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女记者半夜家中遭劫,杭州这个延续多年的离奇连环案,警察可能都没我们知道得多

重案组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蕾    

这个故事始于MSN年代,终于微博年代。

【小倩】                           

2004年8月5日凌晨1点。

小倩这一辈子都记得那个深夜。下班回家,刚打开家门,一只啤酒瓶迎头砸下。

一下,两下。

一瓶,两瓶。

啤酒和玻璃碎片流了一身一地。

继而一个陌生男子把她往卧室里拖。

因为满地玻璃碎片,她的脚踩在碎渣上,鲜血淋漓。 

她不认识这个在她家突然出现的男子,更不知道自己为何遇到被这样残暴殴打的厄运。


小倩是一名女记者,那时,独自住在杭州城西的××新村10幢701。

那是顶楼。

小倩每天几乎都是凌晨才能下班回家,一个人。

那个深夜却和任何一个日子都不一样。

凌晨1点,一开灯小倩就看到了一个陌生男子。

她立即大叫。

那人操起啤酒瓶砸到她头上。


惊吓中,她拼命让自己镇定:要救自己,要救自己。

因为她看到这个男的其实还是一个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

他的脖子上挂着小倩的珍珠项链,一只手戴了3只戒指,都是从首饰盒里翻出来的。

他一定已经把家里翻过了。

他也光着脚,脚上也在流血。

看着他好还是不看他好?

她极力哀求这个陌生的少年放过她。

她保证自己不会去报警,让他把钱拿走。

小倩问他会不会杀人,他说自己不杀人。

但是他打了个电话,对不知道什么人说:“教训她的事情已经做好了,就这样吧。”


小倩觉得这不可能,她没有得罪过任何人。

少年用连裤袜把小倩的手脚捆了起来,用吊带衫塞住了她的嘴。

小倩没办法说话了,她只能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

他想了想,把小倩推进衣柜关了门。

一片黑暗。


小倩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离开,只能等。

过了很久很久,小倩觉得家里真的没有人了。她从衣柜里一点点爬出来。

她慢慢挣开了捆绑。

放眼望去,包和手机都被拿走了,电话线扯断了。

网线还在。


【张生】                             

2004年8月5日凌晨3点,张生下班后还在办公室,他在电脑上下棋。

右下角,MSN提示:小倩登录了。

他心血来潮打了个招呼,发了个笑脸和一句话:你回家了啊。

他们俩是老同事,从另一个单位先后跳槽过来,在同一个集团的不同部门。

小倩打开了“网络摄像机”,张生看到一张惊魂未定的脸。小倩打字“快帮我报警”。

什么?开玩笑吗?真心话大冒险?

张生愣了一下。他平时跟小倩聊天不多,吃不准这是什么节奏。

小倩想把头上的伤给张生看,因为头发黑,头上的伤看不清楚。

小倩把脚举到摄像头前面。

张生看到了一片红色,真的有麻烦。

张生:?

小倩输入了她家的准确地址:“我在家被打劫了。快叫警察!!!!!”

张生马上打了110。

接警员觉得张生有可能在报假警,多问了几个问题:为什么你朋友不出门找邻居?为什么要找网友报警?

他也需要一点时间判定张生不是恶作剧。

凌晨三四点,15年前,有个男的打电话说在这个城市的另外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女人被打劫——这对于110接警员来说,更像是情侣吵架然后报假案,或者酒鬼的恶作剧。

张生对110接警员表示自己一定会赶过去的。

他立即下楼叫出租车往城西赶。

到了小倩家门口,他发现警察已经在那里,正隔着门跟小倩说话。当时的杭州市西湖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和文新派出所的警察都来了。

小倩不开门。

听到张生的声音,她才肯开门。

把现场留给警察勘查,张生扶着小倩去了医院。


【陈警官】

2004年8月5日凌晨3时许,几乎在张生和小倩在MSN上遇到的同时,陈警官遇到杨洪。

时任杭州上城区湖滨派出所的夜巡警长陈警官,带领协辅警和便衣队员,开着巡逻车路过开元路,看到路边一个少年在走。

他背的包带子很细,像是女人的包。

隔着20多米远,陈警官一眼觉得有点不对,放慢车速慢慢开上去。

第二眼,看到他的裤子后腰还挂下来一串纸牌子。新的吧?

