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浙大博士

杭州浪货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宇浩 通讯员 陈栋


最近几天,2019全国硕士研究生考试成绩陆续公布,有落榜的考生在微博上戏谑,“好了,这下30岁以前结婚有希望了”。加之前段时间娱乐圈沸沸扬扬的学术风波,全社会对于博士、硕士的关注,突然蹿上了新的热度。 

“博狗”+“硕狗”,在中国的人口占比还不到1%,对于他们的学习、生活、情感状态,多数人的认知依旧裹挟着大量想象及道听途说。 

都9102年了,如今的博士是怎样一幅画像?

论文难写吗?

单身狗还多吗?

发量有没有改善?

带着一串黑人问号,杭州浪货找到一位浙江大学的博士生,来了场膝盖都促碎了的长谈…… 


【宿舍前任6年还没毕业】

小哥哥叫于汐,今年29岁,山东济南人,目前就读于浙江大学新闻传播学博士一年级。 

互换微信后,我一开始还以为加错了人,想像中博士的头像,不是毛笔字写的至理名言,就是宁静致远的无名风景画。 

于汐的头像,有点荷尔蒙爆棚——一张对着镜子的自拍。饱满硬挺的肱二头肌和比目鱼肌,跟健身房里见到的教练没啥差别。 

在文科领域,浙大每年招的博士生数量本来就少,于汐他们18级,大约录取了15个人左右。从9月份入学算起,这个山东小伙,已经在杭州呆了五个月。 

搬进宿舍那天,于汐就听说,这张床原来的“主人”读了6年博士还没毕业,跟正常学制比已经延期了3年。 

640 (1).gif

千万不要觉得这是“后腿代表”,在中国很多大学,读博士延期毕业是非常普遍的事情,“要是能如期毕业的,在浙大的文科领域算是很牛了。”于汐说。 

请相信,他们真的没有“三天吃鸡,两天王者”,其实延期毕业的原因很多。一方面,浙大博士毕业,需要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两篇论文,光是等这些期刊的档期,有时候就要等1、2年;另一方面,论文真的写不完啊,毕竟15万字,数量和质量都不能马虎…… 

所以从于汐他们这一届开始,博士学制从原先的3年改成了4年,“可能学校也觉得读博太辛苦了,不希望我们有太多延期毕业的压力。” 

别说毕业难,从考博开始就已经有点“强人锁男”。

640.gif

以于汐为例,他也是考了三年,才以29岁的“高龄”考上了浙大博士。以前的本科和硕士,于汐都是在北京读的,而且都是偏广播电视艺术方向。

“最早考博的时候,首先考虑还是能留在北京,毕竟影视和传媒的资源,北京在国内也是顶级。” 

但考博不像恋爱,只要专一就能成,于汐说,其实很多人采取的都是“广撒网”的方式。到了第三年,于汐决定把浙大也作为自己的报考学校,“因为这几年,浙江的影视产业越来越发达,很多艺人的影视公司也都注册在浙江,未来前途应该会不错。” 

博士是怎么考的,也是许多心(读)怀(不)好(出)奇(书)的人非常关心的问题。 

大概2017年12月,于汐开始走报考流程,他所在的传媒学院,采用的是“申请-审核制”,“反正就是先送申请的各种资料咯,学历证书、英语成绩、学术代表作、硕士论文、博士科研设想,还有以前的成绩单。” 

导师们会根据这些资料,逐一进行打分,然后根据分数高低,筛选出能进入考试的人。 

2018年4月,于汐来杭州参加了考试。笔试1个小时,3道题里选2道作答,都是综合论述的类型。问于汐题目都出了啥,他笑笑,“总体来说是一些紧扣当前现象的相对开放的问题,反正我当时看到题目还挺吃惊的。” 

笔试结束,几乎没什么休息时间,马上就要进行面试,包括一段英文的朗读及翻译。每一年,都有考生因为口语不利索,在这里栽跟头的。 

备考辛苦吗?反正2018年春节,于汐完全没好好过。大年三十人家在外面疯,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啃传播学的相关专业教材,“不过等到真正录取了,你会觉得这一切都不算啥。”


【为了写论文飞到新加坡】

论文,算是这段时间的“网络红词”,之前的新闻,于汐和同学们也都看了,大家共同的感受就是“不爽”,“因为论文真这么好写的话,我们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 

