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风花雪月开始,杀人分尸结束

重案组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蕾  

把尚未破案的案件物证公布出来,让公众一起当侦探,这种做法即便是现在也并不常见。

但在2005年的中国,这种做法算是闻所未闻的奇闻,而杭州警方西湖区公安分局当了第一个吃螃蟹的。

2005年9月8日,钱江晚报以及杭州多家媒体登了一条消息:杭州警方遇上一个奇案,一个身份不明的老太太被分尸了。由于暂时没有线索,警方决定公布案件详情和现场物证,请市民一起来破案。

允许有能力有兴趣的公民去勘查现场、寻找线索,可以跟警方一起推理、一同破案。

而且在近一个月时间里,你几乎隔几天就能在报纸上看到破案进展,甚至,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杀人凶手也在每天看报纸,看着警方步步进逼。

幸运的是,五天后老太太的身份查明,八天后凶手归案。

回头看,当然觉得案子很简单、破案很顺利,不就是时间拖得长了点么,但在当时,没有人知道何时能破案,案子能不能破。

1】鱼塘里浮起一个人头

2005年8月21日清晨,杭州市西湖区转塘镇龙王沙村的一个鱼塘。鱼塘承包者郑某在鱼塘里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塑料袋浮起来,打开一看是个人头。

报警。

警方赶到现场后,围观的村民说,咦,今天另外一个鱼塘里也有一包漂浮物喔,就在不远的地方。

打捞起来一看,是一个人的躯干。

分尸案!

警方设在龙王沙村的破案指挥部,气氛沉重得从堆积如山的烟头在烟灰缸里的样子就能看出来。

性质如此恶劣,必须加紧侦破,然后一周过去了,别说是破案,连个全尸都还没找到。

四肢在哪里?

那颗头,头发花白,戴有耳环,并且装有假牙,显然是个老太太。

但尸体不会说话啊,人脑门上也没有身份证号码啊。

这是8月,一年中天气最热的时,从头颅判断,法医认为已经死了3天以上。

赶紧印告示,找死者家属,悬赏破案线索;在转塘镇和周边地区进行排查,挨家挨户走访,调查最近有没有老年妇女失踪。

可惜的是,一无所获。

2】挨家挨户查《钱江晚报》等报纸

没有监控可以依赖的年代,警察是这样办案子的:

两天时间,有可能相关的本地老太太全部查完了。

专案组民警基本上不眠不休,把所有的养老院里的、住家里的本地50周岁以上的老太太逐个见面。

全都在。一个都没少。

排除本地人的话,老太太是外面来的?多大范围的外面?

查寻外来人员失踪人口,翻完当时所有与死者死亡日期吻合的失踪人口资料,但是依然没有这样的一位老妇人。

发现尸体已经三四天了,算上死亡时间至少一周了,家属竟然没发现家里少了个老太太?

下一步,挨家挨户查报纸。

因为包裹尸块的有《钱江晚报》,也有《都市快报》,专案组民警对杭州转塘地区几千户钱江晚报和都市快报的订户进行排查,专门找家里的报纸缺了那几张的人家。

又是不眠不休的两天以后,查到了300多户老百姓家里的报纸有缺页。

管用的线索依然没有。

一般情况下,案发后的7天是一道关,半个月是门槛。要是最初这段日子破不了案,基本上就希望渺茫了。

幸亏在第9天,8月29日,离转塘镇5000米的麦岭村5号水渠里,四肢捞上来了。

法医鉴定,这些残骸同属于一个死者。

这点对警方来说极为重要。

半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进展。

认尸告示和悬赏通告先后印了4次,八万多张纸四处张贴,从转塘镇贴到杭州的各个角落,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还影响了市容。

警方压力极大。

死者到底是谁呢?

3】破案进展要捅出去还是要搞保密 

为了这件事,西湖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出现了两派,好比是华山派的剑宗和气宗,一碰头就斗。

文斗,不是武斗。

一派是当时的大队长为首的。他们说,传统手法还是不能把广大市民真正发动起来,没有真正地调动起大家参与破案的积极性。那么,怎样才能做到最大范围的人人关注,使大家愿意想方设法帮警察破案呢?那时候还没有微博微信啊。得,找媒体。

一派是副大队长为首的。他们的反应也很直接:不行!凶手说不定就在看报纸,凶手的亲友说不定都能看到报纸!

