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边的老头儿,抽走了广场舞大妈

杭州浪货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525.jpg

(封面图片)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宇浩 通讯员 陈栋


只要不下雨,早高峰的时候,你走过建国北路和环城北路相交的路口,会听到响彻四方的“啪啪啪啪啪”,盖过建国北路上在修的五号线打桩机的声音。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555.jpg

这个路口老杭州人都知道▲

这当然不是Pornhub组织的什么少儿不宜的演习。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点不好,看见鼓掌声就能浮想联翩,真当应了鲁迅先生那句话:

一见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飞跃。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559.png

我承认一开始我也对这声音浮想联翩,准一线城市里的年轻人做一些荒唐事儿也能理解,毕竟黄金眼里的奇葩都能够排满好几季的《奇葩说》了。

但好歹是一个不成器的记者,总归是有一探究竟的欲望。

声音传来的地方,是运河魂。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02.jpg

大概算得上是一个公园。现在的公园大家都懂得,小孩散步老人健身,偶尔深夜出没几对年轻情侣。

这响彻云霄的啪啪声,也就老年人健身有这阵仗了。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06.jpg

 当然也少不了吹拉弹唱的老年音乐爱好者▲



我是不相信运河魂真的有运河魂,倘若真的有着古灵精怪,天天听着浑厚扎实的“啪啪啪”早出来闹鬼了。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10.jpg

运河魂虽然没有魂,但是有牛▲

十来个老头儿聚在运河魂的广场,每个人都是擎着条鞭子,按照自己的节奏抽打在地上旋转的陀螺。

一声声或低或高的啪啪声就这样在空气中炸裂。

走得近的上班族路过还能看到地上有个陀螺,离得远的,只能看到老头们拿着鞭子往地上甩。兴许在心里念叨两句无知,自以为是什么赶神的仪式,或者和撞树类似的辟邪祛恶的民间科学。

翻遍历代老年人健身图鉴,你绝对找不出还有第二种健身方式能像陀螺这样吵的。

吵到8点一到,在这里打太极拳耍太极剑的老年人就收了招式,把舞台让出来,琢磨着太概是听着这啪啪声完全平静不了。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36.gif

江浙一带小孩,对陀螺这种玩具应该不陌生。六七岁的时候,都玩过这种价廉物美的小玩具,土话叫它“打飒包”,一根木棍穿上一条几股扎起来的棉线,抽打一个头大腰细底下嵌个小钢珠的木制陀螺。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13.jpg

玩得时间久了,陀螺还能被盘的油光发亮,可以说是品相上乘的玩物。

六七十岁老年人玩的陀螺,是小时候的PLUS版,体型换成了老年人的麻将身材,腰都没了。材料也从当初的木头变成了不锈钢,有大有小,浮夸一点的,还带跑马灯。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42.gif

鞭子也换了,木棍换成了塑料质地的,有些还是不锈钢,鞭子也更长,看上去韧性更好。那抽打一下,都能让你产生毛毛糙糙的地面是被鞭子抽出来的错觉。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16.jpg

这种陀螺,让六十七岁的老年人亲手打造,基本不可能。但你让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亲自网购,他们能从关键字到价格区间都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这项健身的门槛大概是100元左右,越重的陀螺,它的价格也越高。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19.jpg

我曾怀疑过这群老头儿之间互相称呼是不是姓+自己拥有的陀螺重量,比如李3斤,张4斤,王9斤……

一来是便于记忆,毕竟这个年纪的人,记忆真的不好,二来也能彰显实力。就像去健身房健身,卧推20和卧推120,那肯定有区别。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22.jpg

在陀螺中这种区别立马就能分辨出来。

有老头儿甩鞭轻飘飘的,总感觉是在四两拨千斤,和练太极拳的老头儿一个花把式,看上去很唬人,甩在陀螺上一声空响。

有老头儿甩鞭气定神闲,身体从腰往上都有一定弧度的扭动,就算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二头和三头准备就绪,那一下子,啪,干净利落。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49.gif

还有老头儿甩鞭得扎马步,那鞭子一看,不锈钢,有重量。如杨过使那玄铁重剑一般,气沉丹田,身如掷铁饼者一般强健有力,心里默念一声“起”,手起鞭落,这一声“啪”迅雷不及掩耳,炸得耳膜都痛。