于汐在中国传媒大学的硕士毕业论文,题目是《境外华语电视剧对全球华语文化版图的塑造——以新加坡华语电视剧为例》。 

会挑这个选题,源于于汐从小对影视的浓厚兴趣。上初中的时候,他就特别喜欢中外的老电影,包括《马路天使》《一江春水向东流》《乱世佳人》《巴黎圣母院》等等,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进而发展到图书馆里有的关于电影史的书,他都会一本本借回来看。 

640 (1).webp

新加坡的电视剧,早些年于汐也看了不少,“它不是中国,却一直用中文生产着本国电视剧,虽然没有艺术标杆上的功能,但这种文化生态很有意思。” 

从2015年6月开题,到2016年4月,于汐才给导师看了这篇论文的第一稿。这十个月时间,于汐的状态就是一个苦行僧。 

为了获得更扎实的观点和资料,2015年底,他专门飞去新加坡呆了一个礼拜,就泡在当地的各大图书馆查找资料。 

“有空的时候,我还会钻进大街小巷的光盘店,搜集新加坡电视剧相关的碟片、录像带。” 

凭着这股钻研求真的精神,于汐这篇硕士论文写了10万字,而学校原本的要求只要3万字……关于多写的7万字,于汐从来没觉得亏了,“可能考浙大的时候,导师们就被我这篇论文打动了呢,哈哈”。


【文三路就是我的腰带】

到杭州这么久,于汐只去过一次西湖,还是一位老同学过来玩,陪他逛了大半天。还有一次能算得上“出去玩”的,就是杭州初雪那天,被激动的同班女生们拉出去看了回雪。 

就连去趟浙大之江校区,也被于汐奢侈地归纳为“玩”,“但那边的景色真的很不错啊。” 不是矫情,是浙大博士……真的没时间。 

看于汐10月份的课表,一周大概有5、6门课,绝对数量不算特别多,但“外延”的课业压力大到常人无法想象。 

“有时候,上一堂课,但是就要花一周时间去看相关的文献。”

像去年12月有一门课,老师要求他们去看的辅助文献是全英文,加起来有上百页。 

以于汐一天的生活为例,早上7点前起床,然后看书上课,看书上课,看书上课……一直到晚上11点才会合上书本。这其中,每天下午3—5点这两个小时,于汐会去健身房健身,这也是他仅有的固定“娱乐活动”。 

640 (3).webp

就算健身,到头来也是为了学习服务,“有利于大脑血液循环”。于汐说,像博士生这样长时间坐着看书、做笔记的,如果不动动,身体迟早会出问题。而他一直坚持健身,潜意识里也想改变别人对于博士“只会死读书”的印象。 

“文三路就是我的腰带”,是常常挂在于汐嘴边的一句话。为什么?“因为牢牢地拴住了我啊!” 

以文三路浙大西溪后门为原点,走路10—15分钟的距离半径,就是于汐活动范围的极限。而走最远,就是去健身房。

也只有在健身房,是于汐为数不多能接触女生的地方,因为他们班有3、4个女生,也常会结伴去健身房跑步。 

关于女博士,有人曾开玩笑把她们归类为“男”和“女”之外的第三类人,于汐特别不赞同。

“这绝对是误解,我们班的女同学,无论智商、情商、颜值还是身材,都全面在线,她们只是没有多的时间去玩,但在打扮上毫不含糊,而且每天用来化妆的时间还不短。”于汐说,之前故宫口红大火的时候,也有女同学一直寻思着要买。 

话虽如此,说到恋爱这件事,于汐还是只能长叹一口气。

“还是先如期毕业再说吧。”他说,相当一部分博士生,都在把恋爱这件事刻意地往后推,就算缘分来敲门,“大多数人也只能当作没听见。” 

640 (4).webp

每天的11点—12点,连浙大的虫都休息了,才是属于于汐自己的时间,他会用来看电视剧和电影,“最近在看《知否知否》”。而悬疑剧《无证之罪》《河神》等,也是于汐前阵子在看的。 

不过,因为时间真的太少,于汐也无奈摸索出了自己的一套“博士看片法”。 

追剧是不可能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追的。往往是等一部剧播完后,先去百度看一下简介,觉得值得看才开始看。怎么看?当然是进度条拉着看,平均每10分钟不到看完一集,而且不会遗漏任何重要信息。 

这个神功,于汐说他能用一辈子。

稿件来源:杭州浪货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小冰
小冰

浙大是个好学校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