本来就是我们在明处,凶手在暗处,还把自己的破案思路往外掏?

万一凶手看到之后毁灭其他物证呢?

凶手一走了之呢?

主张捅出去的大队长说,凡事皆有利弊,视乎权衡。

凶手如果潜伏着,我们一动他也得动,他掌握了警方动态,就想要销毁证据甚至外逃,一动不就显形了?我们就有机会。

把消息放给媒体,我们一方面是向社会征集线索,另一方面也是发起心理攻势啊对不。

我们让他读报纸的时候形成错觉,就是警方进展不大,一直在寻找被害人身源。

不要忘了,公布什么,选择权在警方。

4】创造和见证历史的往往都是不确定因素

破案半年后,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节目来做专访,当时的大队长终于有机会对社会公众、对全国同行解释了他的想法:

“犯罪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间就有很多的细节和瞬间,好像放电影一样,一个片断、一个片断。这个片断可能是某个人掌握,那个片断是另外一个人掌握,但是要让他所掌握的片断跟我们这个案件进行关联。我就设想,这要引起群众关注,这种沟通必须要有一个载体(大众传媒)。”

当然,他也提醒过侦查员们:虽然外界不知道刑侦技术有多高明,但罪犯的反侦察能力一直在加强。就说眼下的这桩碎尸案,凶手处理尸体的手法是不多见的。这就是机会。

所以,最后他们选择将消息捅出去。

案件消息于2005年9月8日见报,案件详情和四个重要物证公之于众,全城媒体同步发表。

微信图片_20190513110650.png

微信图片_20190513110636.png

5】神秘“老刑警”对四张报纸三个袋子的讨论

第一个重要物证是凶手用来包裹尸体残骸的报纸:《钱江晚报》和《都市快报》。

2005年5月29日和8月13日的《钱江晚报》,2005年7月9日和8月13日的《都市快报》。

警方的意见是:这说明凶手爱看报纸,很可能有收藏报纸的习惯,可能是订报户或者很方便买到或者借阅报纸。以及,这个人有点文化啊。

第二个重要物证是一只有“梵思诺”品牌字样的服装袋子。

第三个重要物证是上面标有“特花”、“花A”字样的一个编织袋。

第四个重要物证还是凶手用来装尸体残骸的一个PVC编织袋。

警方透露,经过调查,“特花”编织袋很可能是浙江桐乡一带收购杭白菊时用的,“特花”是对最好的杭白菊的品级称呼。PVC编织袋也是来自桐乡,是怡盛电器厂发货用的袋子。

专案组对外公布的两只手机从早到晚响个不停,但是线索依然还没出现。

微信图片_20190513110813.png

一位神秘的“退休老刑警”来电话提供的分析比较引人注目:

“老刑警”认为:第一,凶手在附近,理由是:抛尸地点是转塘镇和距离转塘镇4.5公里的地方,就在这个圈子里,跑不远。

第二,凶手的抛尸所用的交通工具应该是非机动车,理由同样是:跑不远。

第三,凶手不是年轻人。理由还是一样的:抛尸都跑不远!

第四,老太太的假牙应该找牙医去查患者档案。理由是:虽然每副假牙看上去都很相似,其实牙医都能认出自己制作的假牙。

当年9月10日,媒体再一次公布了专案组拿出来的死者假牙特征,希望能够寻找到制作这副假牙的牙医。

这时候已经是受害人至少死亡第24天了,死者的亲属居然还没有想到自己家少了一个人吗?

这究竟是为什么?