有些事情不需要太多证据,两处感觉不对已经足够。

陈警官招呼他停下,假装例行盘查。

那个男孩愣了愣,还是停下了。

裤子是全新的,裤脚都没有拷边,邋里邋遢搭在鞋面上。

鞋子还是拖鞋,一只黄、一只红的。

陈警官一边问: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哪里人?一边挺自然地把那个羊皮小包拿了过来,一只手还抓住那男孩。

2014年我重访警官时,他当时已经是杭州市上城区巡特警大队的副大队长。

开始聊这个案子的时候,我起了个头,他说正在北京出差,对这个案子有点印象,但一下子记不起来。

半小时后他打来电话说,都想起来了。“这小子挂的一串饰品项链,腰上的橘黄色塑料皮带,全是女式的。裤袋里还有一条珍珠项链。”

“从头到脚,全是那个女记者家里的。”

陈警官记得当时的盘问:为什么背个女式包?

杨洪说是女朋友的。

问他为什么半夜在路上走?

杨洪说去前面的花店给女朋友买花。(开元路上还真的有一家彻夜开着的花店。)

问:女朋友住哪里?

杨洪马上说:在前面的知足里。(他对这一带的地名可真是熟悉。)

陈警官叫杨洪带着他们去女朋友家看看,杨洪说女朋友在一家新闻单位上班。

“其实他已经把包都翻过了,对地形也很熟悉,把受害人的名片也看过了,所以回答得满流利的。可是他把皮夹子的颜色说错了。“

这样的一个17岁贵州男孩子,怎么会有一个在新闻单位上班的比他大好几岁的女朋友?

陈警官不觉得这是偶然。

那阵子,他天天都这样在街头巡逻。

当时,杭州警方也已经开始想到,要通过提醒公众特别是独居女性,遇到夜盗不要强烈反抗——因为极容易从偷盗变成抢劫甚至其他暴力行为,从侵犯财产安全变成侵犯人身安全。

 20040806 05顾倩案1.png


【杨洪】 

陈警官记得,这个小鬼当年才17岁,贵州人,来到杭州没几天。

确实,少年叫杨洪,生于1987年。

那是他到杭州的第5天。

他的老乡,很多都是做夜盗的,他也是。

进了派出所,他编的谎言没有意义了,开始说实话。

2004年8月4日中午,他买了2瓶玻璃瓶装的啤酒开始游荡。

“买啤酒是为了万一,可以用来砸人的。”杨洪事先就想好的。

晚上9点多他逛到了××新村10幢1单元,走到6楼半,爬墙翻入了7楼的小倩家。

家里没有人。

他四处翻找,没什么收获,就打开衣柜换了件新衣服,挑了条新裤子,穿了新凉鞋。

他把自己的旧衣服塞进了床底下。

他打开冰箱,吃了主人家的桃子、棒冰、可乐。

还不想走,他在阳台上睡了一觉。

有人回来了。

杨洪赶紧躲进厕所。

时钟指向1时许。

门打开的瞬间,他决定拿着啤酒瓶上去打进来的人。


他本来就没打算杀人,看到小倩害怕的样子,故意打了那个电话,台词都是对着空气说的。

他觉得自己演得不错,有古惑仔风范。

离开后,他先坐出租车到了武林小广场,又换了一辆坐到吴山广场。

当他从开元路走过时,被陈警官发现。

8月5日凌晨4时许,湖滨派出所在审查中得知小倩被困衣柜,报告了杭州110指挥中心,随即文新派出所和西湖区刑警大队得到了消息。


噩梦醒来是早晨。

5时许,在医院的小倩和张生、朋友们知道了凶手已经抓到。

6时许,陈警官在湖滨派出所做完第一份询问笔录,把杨洪移交给了西湖区刑警大队。

8时许,彻夜没睡的张生终于把小倩交给了她的朋友同事们,才睡下。


【汤生】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了。

5年后。

2009年7月18日那天晚上,××新村10幢1单元701遭贼了。

屋主汤生是2007年买下这套房子的,当时的房东是一个非常利索的女子,据说一直是用来出租的。

这房子当时只有简单装修,看上去这说法也合理。

之前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自然没人提起。

汤生清楚地记得,“我和老婆在大卧室睡觉,房门是锁着的;小卧室的门没锁。根据警方调查,小偷是从我们家北露台进来的。北面的露台正好靠着一条小楼道,从楼道可以翻进露台。小偷从小卧室的衣柜里和客厅里拿走了相机、手机、现金,价值2万多元。后来他在上海被抓,价值最贵的相机被追了回来,还算是运气好的。”

那次失窃后,汤生在楼道与北面露台之间安装了一道防盗栏杆。

因为家里进过小偷,他们从此都格外小心:“玻璃都是双层的,出门都把窗户关紧了,窗帘也是全都拉起来的。”


2011年8月7日他们一家去外地旅游。本来,8月18日当晚10点45分他们能回来,由于火车晚点,19日凌晨2点多钟才抵达杭州火车站,然后回家。

第二天一早起来,邻居们纷纷告诉他:有贼昨天晚上进你家,然后摔死了。

汤生愣了一下,一个闪念掠过脑海:不会是之前来过的小偷吧?

