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棒棒糖!还想吃?到里面来……那年夏天,7岁女孩惨遭分尸

重案组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蕾 (图片均来自当年的钱江晚报)

题记——这是一个十年前的旧案,它的发生让人们再度对儿童遭遇性侵害问题予以关注。


2009年6月24日。

杭州余杭乔司老街上的狗,这两天整晚地叫。

谁也没听懂它们的意思。

清晨5点多,毛线店老板娘李大姐失魂落魄地从玉米地里跑回来,直接穿过老街冲进了对门的老夫妻家,话都说不利索了。

太阳升起来,大家闻到了臭味。

从来没出现过这么多的警察,今天都来了。

从来没出现过这么多的记者,今天也来了。

从来没走丢过孩子的老街上,大家听说那个漂亮可爱的7岁女孩小丽(化名),被分尸了。

这个消息带给人心的震撼,才刚刚开始。

小小的美丽,永远静止在了7岁的夏天。

20090624乔司小红.jpg

1】我突然觉得手脚都没处摆了

全身皮肤都麻了                

乔安路其实是一条长长的小街,当地人都叫“老街”。一边是单号,一边是双号。

这里,全是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基本没有陌生人出现。

我走到80多号的路口,就见到警察把守在隔离带边上。

继续往事发点179号走过去,远远就看见了人群。

中午开始,这里已经聚起了一小堆一小堆的人,附近的开水炉子店、房东家,都有各自的目击者为中心,一遍遍地说,大家或坐或站,甚至忘记了擦汗。

目击者们不知疲倦地仍在一遍遍地述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稍许缓解自己未定的惊魂。

毛线店的李大姐,是发现孩子的第一目击者。她家是双号这一边的,180号。孩子就是在对面单号这一家的,179号。

早晨5点多,李大姐去家门后面的自留地里摘玉米。自留地其实是一片废墟,李大姐种了几棵玉米,不多。

玉米地里有股难闻的气味。

她走过去就看到草丛里冒出孩子的一条腿,脚上没穿鞋子的。

她还没反应过来,又看到一条腿。

“我数了数五个脚趾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去数。”李大姐一遍遍地说给邻居们听,声音不高,可还是紧张,“我突然就觉得手脚都没处摆了,我赶紧回头,跑着跑着想起来对面这家丢了孩子,我得去告诉她外公外婆,跑的时候,我觉得全身皮肤都麻了……”  

20090624乔司小红外婆.jpg

2】外公外婆带着5个孩子

不见的小丽很漂亮那年才7岁                    

179号的房客,是一对老夫妻带着5个孩子。

最大的女孩大概十二三岁,失踪2天的小丽当年7岁,上幼儿园,下面还有弟弟妹妹。

发现小丽失踪那天是6月21日,父亲节。晚上10点多,小丽外公去乔司派出所报告失踪了:小丽穿白色带花的连衣裙,脚穿红色塑料凉鞋。

这两天大家都挺揪心,总听见老人在那里喊孩子的凄凉声音:“小丽,小丽……”

“其实昨天、前天晚上,镇上的好多狗都在叫啊,我们不知道它们在叫什么。今天,我们闻到气味了才知道……”

隔壁卖开水炉的男人沉痛地说。

“外婆在外面卖水果,外公么到时候买点馒头什么的给孙子孙女、外孙女吃,没有钱的。小孩子多么,跑出去玩好久才回来也有的。礼拜天这次不见了,还是外婆回来才发现的,外婆回来已经很迟很迟了,几点?大概晚上7点吧。孩子么大概下午5点多不见的。”

“孩子们的爸爸妈妈?不是很清楚,有的去四川打工了,有的去北京了。就让老的带着小的住在这里,他们是安徽阜阳这边的,我们是安庆的,也算老乡。”

“这个女孩很漂亮的。”洗车点的女人忍不住唏嘘。“星期六她还在我们这里玩,她老是来舀水玩……”

“小丽很乖巧的,嘴巴也很甜,看到爷爷奶奶阿姨叔叔都叫人的,我们给她吃东西,她还知道带回去给弟弟妹妹吃。”

喜欢小丽的街坊们可多了。

3】孩子母亲上个月刚走

房东说起这户人家一声叹息

房东邓雪鹅阿姨也住在这条街上不远处,说到这户人家真是唉声叹气。

“老夫妻的两个儿子说是做生意亏了好多钱,跑出去打工了。小丽的妈妈,也是离过婚的,嫁过两个老公,上个月跟着第三个男朋友走了。那个男朋友说是瞒着家里的,没有说小丽妈妈结过婚生过孩子的。(被男方家里知道)有孩子的话就结婚都结不成了。”

“孩子丢了以后我都很着急啊,我天天去派出所催他们去找。这是一个人没了啊!我们这条街上从来就没有孩子丢过啊。我还以为他们一上网就能找到了呢!”

邓阿姨是真的很喜欢小丽的,虽然小丽的妈妈没交房租就走了,舅舅们也都欠着房租就走了,房子空着也不还给她,也不交房租。

邓阿姨知道两老的难处,200元一个月的房租都交不起,还不是让他们欠着。

孩子怎么能没娘呢?还是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女孩子。

这几天,天天暴雨,人们说,原来老天也为小丽哭啊。

如果小丽有灵,会不会一直也在那里游荡,哭着想妈妈呢?小丽的妈妈,知道了以后,会有多难过呢?

