头戴金边黑绒发饰,穿红色内衣和红鞋子,一身蓝牛仔。

一个多么爱漂亮的年轻女子。

根据身份证明,被害人小球26岁,湖北人。警方联系上了她的老家亲戚,以及在浙江温州乐清工作的哥哥。

家里人说,她有一只手机在用,可是现场没有发现手机。

被凶手劫走了?

调查组警员汇报:小球在美容美发店工作。

专案组确认:此案是一个劫财又劫色的案件。

结合各种资料及数据分析,案犯应与被害人熟悉。

根据现场遗留的购物券上的电话号码,警员围绕被害人的人际交往圈继续展开调查。

蒋村龙章村的村民蒋×明进入了专案组视线。

理由有三:1.平时行为不端;2.身上有被人抓伤的痕迹;3.在案发前与被害人有联系。

蒋×明被锁定为重大嫌疑对象人。

专案组进一步调查发现,被害人工作的那个美容美发店,就是蒋×明的老婆开的。2003年5月8日晚,蒋×明曾打电话给被害人。

2003年5月13日晚23时,侦查员们对美发店老板娘、蒋妻唐某询问得知,蒋×明可能在三墩镇的姨母家落脚。他们立即赶赴三墩×帝花园进行搜捕。

蒋×明似乎嗅到了什么气息,没在家,也没在亲戚家。

他一直在街上独自游荡。

5月14日凌晨2时许,侦察员在杭州城西骆家庄一美容美发店内发现了他。

对,还是美容美发店。

从5月12日晚9点接案,到抓获蒋×明,时间是29小时。

3】简单而残酷的真相

蒋×明拒不交代,矢口否认其5月8日晚曾接触过小球,警方的审讯一度陷入僵局。

证据却是无法抹煞的。

现场提取的血迹、精斑,与蒋×明的DNA鉴定结果完全一致,是同一个人的。

蒋×明仍然抱着侥幸心,假意招供,说是跟人合伙干的,但他既交代不清案发当天的活动,又否认曾接触过小球。

审讯持续了两天,蒋×明还在编故事。

5月16日凌晨2时,他招供了。他自己知道,编不下去了。

真相其实很简单:小球在美容美发店工作时,就跟老板眉来眼去,互相都“有想法”。老板娘发现后,当然是辣手决断,把她赶出去了。

5月9日凌晨,老板蒋×明与小球幽会在蒋村合建村绿化带,温存后,小球向蒋×明要钱。

蒋×明不想给。

借口可能有很多,比如,这是你自愿的;比如,咱俩是恋爱关系……

小球没想那么多。蒋×明不给,小球便威胁要告诉老板娘。

就因为这样,蒋×明便掐住正要往回走的小球,将她掐昏后扔进绿化带水沟中,拿走她的随身财物。

准备骑自行车回家时,蒋×明又担心:小球苏醒后,会报案吧?

一不做,二不休。

他拿起自行车上带的刀,切割小球的颈部,直至她的动脉断裂死亡后,再将尸体用杂草一盖,逃了。

【写在最后】

小球不是第一个这样的被害人。

就道德层面而言,或许有人会说她们咎由自取。可是在法律层面上,她们在如何保护自身安全的问题上,确确实实是个弱势群体。在身体被出卖、被侮辱的同时,她们对自己的财物安全和生命安全的保护,是那么地无力,或者说是微弱到没有。

“因为她们的工作本身是违法的,她们千方百计地避开警察,避开执法体系,总是往阴暗角落、偏僻地段、暗室和出租房……被侮辱和被虐杀不是她们自愿的选择。却是她们自己,无奈地把自己的生命和安全交给了不怀好意的客人。”有位刑警曾经这么说过。

她们被杀后,警察蜀黍又破案又扶助遗孤上学的故事,杭州也发生过好几个。

她们也是公民,她们中也有母亲。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5****2758
135****2758

😓😓😓

138****8178
138****8178

凶手枪毙?

25410022
25410022

哎…………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