玩到兴起,老头儿们从个人solo变成CP档,两个人轮流抽一个陀螺,或者一群人一起抽一个陀螺。

那陀螺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像盗梦空间里的经典重现。 



我着实看得手痒。

也不是没有人想参与到这个大团体中去的,一个梳着大背头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子路过就和其中一位简单的交涉,也拿着鞭子试着抽了几下。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54.gif

倒也不是像真的感兴趣,来的时候阴沉个脸,抽完了笑眯眯,可能也是职场不顺,高不成低不就,甩两鞭子出出气。

当代中年男人,谁不是走哪都是气呢。

和老年人对话是需要勇气的。在公共交通和菜市场摸爬滚打多年的我深知这个群体的厉害,他们的情绪已经被岁月抹平,六七十年的阅历刻在了脸上,眼神苍老却狡黠,那是经历了人生最美好30年开花后结的果。

对付我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我只能说“您坐”,“您先来”,“我不累”,像极了一只尊老爱幼的舔狗。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659.gif

你们扪心自问,一群人手里拿着鞭子,下了力道的抽打,换做是你,你敢上去跟老爷们唠两句吗?

要是真一鞭子把头给抽歪了,咋判呢,还得让运河还魂来陪我钱吗?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703.gif

我起个大早端着个鸡蛋饼欣赏了这个抽打活动两天,愣是没敢上去搭话。他们人太多了!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坚持在每一个不下雨的日子里来这里强身健体。

想想也是,我们年轻的时候健身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难道年纪大了就会持之以恒吗?

就比如2月27号,只有老朱一个人在8点钟的时候来运河魂打卡了。

天空阴沉,地面泛湿,大雨之兆。

但老朱还是骑着电动车来了。运河魂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但对健身的热爱,对健康的追求让他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陪他一起玩。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708.gif

运河魂场地空旷,有足够的空间让我上去搭话而不被鞭子抽到。

“大哥今天怎么就一个人啊?”

“是啊,天气不好嘛,本来说好要下雨的,我看没下我就来了。”

老朱在这个圈子里还算新手,才玩了一年多的陀螺,这里的高手,最资深的已经有五六年的鞭龄了。

老年玩家们都是周围社区里的退休人员,早上吃个早餐,只要天不下雨,就会来这里玩陀螺,8点准时集合,玩到9点半散场。

这项运动能锻炼肩部和手臂,且一次付费终身免费,颇受周围老人们的欢迎。

老朱告诉我,这里还有下半场。每天4点左右,在家闲的发慌的老头儿们睡完午觉又不用烧晚饭,又会在这里聚众鞭挞,不亦乐乎。

在老朱之后,又来了个跑马灯大爷。相互道完“你好”以后,跑马灯大爷说自己腰不行,要倒走两圈热热身,这鬼天气让风湿痛的老头儿们苦不堪言。

过了一会又来了个霸气老头儿,骑了个小红车,大老远就在那儿喊怎么只有你们俩人呢。停车,帽子摆正,脱手套,那气场,拒人千里。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713.gif

大爷们自然是熟络的,老朱把自己的鞭子递过去,“甩两下甩两下”,老朱说,“天气不好嘛,人肯定少,本来说好今天下雨的欸。”

霸气老头儿也不回话,左手接过鞭子,右手“唾”一口唾沫,鞭子换到右手,凌空抡了两圈,“太轻了点么”。

跑马灯大爷凑上来说:“我的重”,递过去一根不锈钢的。

霸气老头儿也不废话,操起鞭子就来两下,啪啪两声震得我脑壳疼。

微信图片_20190228224718.gif

确定过声音,是个老司机。

就这么甩了一会,跑马灯大爷的热身才刚结束,这位霸气老头儿就要撤了,“人太少了,莫意思。”

“人少点儿玩玩也好的么。”老朱说。

跑马灯大爷接过还回来的鞭子:

“这么早走了啊,再甩一会嘛”

“不了不了,游泳去了。”

“那下午一定要来啊!”

“一定来一定来!”

霸气老头儿蹬着小红车走了,跑马灯大爷看着在场的唯一群众,也就是我,热心地跟我说,小伙子,要不要来试试。

我想到刚才霸气老头儿吐得那声“唾”,连忙摆手。

“不不不,我上班去了。”


稿件来源:杭州浪货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小冰
小冰

感觉不错大妈能跳这样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