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亲眼看着弟弟摔死的夜盗何:想留下一个属于他的江湖传说

重案组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蕾   

夜盗,时迁的子子孙孙,就是那种天黑之后飞檐走壁的江洋大盗,专门爬门攀窗,登堂入室。

资深的夜盗比较谨慎,一般在凌晨三四点作案,稍有不对,立即收手。

新手就比较鲁莽,万一被屋主发现,情急之下会演变成持刀抢劫,或者遇到单身居住的女子,会顺便劫色。

所以,一般这种时候认怂最机智——

钱包虽可贵,生命价更高。

遇到夜盗来,假装熟睡吧。

今天我们想说说夜盗何的故事。

1】夜盗何其人

2010年3月,贵州人夜盗何以及他的10个同伙(田某等)落网以后,当年杭州各个城区的爬阳台、爬落水管的夜盗案件下降了55.7%。

这是一个可以扭转局面性质的数字。

这是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当年对于全市同类案件的统计,也相当于给夜盗何的作案能力来了一个认证。

然而从春天落网,又过了三个月,夏天快要结束,夜盗何才终于肯点烟、开口、讲故事。

“但是,这一切都很值得。”办案警官之一、曾经的杭州西湖区三墩派出所的小李民警这么感慨。

不止是这样。

在长时间的追踪、抓捕和审查过程中,案犯和刑警有时候也会形成一种微妙而深切的关系。

这种关系,谈不上是朋友,但是在审讯室的腾腾烟雾里,刑警却可能是对这个案犯了解最多、唯一一个可以也愿意听他倾诉、甚至是可以接纳他的一些托付的人。

像夜盗何这样的人,一开口,伴随着85件可以查证的案件之“光辉历史”,必定还复活了很多的人生碎片,和那些因为闪回而“复活”的内心感受。

夜盗何的人生就在一次次审查谈话里揭幕。

2】夜盗何和他的双胞胎弟弟

夜盗何是一个人,但是一开始是两个人。

对,他们是兄弟,双胞胎。

他们长在贵州的山林之间,还是活泼单纯的少年时,练就了一身长臂猿一般轻灵迅捷的轻功。

在家务农,稍许成长他们便如蒲公英那样纷纷扬扬地往东部沿海地带飘过去,漂过去。

夜盗何兄弟俩,“漂”到了浙江宁波,跟老乡一起当夜盗。

“夜盗”对他们来说,不是犯罪,而是一种职业,老乡带老乡的模式,高空攀爬、手工作业,来钱快。

当然,来得快的钱,一定去得也快。

很多夜盗喜欢赌钱。一笔钱是输还是赢,刺激程度堪比在高楼之间攀爬的不确定:是成功地跳到了对面的窄窄窗台,还是,砰一声坠落。

同样,有不少夜盗,身上的某些骨关节里打着钢钉,仍在延续这样攀爬的生涯。

他们甚至觉得自己是蝙蝠侠,是比成龙更“成龙”的飞檐走壁高手。

3】他亲眼看到弟弟摔死

2007年的那一夜,夜盗何决定“金盆洗手”了。

那一年,他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双胞胎弟弟摔死了。

自从15岁下海,2005年夜盗何第一次被捕。出来后,2005年到2007年,夜盗何两兄弟愈发纵横浙江各个中心城市,以居住地宁波市宁海县西店镇为据点,间或出现在杭州、宁波、台州、温州等城市。

无论是别墅区还是高层住宅,或是老城区的破旧墙门,他们从不拒绝机会,永远像饥不择食的狼一样地踩点、下手。

但是在仙居这样一个小地方的小高层楼上,他亲眼看到弟弟摔死了。

没有像别人一样若无其事地爬起来,也没有被抬走几个月之后又笑嘻嘻来重操旧业,弟弟就这样死了。

即便是被捕都没有让夜盗何如此受到冲击,从头凉到脚。

随后三年,夜盗何就时常不由自主地想着:该收手了。

4】想留下一个江湖传说

夜盗何坚守了三年基本没出手,被别人刺了一句,就又复出江湖了。

那天他去赌钱,另一个老乡公然嘲笑他,因为落注小。“我们输赢一把都是十几万的,你这种人是赌不起的!”