6】鉴定都有了,死者子女坚决不承认是他们的妈

就在媒体连续报道、公众热议纷纷的同时,专案组继续排查失踪人员。

截止当时,在杭州市上报的失踪人员中,有一位名叫孟××的老年妇女与死者极为相似,但是她的子女的反应却让找上门的警察吃了一惊:他们坚持认为死者并不是他们的母亲。  

首先,他们绝对不相信母亲会遭遇这种飞来横祸。

其次,他们也振振有词地提出了疑问。比如,他们都坚持认为母亲的头上没有疤,而老太太的尸体头上有疤。

专案组回去反复核对,继续上门。

孟老太的子女终于勉强答应,配合警方做一次鉴定。                               

第二天凌晨,鉴定结果出来了,死者就是孟老太。

9月10日尸源的确定,使整个“8.21”凶杀案有了重大的突破。

孟老太家在余杭,丈夫去世多年,她孤身一人,经常到杭州城里闲逛。虽然她与子女生活在一起,但是子女对母亲的生活和交往圈知之甚少。

微信图片_20190513110841.png

7】五个通话记录圈出凶手,可他已经跑路

孟老太的邻居在接受警员调查时想起来,老太太曾经通过他家的公用电话往外打过电话。

在通话记录中,专案组最终找出来五个相似的电话号码,可是这位邻居无法确定是哪一个。

调查这些电话号码的出处,其中的一个电话号码来自转塘镇的一间出租房。于是,专案组立即赶往转塘镇。

房东说:租房的人是个老头啊,叫蔡耀庚,刑满释放人员。今年4月份刚来租房子的,平时写写画画。这个老太太?嗯,挺像的,是有这么一个老太太来过很多次。

最后一次?

八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吧?想起来了,将近12点钟,屋子里老太太叫痛死了,他就隔着墙壁问道:老蔡,怎么回事啊。

蔡老头说:老太婆肚子痛。

房东说:肚子痛?我帮你一起送到医院里去,看一看?

蔡老头说:不要紧,吃完药就好了。

但是房东告诉警察:老蔡已经走了啊。9月10日,他说去安徽的九华山写生,走了。

9月10日,这不就是确定孟老太是死者的那一天吗。 

这人天天看报纸的吧!

8】他要求结完账再跟警察走

2005年9月13日,“8.21”凶杀案的死者孟老太的身份和照片正式在杭城媒体上同步公布。

当天,专案组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老太太说,8月15日那天中午碰见过孟老太,她跟一个老头子在一起。

“当时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并且手牵着手。孟老太还戴着一副墨镜,穿的是白底黑花的短袖衬衣,下面穿一条浅粉的裤子。”老太太还挺遗憾地说:“我在武林广场下了公交车,看到她下了另一辆公交车。她边上有个老头子。我想上去叫她的,她可能想躲着我,很快穿过马路走了。”

完全能对上号。

死者孟老太在8月15日的穿着,与其遇害时的服装完全相同。                    

老太太说:孟老太喜欢在黄龙洞公园听戏。

专案组跑到黄龙洞公园。公园里的大伯大妈们跟民警说了好多。

老人们纷纷告诉专案组,孟老太曾经与一个70岁左右、个头不高的老年男子交往频繁。

那个老头会写会画,也是最近一年才出现的。

老头跟孟老太在一起也没多久,不过感情还不错,每次都把孟老太送到车站。

这时候,这些线索还有用吗?有。

与此同时,侦查员们对蔡耀庚的出租房进行了地毯式勘查,最终在床板和被褥上发现了一些血迹。

法医鉴定,血是死者孟老太的。          

三天以后。

2005年9月16日中午,杭州在杭州望江门附近的一处老年活动中心棋牌房里,警察走进去。

“蔡耀庚?”

蔡冷静地看着他们,说:“让我把账结了再走啊。”

他刚刚和牌,结完麻将输赢的钱,离开了牌友们。

微信图片_20190513110920.png

9】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2006年1月17日,蔡耀庚故意杀人案开庭。

公诉人是当时的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唐弘韬,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来自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叫吴红民。

当审判长让蔡当众自辩时,他平静地从左边口袋里掏出了5张密密麻麻的自述书。

“人生匆匆,凄风苦雨七十春。一世飘零,无依无靠了残生。”

蔡慢条斯理念,看来不念个一两小时根本停不下来。

“蔡耀庚,简单点,说与案子有关的事。”女审判长打断他。

“已经很简单了。”蔡回了一句,又接着念:“1945年8月,我上学;1951年初,小学毕业;1957年秋,高中毕业……”

审判长再次打断他,“蔡耀庚,现在是给你辩解的机会。你要选有关系的来说。”

