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杭州丨这幅画的赝品乾隆皇帝珍爱50年,浙江博物馆收藏半幅,已是镇馆之宝

城市日历

近年,《国家宝藏》等文化节目成为综艺电视市场的一股清流。在第一季第八期,浙江省博物馆的三件镇馆之宝——民国万工轿、唐“彩凤鸣岐”古琴和良渚玉琮——吸引了无数网友点赞。

518国际博物馆日来临之际,“打卡杭州”推出了博物馆专题,日历君梳理杭州20多个博物馆的观展攻略,带你看遍杭州最好玩的博物馆!

【杭州博物馆地图之浙江省博物馆】

浙江省博物馆有两个馆区,一个在西湖孤山脚下,一个在武林广场北、大运河边。早在1927年,西湖博物馆在孤山建立,后改名浙江省博物馆。

今天的浙博馆藏文物超过十万件,从石器时代河姆渡文化的陶罐,到春秋越王剑、汉代会稽镜,到宋代货币、元明书画……品类丰富,涵盖每个年代。

《国家宝藏》剧照,周冬雨介绍良渚玉琮

浙博号称有十大镇馆之宝,除了《国家宝藏》介绍的彩凤鸣岐琴、良渚玉琮、万工轿,还有半张《富春山居图》。这幅画诞生近700多年,经历可以写成一部厚厚的历史书。

1350年,中国山水画巅峰之作在富阳诞生

这幅画名气实在太大了,它与晋代顾恺之《洛神图》、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等9幅合称“中国十大传世名画”。真迹分为两部分,“无用师卷”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剩山图”在浙江省博物馆。

黄公望,字子久,号大痴道人,著名画家,与王蒙、倪瓒、吴镇合称“元四家”。

黄公望年轻时做过小吏、当过全真教道士。晚年,他隐居富阳,沉醉于富春江两岸初秋时的景色。山中秀色装进胸中,从笔尖流到了纸上,于是有了这幅传世名画。今天在富阳市还建有黄公望纪念馆,四周草木环绕,十分清幽,一如画中之景。

黄公望隐居地,来自搜狐号富阳发布

画中峰峦叠翠、松石挺秀、云山烟树、沙汀村落——100里富春江的气韵都在其中,让人神往。年近80岁的黄公望,体力下降了,眼力衰退了,但是技艺更加成熟。他把对绘画的毕生探索和积累、胸怀和旨趣,都融在晚年完成的这幅画中。

传世300年后,宝画为何被烧成两段?

画作完成之后,黄公望送给了师弟郑樗(字无用)。郑樗感觉这件宝贝迟早被人夺去,就请黄公望给他“签名”,写上无用的名字,以示所有权。今天藏在台北的“无用师卷”,就因为黄公望在画上有“无用师”的题款。

黄公望在画后的题跋,有“无用过虑有巧取豪敚者,俾先识卷末……”

明中期,《富春山居图》落入苏州沈周手中。沈周是大画家,与唐伯虎、文征明、仇英四人号称“明四家”。沈周有一次借给朋友之后,画不慎被弄丢。后来出现在市面上,沈周已无力买回,只能凭记忆仿了一幅(现藏北京故宫)。这幅画几经转手,明后期流入了书画家董其昌手中,董其昌卖给宜兴收藏家吴志正。

沈周绘画

得到这幅名画,吴志正准备作为传家宝,死后传给儿子吴之炬。吴之炬又传给儿子吴洪裕——这已经到明朝末年了。据当时画家恽南田的《瓯香馆画跋》记载,在1644年前后明朝灭亡、清军南下、盗贼四起的乱世中,吴洪裕匆匆逃难,所藏的宝贝都顾不上,就带了这幅《富春山居图》和智永的《千字文》。

恽南田《瓯香馆集》

吴洪裕太爱这幅画了,吃饭睡觉都带着,一是确实宝贵,二是陪他颠沛流离。他死时,嘱咐家人把画烧掉给自己陪葬,就像唐太宗带走《兰亭序》一样。火已经点燃了,他的侄子吴子文不忍看宝物毁掉,暗中火里取画,用一幅别的画偷偷换了出来。可惜此时,画已经成两半了。前段短的重新裁剪,成为一山一水之景,就是“剩山图”;后段长的保留了主体,就是“无用师卷”。(据清王廷宾《四朝宝绘册》)