夜盗何被噎得胸中气血翻滚。

以他曾经的夜盗“业绩”,身怀万贯也不过是探囊取物一般轻松,哪里容得这样的冒犯?

为荣誉而战!

夜盗何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他决定再做一次,做一把大的,轰轰烈烈地退休。

以后,他就是传说了!

总要在江湖上留下属于他的传说吧!

运气好到令他都感到出奇。复出江湖的第一次,2010年1月,杭州余杭区,他在一个跃层住宅的5楼爬窗进入,下到4楼,在卧室里看到床边有个包,一翻,有捆扎好和零碎的很多人民币。他没有惊动熟睡的主人,拿了钱就撤。出来后一数,11万。

足矣。

再来一个“最后一次”?

今天觉得够了,明天起来就在想或许可以更多。

人总是这么贪。

缺乏自控能力的人总是给自己无数个“最后一次”,直到真正的“最后一次”。

夜盗何这个成功到喜出望外的“最后一次”让他坚持了三年的“收手”彻底破功。

他总忍不住手痒,一边想着自己赌咒发誓就做一次的、最后“一次”、一边还想:再来一次?

忍了两个月,他没忍住。

2010年3月,在杭州西湖区三墩,他又出手了。

他一直对自己说:“最后一次,这回真的是最后一次。”

失手了。

深夜里,他惊醒了屋主,却不过是取了三个数码相机。

他的动作还是很快,这成了一种本能。

仓皇出逃的时候,他翻进了另一户人家。

再转身出去的一刹那,夜盗何返回室内,把刚刚偷到的三只数码相机留在了这户人家的桌子上。

他看了一眼这户人家的钟:凌晨2点。

这是不是老天灵验了他当初的赌咒发誓呢?

是不是破了自己的誓言,好运也从此到头了呢?

他是不是从此再也不能做一个成功的夜盗了呢?

冷汗涔涔的夜盗何,一直在用他不多的文化知识煎熬着。

举头三尺,到底有没有神明?他不清楚。

5】那种末日就在手边上的感觉

在妻女眼里,夜盗何大概还是个不错的当家人,正常的丈夫和父亲。

他1986年出生,十五六岁就出来闯荡。

老婆说,他懂得“疼人”。

他1米70的中等个子,眼睛小,厚嘴唇。

爱抽烟,不嗜酒,平时赌点钱,开辆不过分昂贵的私家车。

就像是最普通的一个小镇男人。

在外地作案的日子里,夜盗何从来不像他的同伙们那样拥挤在最肮脏破败的车站码头小旅馆里,他选择三星级以上的酒店。

他抽好烟,赌大钱,爬高楼,追求一切疯狂刺激和享受。

他总觉得这也是一种末日就在手边上的感觉。    

自从2009年,杭州下城警方破获贵州沿河籍夜盗团伙案件后,有警察已经盯上了他。

有关信息通过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不断汇总和分析。

2010年,杭州江干警方联合刑侦支队查系列夜盗案,也关注到了他。

警方出手抓到他的时候,他一愣神。

看着手铐喀嚓一下合拢,喃喃自语:“丫头的检查结果明天我拿不到了。”

后来,他告诉刑警,大女儿5岁,小女儿2岁。被抓之前,小女儿生病住院了,大女儿也因病要抽血检查。检查结果出来的日子,就是他被捕的翌日。

“是报应,报应……”

【最后的一些唠叨】

就算雾霾很大,晚上睡觉也要记得锁门锁窗;白天去上班也记得锁门锁窗。不管你住在几楼。

那些漂亮的欧式建筑最好安装门窗报警器,或者智能报警系统,不管你住几楼,量力而行。

怎么小心都不会过分。

有公德心会回报给你更多的安全:

出入地下自行车库和单元电控门,记得随手拉门,看到玻璃破损要催促物业及时更换。

很多小偷都是从地下室的破窗这里翻入楼内,或者跟随住户混进楼道。

深夜回家,如果看到门口值班的保安在呼呼大睡,你有理由把他叫醒。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女兆西贝
女兆西贝

看看无语了

穿暖吃饱711
穿暖吃饱711

关注!!!

亦敏
亦敏

本文已阅

135****0485
135****0485

简直无语

135****2657
135****2657

已阅读全部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