“好的,我现在就省掉两点,说第四点,”蔡跳过一页纸,继续朗读,“后来我去了甘肃……”

当年70岁的蔡耀庚,如他所说,一辈子,断断续续,有40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

最近一次出狱是在2004年。

2004到2005年,在杭州的公园里,大家都喊他蔡老师。因为他的派头像个老知识分子,又总是在公园里写大字当做锻炼身体,偶尔给人画张画。他说话得体,谈笑风生。

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坐牢四十年。更没有人知道,这是他不可言说的历史,不容触碰的敏感瓷。

蔡耀庚1957年考进了浙江美院,如今的中国美院。

不久以后,他被安排去转塘,当时叫余杭县树塘乡横桥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在那里他是个普通劳动者,挑土方,修马路。

1958年11月,去大西北支边。

但是,他总觉得这不是适合他的生活,他可是一个没上学就能整章整节背诵《红楼梦》的落魄文人啊。

要改变。

1959年,他跟一位上海姑娘结婚了。年底,他带着老婆回到杭州,还是落户在转塘的江口生产大队。

那时候,很多人的一个月工资才十几块钱,他靠帮人拉板车,每个月能挣66元。

因为有文化,他还很快就当上了生产队会计助理。

1961年,他已经有了一个儿子,老婆第二次怀孕了。

他偷了工地上一包粮票,打开一看,有1万多斤。

闯大祸了。

第一次犯罪,判20年。

1962年,他们一大批人从临平被送到了青海。

那里的生活更苦,他组织狱友越狱,再次被揭发了。

加刑5年。

这一次他跟老婆离了婚,希望她在外面拖儿带女的能再嫁个人,好过点。后来,他又常把省吃俭用余下的钱寄去。他希望出狱之后,老来还有子女可以投靠。

他靠着给人上文化课,减了刑。

蔡耀庚1983年夏天出狱,46岁的年纪还是一无所有。

他四处打零工,漂泊无定。1989年开了个皮包公司,对外说是做贸易,可他那点小聪明,还不足以在生意场上混到风生水起,很快就欠了三角债。

他决定重操旧业,改做“白闯”——就是大白天“闯”进人家里,或者插片开门,还是偷东西。

1994年春天,他在杭州动物园偷自行车,被民警逮住。

10】只想找个陪我一起看看风景的人

2004年2月,蔡耀庚再次获释,他去了杭州的儿子家。

当天,儿子还请他洗了桑拿,说是去去晦气。

没多久,吵翻了,他狼狈搬走。

他拿上当画家要用的道具,走了。

逛了一圈,拿着朋友给他凑的三四千块钱,又回到了杭州西南郊的转塘。他在转塘租了农民房子。

他白天进城,在公园里画画写写,人家都以为他是离休干部,时间久了,他也信以为真了。

晚上,回到租房,茕茕孤立,一想自己其实就是个孤苦的流浪汉。

他想,有个人陪多好,便不寂寞。

2005年春节后,他看到黄龙洞公园的老人们流行蘸水在地上写大字,他便也去写。

结果,孟老太就来搭讪了。

蔡随口说了那些已经重复很多次的吹牛:我是离休干部,我喜欢画画。我在青年路有房子,我出租给人家住了。   

他不知道,孟老太这辈子想的就是在杭州城里嫁一个有房子的老公啊。

孟老太说,她是余杭人,上午喜欢在黄龙洞公园听越剧,中午再乘车到湖滨一公园听越剧。

有一天,蔡去一公园找孟老太,于是孟老太高高兴兴地说:“你真的来找我啦!”

蔡是万万不肯承认自己先去找孟老太谈恋爱的,但是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那些日子,他们经常在一起爬山,逛公园,听孟老太说一辈子拉扯大四个子女有多辛苦。