乾隆皇帝最爱这幅画,收藏了50年,结果是赝品

黄公望在中国画史上的地位,差不多等于苏轼之于词、韩愈之于散文,影响深远,后人称他“百代之师”。后世对这幅画不断有模仿,其中“子明卷”最为有名。

子明卷局部 藏于台北故宫

“子明卷”是明末摹的,有人为了卖高价,伪造了黄公望的题款。其中有“子明隐君将归钱塘”一句,所以称“子明卷”。到清乾隆十年(1745),这幅画流入皇宫。

这年夏天,酷爱书画的乾隆皇帝从大臣沈德潜那里得知《富春山居图》的消息,激起收藏欲望。半年后,他就得到了“子明卷”。见到传说中的黄公望“真迹”,乾隆十分喜爱,又是盖章、又是题字。

黄公望真迹,因被认为是赝品,没有印章和题跋,比较干净

一年以后,盐商安岐家道中落,经大学士傅恒之手,安家收藏的“无用师卷”来到了乾隆面前。两幅《富春山居图》非常相似,乾隆大吃一惊!经梁诗正等学士一起鉴定,最后认定“子明卷”是真迹。乾隆让沈德潜在“子明卷”上写赞赏的题跋,并收入他的收藏名录《石渠宝笈》;让梁诗正在“无用师卷”上写贬低的题跋,扔在仓库中。

子明卷

在乾隆收藏的书画作品中,“子明卷”是他最珍爱的,南巡到杭州还要带来跟本地景色比对。从35岁得到这幅画到他去逝,50年间在上面题跋55次之多!密密麻麻的收藏章和文字,今天仍然能看到。乾隆鉴定之后,“子明卷”和“无用师卷”都收藏在紫禁城,普通人难得一见。200年间,没人再讨论真伪。

直到1930年代,故宫文物准备去伦敦展览,鉴定家黄宾虹、吴湖帆、徐邦达等有机会看到了皇宫收藏的“子明卷”和“无用师卷”。他们发现了端倪,指出乾隆的鉴定其实错了。于是又挑起了长达几十年的辩论,不断有学者参与进来。

现代绘画大师,书画鉴定家吴湖帆(1894—1968)。

真理越辩越明。1970年代,经过几代专家研究,从落款字体、绘画技法、烧成两半后的装订痕迹等多条证据得出结论,“无用师卷”是真迹,“子明卷”是赝品,这一结论今天已成为共识。随着新时期技术的进步,科技手段进一步确定了这一结论。

真迹“剩山图”的命运

回到前面说的明末清初画被吴家烧断。“无用师卷”从宜兴吴家流出,经过张范我、季国是、高士奇、王鸿绪等收藏家之手,被盐商安岐收入。随后安家破败,画就进入皇宫,与“子明卷”一起收藏。直到清朝灭亡,被国民政府保管,1949年两幅画都运到了台湾。

而另一半短的“剩山图”被烧下来之后,顺治初年吴家卖给了古董商吴其贞,吴其贞装裱之后,卖给扬州通判王廷宾。之后200多年在市面上没了消息。直到1930年代,被吴湖帆碰到,他认出这是黄公望真迹,便用一座商代铜彝交换,到手后倍加珍爱。他见过后半卷,曾把两幅合起来临摹。

吴湖帆仿《富春山居图》,2011年曾以9890万拍卖

抗战后,沙孟海先生在浙江博物馆工作,得知吴湖帆保存了“剩山图”。他觉得个人保存非常不易,希望能由博物馆收藏。于是几次跑到上海游说吴湖帆,又请谢稚柳等人从中说和,终于把画带来了杭州,成为浙博的镇馆之宝。

这就是《富春山居图》“剩山图”的故事,现在藏在浙博武林馆区三楼。


越王(勾践之子)剑

浙博十大镇馆之宝中,还有战国越王“者旨於睗”剑、河姆渡双鸟朝阳纹牙雕、北宋泥塑彩绘观音立像、战国伎乐铜房屋模型、元龙泉窑青瓷舟形砚滴、五代吴越国鎏金纯银阿育王塔,每一件也都有自己的故事。


518国际博物馆日,去现场看看吧!

 参考文献:浙江人民出版社《西湖揽胜》、于安澜《画史丛书》江枫《论富春山居图(子明卷)》田率《文物背后的中国历史》

更多精彩,点击图片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神采24
神采24

富春山居图!

183****0692
183****0692

关注一下

雪花
雪花

这画真好看

135****4321
135****4321

确实是好画

小编
小编

2011年曾合体展览,剩山图运到台北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