我问李大姐能不能带我去玉米地看看,她同意了。穿过她家的前店后屋,打开后门,赫然是一条大狼狗。是警察,还在勘察现场。

远远望着玉米地,能看见拿着照相机、戴着口罩、拎着银色箱子的好多警察。

那个房东家有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小胖妞,会朝着我的相机笑。我拍了一张又一张,很难过地想:不知道小丽有多漂亮。

179号门前聚了很多人,孩子的外公去派出所了,外婆在家。电视台和报纸的记者来了不少人,虽然同行们问得很礼貌,孩子的外婆还是在下午3点关上了门,走开了。

离去前,她在长巷中茫然四顾,脸上的皱纹,如刀似凿。  

2009062405乔司小红 版面.jpg

4】6小时破案带来的并不是好消息

那个孩子就是小丽

玉米地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小丽,警方说还不能确认。这个孩子被分成了好多块,身上也没有衣服。

是谁那么残忍?

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如果不是失踪两天的小丽又能是谁?

在这样一个很少出现陌生人的小地方?

15名警察已经全力寻找了小丽2天了。

当年,乔司派出所和南苑刑侦中队接到报案后就已经怀疑小丽遭到了不测,因为一个7岁孩子是不容易被拐卖的,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也不容易走失了。

当然,没有一个警察会这么说出口,他们只是找,找每一片荒地,河边,草丛。

不论是在现场的还是接到打探电话的警察,今天都很不愿意跟我谈论这个案子:“我不要听也不想说什么,实在太残忍了。”

警察也是人,是爸爸,是丈夫,他们也会把孩子的照片放在手机首页,也会陪孩子做作业。

记者们守在现场的时候,警察也在调查:进每间房、见每个人。

专案组分析,抛尸现场就在小丽家100米不到的地方,如果尸体就是小丽,那么犯罪嫌疑人很可能就隐藏在附近。所以,专案组民警立即对周边住户进行全面细致的调查走访,做到“进每间房、见每个人”。

6月底,天气很热很热了。

连日降雨,现场地表及尸体都被雨水洗刷,已开始腐烂,无法辨认,余杭警方一方面对尸体进行检验,以此确认此尸体是否就是失踪的小丽;另一方面,全力开展紧急调查。

案子6小时后就破了,那个孩子就是小丽。

5】一根棒棒糖和一个60岁的智障老头

造成这起那个夏天的悲剧    

发现小丽尸体的当天下午3点,民警在老街182号走访调查时发现,60岁的杭州人徐老头有疑点!

他的脚上、手上有多处擦伤、抓痕。

民警问他怎么受伤的,他说:脚上的伤是摔倒的,手上的伤是给花浇水时被树枝划伤。

这时候,我们就站在182号外面聊着天,一点也不知道墙内已经掀起波澜。

182号是徐老头的姐姐家。据说,徐老头有智障,平时的行为就有些不正常。他姐姐和姐夫在民警的询问中回忆起来:在6月21日晚上,他的行为就更不正常。当晚,他们还发现徐某身上有血迹,房内也搜寻到可疑血迹。

警方立即将徐老头作为重大犯罪嫌疑人带到派出所审查。

徐老头初步交待,6月21日晚,他发现小丽在家门前玩耍,于是用一根棒棒糖将她带到房内并将门反锁。当时小丽害怕得大哭大闹,徐老头在慌忙中将女童的口鼻捂住致其昏迷,随后徐老头分尸,趁着夜色从后门溜出去,抛进了荒草丛中。

徐老头平时靠几个姐妹轮流照顾,此前曾经在乔司的姐姐家居住过一年多,那年5月中旬再次来到姐姐家居住。     

徐老头的姐姐后来对警察说:“我没有看到他带小孩进来,也没听到有小孩喊叫啊。按他说的时间,我应该在三楼收衣服。我家老头子还没回家。”

“我和老头子都介大岁数了,(弟弟)住在这里就等于3个老人在一起生活。老头子一把年纪还要到外面挣钞票,我也没多少心思管他(弟),给他吃、给他住已经蛮好的了。我跟他说过的,不准他到院子外面去,只能在院子里转转……我总不能一步不离盯着他。”徐老头的姐姐这么说。

“那天晚上,我到楼下拿东西,看到他身上有血,我没往那方面想。他这个人平时就这样的,磕磕碰碰的,我以为他又在哪里摔倒了,也没管他。之前,小丽外公外婆来我家找过的。”

“我一点都没想到,哪会往那方面想?如果看到他带小孩进来,小丽外公外婆来找,我一定会想起来的。那个时候如果想起来,说不定还没出事。”

不管如何,徐老头当夜被刑事拘留。

6月25日凌晨1点,我在键盘上写稿,办公室一直回响着《天空之城》。

我希望这可以是送给小丽的安魂曲。

6】她的最后一句话:谢谢爷爷              

经查,徐老头于2000年从杭州市下城区残疾人联合会领取一张残疾证。

经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杭州人俗称精神病院的地方)鉴定,他的残疾证上“类别”一栏写着:弱智,残疾等级:三级。

办案民警说,从徐老头交代情况时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不是装的。

因此对徐老头展开的审查格外吃力,第一遍询问就花了八九个小时。

据了解弱智残疾分四个级别:一级弱智残疾根本没有行为能力,一点都不能料理自己的生活;依次排下来,三级比较轻微。

三级弱智者的智力相当于八九岁的孩子,行为能力正常,生理需求跟正常人是接近的,吃喝拉撒都懂,就是思考问题和说话不太正常。但弱智者动手杀人的现象比较少见。

2009年6月21日晚,徐老头和姐姐一起吃好饭。姐姐上楼了,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看到了在院门外玩耍的小丽。

徐走出院门,看看周围没人,塞给小丽一个棒棒糖。

小丽朝他笑笑,说:谢谢爷爷!

这是小丽留给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爷爷”说:还想吃?到里面来……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奔跑的蜗牛
奔跑的蜗牛

畜生都不如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