孟老太告诉他,她从9岁开始就在杭州生活了,后来插队只好回了余杭,在勾庄,嫁了人。

熬了几十年农村的日子,熬到第一任老公死了,她终于又嫁了一个杭州人老公,回到了杭州。

十几年一过,第二任丈夫也死了。她只好回余杭去投靠子女,但是子女有子女的生活。

她的生活圈子在杭州,她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杭州人。

每次蔡都把孟老太送上回家的公交车,约好下一次见面的时间。

他们没有手机,没有小灵通,孟老太也不让蔡给她家打电话,不想让子女知道。

为了方便约会,蔡专门在转塘的租房里装了一条“孟老太专线”电话。只有她打的。想来了就打个电话,他去车站接她。

蔡觉得有个老伴陪着说说话,看看风景,挺好的。

满意了。

可是孟老太不满意啊。

她要的可远远不止这些,她要一个杭州人老公,要有杭州的房子。她做梦都想要住在杭州,做杭州人。

11】恋爱像阳光,早春是温暖,盛夏就灼人了

8月,蔡耀庚开始烦孟老太了。

他开始计较,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孟老太从来不掏钱。

虽然嘴上会说一起掏钱,但是实际上一分钱也不会出。她看上去明明是不愁吃穿的,怎么就会这样精刮呢。

他开始发愁。

蔡开始躲着孟老太,于是越发感到她是故意缠着他,花他的钱。                    

8月16日,他们上午在城隍山,中午,孟老太突然对蔡耀庚说,去看看你在青年路的房子。

蔡耀庚一愣,这房子根本就不存在啊。他吹牛吹久了都忘了。

他马上想了一个借口:天太热了,不想去。孟老太说:你不带我去看房子,我就住在你这里不走了。

不走就不走。

8月17日,孟老太跟了蔡耀庚一天。在杨公堤边,热得满身流汗的蔡耀庚想到,被老太婆这么一跟牢,他就没法去赚钱了。

他平时靠什么赚钱呢?偷自行车卖掉,偷人家养的狗弄死卖掉。

卖画只是一个借口啊,哪能靠这个解决吃饭问题。

此时此刻,孟老太还在不依不饶地撒娇,让蔡耀庚给她买个手机,不买?也要给她1000元。

“烦也烦死了。我感到了走投无路。我一面陪她玩,一面在心里想,怎么办?怎么办?做了她算了。”

“那晚,她躺在我身边,还在跟我啰嗦。讲她以前怎么把鸡蛋拿到城里换粮票啦,怎么大清早就出门啦,抚养4个小孩成人多不容易啦。这些话,我都听得耳朵起茧了。她一直烦七烦八说到凌晨3点才睡着。”

蔡一心想的是,老太婆一旦闹起来,人人都会知道他不是什么离休干部。

他坐牢的事情,就要暴露了。

蔡老头的脑海里嗡嗡回响着就是这些。

后来的事情,大家已经知道结局了。

12】杀人后步步惊心的最后几天

蔡耀庚说,是的,他天天都在看报纸,看着警察一步一步向他逼近。

他看得比谁都仔细,想象着警察实际上已经比报纸快了多少步,是不是已经快要摸到他了。

第一天,看到警察提到报纸,他赶紧就把出租房里的报纸都卖了。

第二天,看到读者提到可能是熟人,他想着,差不多该走了。

第三天,看到读者提到假牙,他决定假装出门写生。

但是他没有勇气去车站,甚至不敢去买一张车票。

躲在棋牌房里,他一天一天步步惊心。一个他牌一张一张打出去,另一个他一直在等待有人出个牌,告诉他一切都结束了。

他很高兴,最后一次被捕的时候还保持了翩翩风度,这是他的谢幕。

四十年的牢狱生活,造就了他的冷漠狠辣。任何人一旦威胁到他的生存,他就毫不犹豫除掉。

法庭上,蔡耀庚语气诚恳地总结陈词:

“坐了这么多年牢,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任何人别想跟法律斗,无论犯罪分子的手段多么高明,总会留下蛛丝马迹的。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点不假。那天我打麻将手气特别好,刚刚和了,警察就进来了。”

“你有必要把她杀死吗?”公诉人问。       

“杀人总要杀死的喽。”蔡耀庚答。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5****4889
135****4889

西湖公安民警神👍

穿暖吃饱711
穿暖吃饱711

关注➕关注

东方
东方

拍案惊奇

138****5101
138****5101

这么个老头,一生没有做一件好事,都是偷,逃,杀,可怕的人 ,不要在放出来了,因为他要人死的理由莫名其妙,可怕

139****9611
139****9611

老太太太作了,不作不会死啊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