他又来了?

不太可能,汤生对自己说。谁会愿意回到自己跌倒过的地方?

实在没想到,警察告诉他,就是这个贼,不但是来“回访”了,背后还有一些故事。


2011年8月18日深夜11时30分许,杭州城西××新村10幢1单元702室的杜生已经睡了,忽然窗外“砰”的一声大响。“我还以为是自家空调的室外机掉下去了。”

杜生迷迷糊糊起床,开窗一看,空调外机还在,就又躺下睡觉了。

后来,听到一声女子惊叫,杜生再次起床。他向楼下望去,发现草地上趴着一个人。他以为是有人跳楼,就边报警边往楼下跑,还想去救人。

越来越多的邻居走出家门,有人打110、120,跑去叫保安。有人高呼“有人掉下来了!”

23时点47分,杭州文新派出所接到报警赶到现场。小区保安平先生和戴先生说,看着面生,不像是小区内的住户。

这是杭州一年中最热的夏夜里。

摔死的男子穿一身黑色T恤和裤子、黑色白底帆布鞋,头朝下趴在绿化带里,浑身都是血。

120赶到现场,认为已无生命体征,但还是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坠楼男子摔死的位置,就在701的楼下。

保安又用手电筒向楼上照,发现男子坠楼处正上面的楼顶上,挂下来一根绳子。那是根很粗的麻绳,看起来大约3米长,刚好从楼顶垂到7楼窗台。7楼窗台下面有一个空调外机。

杜生说,以前没看到过这根绳子,应该是当天晚上刚挂下来的。

没有住户承认是自己挂的,大家猜测可能是这个摔死的男子挂的,他是来偷东西的。

701当夜无人在家。杜生和住户们、保安、民警一起上楼,挨家挨户问。

没有住户被盗。

但是,他们发现,通往7楼的楼顶没有楼梯,但楼道天花板上有一个方洞。方洞下面有张桌子,一个人踩在桌子上,刚好可以爬上楼顶。

桌子上、墙上,都发现了黑色鞋印,以前是没有的。

保安和民警借着桌子上到楼顶,发现了挂着的绳子,一头就绑在楼顶的避雷带上。绳子很粗,足够支撑一个人的重量。民警将绳子拆下后,当做证据带走。

大家对此猜测纷纷扬扬,一致意见就是:这是一个偷东西的。

后来,根据报纸,大家知道了:

民警在他身上找到一只钱包,里面有19元现金,还有两支小手电、两把螺丝刀和一副白色粗纱手套。

他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和通讯工具。


【尾声】                             

警察告诉2011年的701住户汤生夫妻:摔死的确实是个贼,而且就是2009年光临他家的夜盗。

这名夜盗,看起来有执着的701情结啊。

2004年8月5日凌晨来701抢劫了小倩的,是他,杨洪。被抓后,他因涉嫌入室抢劫罪,未满18周岁,被判入少管所,三年多后出狱。

2008年12月11日,杨洪潜入杭州城西的良渚某小区×幢6楼一户人家,没找到值钱的东西,随手拿了几件衣服,价值200多元,因此第二次被抓,以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坐牢。

第二次出狱,他再次光顾××新村这个701。

2009年7月18日的半夜,他来过,从701偷走了数码相机、手机、现金等,价值近2万元。然后在上海再次因入室盗窃入刑。

2011年8月18日,他第三次出狱没多久,这是警方所知的他第三次来到××新村10幢1单元701室。

念念不忘,他终于从这里结束生命。

“我装修过房子,敲掉了一些墙,格局和风格都不一样,他两次来这里,应该感觉得到。”汤生对警察说。

杨洪“失足”的原因似乎也找到了:装修时多余了一块玻璃边角料,汤妻把它放在空调室外机上,平时上面放着一些花盆。杭州每年8月常来台风,他们出门旅行之前,把盆栽都搬走了,光留着那块又薄又滑的玻璃。

杨洪从粗麻绳上往701的空调外机跳时,没想到踩上了一块玻璃。 

汤生说:“我对派出所说,我想出一点钱,作为丧葬费也好,作为抚慰金也好,希望这个从我家窗外坠楼的男子死后得以安息。”

“不论他曾经做了什么事情,他的生命都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了,我这样做,也是想表达对生命的一种尊重。”

那天,张生忍不住发了一条微博去@ 小倩,说:你的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潘旺
潘旺

这种以故事的载体讲述新闻事件的发生,很好读。

最新评论
飘逸
飘逸

这个小偷很执着

好朋友一起扯证呗
好朋友一起扯证呗

关注!!!!

︶ㄣ寵壞☆
︶ㄣ寵壞☆

想不到为什么

133****4632
133****4632

传奇故事

小吴仔爸
小吴仔爸

惯犯活该啊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